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质问教廷

“爷爷,门萨圣水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把这个东西给哥哥喝?”丁琳扯着老隆恩的衣袖,不解的询问道。

稻草人书屋

小丁琳虽然对吸血鬼了解,也知道不少吸血鬼的弱点,但是却没有去考虑到圣水这种东西,毕竟这是教廷的刑罚,一般人也很难得知教廷会使用圣水来给予一些异端判处死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在这座教廷殿堂之中,有一个密达伦神泉,这个神泉需要非常庞大的神圣力量才可能会有泉水流出,而流出的那些经营的液体,便是圣水,这些圣水对神职者和人类有很强的治愈效果,近乎接近起死回生的作用。不过相反的,会对黑暗属性的生物造成很大的创伤。”老隆恩稍稍解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那他们岂不是要用那圣水毒死哥哥?”丁琳又紧张了起来,美丽的宝石眼睛变得水湾湾的,一副委屈无比的模样注视着老隆恩,很显然是要自己这位神通广大的爷爷想办法救伊森凡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丁琳啊,不是爷爷不想救他。现在这个场面你也看到了,我们闵亚城,包括古占城、火焰之都、风之堡、银城、岩之国、天城在内,所有的出席者也都只能站在这里,仰视着那些金色高台上的教廷巨头,在这种场合下,如果是在一些其他势力爷爷或许能为他做些什么,可是在教廷面前,犯下了滔天大罪的伊森凡,爷爷就算是搭上自己的老命都不可能救得了他的。”老隆恩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丁琳刚才还为伊森凡的不死兴奋不已,一听到老隆恩这样说,小脸就沉下去了,晶莹的泪花含着眼眶里,抿着嘴唇,扭过了头,一副再也不理会这个老家伙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门萨圣水是由门萨圣女掌管着的,而教廷吩咐下去的时候,也是由门萨神女的三位妙女负责将那珍贵无比的圣水给端上邢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位妙女除却衣裳颜色不同之外,装束都是完全一致的,纤柔婀娜的身姿,在缓缓走上那邢台上的时候,给人一种犹如曼舞一般的感觉,倒是让伊森凡这个对美女有着特殊研究罪犯大饱眼福了一番。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香的味道,未想到门萨神女坐下的几位妙女,都是如此妙曼动人……”伊森凡脸上浮起了邪魅的笑容,那黑色的眼睛带着几分侵略性的往三位妙女身上乱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位妙女也不是轻易惊慌的女子,尽管觉得这个大异端的眼睛让她们浑身不自在,可也还是按照标准的步伐,走向了邢台的中央,然后把装着惜如珍宝的门萨圣水教给了异端教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喝下圣水之前,无论是任何一个异端,都有说出遗言的权力。”异端教主双手捧着那水晶银瓶装着的门萨圣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原本他想要跳过这个遗言的环节,直接在牧师的颂声下,将这柄门萨圣水灌进这个令他憎恶的大异端的喉咙,但是,规矩就是规矩,他这个异端教主必须做到一丝不苟,不能落下任何一个环节。 稻草人书屋

门萨圣水都已经端出来了,即使是众人相信这个血族拥有一具没有弱点的体魄,他们也不觉得这个大异端可以承受下这充满神圣力量的门萨圣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所以,这次,这个异端接下来要说的话,也注定表明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句,也将成为这个大异端扰乱人类大陆的遗言,被记录到教廷的史册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们的目光齐聚在了那个大异端的身上,不管这个家伙带给众人怎样的惊愕,但是在教廷的刑罚面前,终究是必死无疑的,而此时,很多人也看出那个大异端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几分阴沉,没有之前那副玩世不恭的从容模样了,或许,这个大异端也终于意识到了,教廷的这瑰宝门萨圣水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 稻草人书屋

“没有遗言的话,那么你带着你肮脏的灵魂,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异端教主也不想听这个大异端的废话之词,见这个大异端沉默,立刻就打算执行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抬起了头,目光注视着异端教主,终于开口说道:“根据我对圣书和异端录的了解,教廷的刑罚之中的确有赐与圣水这一刑罚,或者以你们教廷体面的说法,是一种安详的方式送回属于它们的地方。而这个圣水,应该是来自于密达伦神泉之中的泉水,异端录血族章第三百七十六条纲要中,有明确表示,刑罚圣水应该是密达伦神泉流出的,可以根据不同的配置,改变密达伦神泉圣水的药力很浓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么,我想知道,这位美丽的紫陀罗小姐,给我送来的这瓶看似香甜可口,却对我来说像是剧毒一样的圣水,是否是密达伦神泉圣水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黑色的瞳孔凝视着大主教和教皇的位置,眼中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脸上也浮起了一个带着几分嘲弄的笑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如此一窜话语说出来后,顿时整个信仰广场炸开了一般,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有些突兀的注视着那个大异端,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一个大异端,竟然会对教廷的这些纲要如此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