第189章 这还是血族吗

早晨的风渐渐的变得柔和,把之前那些火葬留下的热浪给吹散了,渐渐的让人感觉到不再那么燥热,而凝视着那个被钉在了十字架上的恶魔的时候,尽管旭日悬挂,却让在场的人们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管是异端还是信仰者,毕竟都是生命,火焰的遮挡可以让他们看不清那个大异端被烧死的样子,但是,此时他们的视线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柄长枪贯穿了一个这个异端的心脏,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的,触目惊心,好像自己的胸口也会有些痉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寂静了片刻之后,依然是牧师的歌声响起,仿佛已经昭示着这个大异端的死亡,牧师的歌声之中带着的却是一种喜庆,仿佛消灭了一个在大陆上的毒瘤,渐渐的把人们刚才莫名出现的奇妙情绪给扫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诡秘的气氛缓缓的消逝,信仰者们情绪再次高涨了起来,因为这一次他们相信那个大异端已经真正死亡了,在这大快人心的事之后,将会是门萨神女赐予大家的祈祷日,很多神女的爱慕者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圣光缭绕,梵音入云的女神的降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异端教主双手做下压的动作,示意所有人将情绪收起来,而他将针对这个已经被处死大异端做一段最后昂康激昂的话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似乎为了防止同样的事情发生,这次异端教主瓦洛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让他感到有些愤怒的大异端,确定他已经彻底死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睛是闭着的,头颅也耷拉下去,除了没有预料中流出血液之外,这个血族似乎已经真正的永久的沉睡下去了,异端教主稍稍安心了一些,正打算偏过头发表他最后的话语的时候,却猛然的发现那个恶魔睁开了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色的瞳孔,最深邃的颜色,看上一眼就感觉坠入了一个没有底部的黑暗深渊之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异端教主瓦洛兹猛的倒吸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血族侩子手杰克曼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稻草人书屋

以往他用长枪刺穿血族心脏的时候,它们的本源血液就会流出来,并且身体开始干瘪,可是过了好一会,这具血族的尸体竟然还是那么饱满,甚至皮肤依然那么结实健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家伙,你的这柄木武器应该很耐烧的吧?”带着几分轻佻的话语从那个本应该死去的大异端位置传出,而就在这位血族侩子手杰克曼抬起头的时候,这位老者惊骇的发现,这个血族竟然没有死,更令他错愕的是,他留在这个血族身体上的那柄檀木长枪竟然燃烧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红色的火焰从这柄檀木长枪的尖端开始燃烧,迅速的向着末端蔓延,几乎一瞬间就将这木质的武器给包裹起来了,橙红的颜色也在火焰的焚烧之中变成了焦黑!! 稻草人书屋

经过这次蜕变以及那些器具的强大刺激后,伊森凡的精神力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即使他掌控的火术并不多,但是释放出高温的火焰却完全不再话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柄檀木武器如果被施加了牧师的神术的话,伊森凡的火焰或许很难侵蚀,偏偏这个自负的老家伙拒绝了神术的加持,而伊森凡强大的控火能力轻易的就把这块木质的长枪给点燃了,尽管没有直接烧断,却把外层全部烧得焦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杰克曼完全镇住了,过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自己的武器快要被烧毁了,急忙翻身而起,拽出那燃着火焰的长枪,蒙的从伊森凡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这位高手还是低估了这个大异端的火焰的温度,在身体落下的那一刻,火焰立刻将他的手掌给烧得通红,不得已之下,只能放弃了武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铛~~~~~~~~~”木质的武器掉落在了地上,原本还喧闹的信仰广场却再一次寂静了!!

daocaorenshuwu.com

不仅仅是那些信仰者们,站在金色高台上的教廷巨头们,此时都是一脸惊愕的注视着那个大笑的异端,一时间竟然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异端教主的脸此时已经黑了,此时他感觉自己像一个站在舞台上的小丑一般,说的那么多的神职之词,总是以为这个大异端已经被处死,最后却总让他堂堂一个异端教主把要说的话生生的吞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那位被称之为血族侩子手的老杰克曼,看着那柄被烧黑了的长枪,他满是皱纹的脸已经在抽动了! 稻草人书屋

这可是当着数万人的面行刑的啊,更可笑的是,他之前还感觉非常良好的拒绝了牧师的神术加持,可是现在,不仅没有杀死这个诡秘的血族,反而损失了自己的武器。

daocaorenshuwu.com

此时,这位已经退隐的侩子手可以说是又羞又怒,恨不得现在在举起武器,对着那个可恶的血族的心脏刺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寂静之后,猛然间骚动像浪潮一样,席卷了这整个信仰广场,一时间针对这诡异现象出现了各种质疑和猜测。然而无论这些人面对这样情形进行如何的讨论,都已经表明所有人对这个异端的惊讶之色,不管是那些地位超然的职能强者,还是一些协会的首脑,这种檀木刺进心脏而不死的血族,他们都是见所未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