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教廷的决定

“星娅小姐,难道连你也看不到这件魔物的所在吗,如果您知道的话请告知教廷吧,血匙一旦落入黑暗势力手中,整块大陆将真正面临一场血腥的浩劫!!”教皇的眉头紧皱着,深陷的眼睛都已经快要闭起,这位安详的老者此时也很难保持平常心态了,满面愁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星娅摇了摇头道:“您应该知道,预言师能做的,仅仅稍稍延迟或加快事情的发生,所以即使知道血匙的所在,也不会将它告知任何人。” daocaorenshuwu.com

这点大占星师也是点了点头,预言师可以看到未来,却不意味着他们有改变未来的力量。

daocaorenshuwu.com

其实,伊森凡沦为血族之后,就意味着那个誓言已经破碎,因为该隐左手的誓言之中的传承子嗣,必须是人类,伊森凡已经沦为了血族,而他伊森凡的下一代就不会在列入到了月族的传承行列之中。 www.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不管伊森凡是否被封印到地狱,月族与该隐左手的誓言依然危在旦夕,哪怕教廷释放了伊森凡,而等到伊森凡的传承时间一过,誓言依然会破碎!

www.daocaorenshuwu.com

星娅是无法看到伊森凡的未来的,但是,就算他能够看到伊森凡的未来,不管她出言救伊森凡与否,这个灾难的到来也只是此刻与二十年之后的区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然,如果星娅能及时赶到的话,她也绝不会让教廷将伊森凡给送入地狱。现在即使能够预测到该隐左手在谁的手上,能够稍微拖延血匙被黑暗势力拿到的时间,星娅也不想去预测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方面,星娅自私的希望被打入万劫地狱的伊森凡,能够借助这地狱森门开启的时候,回到人间。另一方面,星娅自己也确实不能插手这件事,因为她自己也不能完全确定,她的介入,究竟是加快地狱森门开启,还是延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么现在……”天罚教主厄尔高表情木讷。大陆之中尽管有一些亚地狱,那些亚地狱之中也生存着不少魔怪,可是忽然之间,就因为处决了一个人,导致地狱与人间相通,这一切实在太过忽然了,想象到那血红的犹如擎天巨兽的大口吞噬着大陆的情形,无数的充满血腥戾气的魔怪从西方涌入人类生存的大陆,尸横遍野,血光冲天,比残酷的战争更加可怕!!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场浩劫自然不是因为某个人的死亡或存活而改变的,正如星娅所说的,数千年来,月族和星族的隐世,让人们渐渐的遗忘了这人间守望者的存在,而月族和星族两个后裔到如今已经接近一脉单传了,月族与该隐左手的誓言的破碎,也仅仅只是百年之间的事,这一切已经不可避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者说,月族与该隐左手的誓约上,该隐左手胜利了。这个狡猾无比的家伙太了解人类的秉性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只会记着那些给他们及时恩惠的人,却不在会考虑那些默默无闻的,数千年如一日的为人间守护着那个誓言的月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现在,一些实力较弱,受到天使法则的禁制更弱的地狱生物已经在涌入人间……大概三个月之后,会有更强的地狱生物涌入……一年之后,地狱森门完全开启,六重地狱的生物将肆无忌惮的来回人间和地狱……”星娅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西极是在暮色十国的位置,而最先受到迫害的自然就是焚罗国。星娅不愿意去拖延地狱森门开启的时间,但她也不愿意看到暮色十国一片生灵涂炭,所以她必须让教廷将暮色十国的人们转移到大陆之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教皇在这个时候闭上了眼睛,紧皱的眉头就快要连在了一起,而众人的目光也注视着这位拥有绝对权力的老者,想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

daocaorenshuwu.com

数千年来,教廷屹立在大陆之中,而这数千年,大陆一切也都是由教廷掌管,黑暗势力的侵入、亚地狱的骚动、异端的血腥事件、国家之间的大规模战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这一次,不再是日薄西山的黑暗势力的入侵,也不是亚地狱禁地的魔怪骚动,更不是异端的血腥事件,而是一个让所有人类谈虎色变的地狱侵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教廷可以扬言,一千年以后,黑暗世界也休想踏入人类是世界半步,但是却绝不敢向天下人保证,在这次地狱来袭,可以真正保证整块大陆的安危,可以让那些如潮水涌来的地狱生物无法染指人间一块神圣的领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地狱,远远不是黑暗世界能够比拟的,甚至可以说,黑暗世界只不过是一个地狱的一个衍生世界,一个比较大的亚地狱,一个在阴暗之中,总是死灰复燃的一群妄想者。地狱之中拥有太多的魔怪,哪怕就是整个大陆的职能者凝聚在一起,一旦地狱所有生物涌入,依然无法抵抗!!

daocaorenshuwu.com

六重地狱,每一重地狱,都相当于一个人间!! daocaorenshuwu.com

众人凝视了教皇很久,而教皇也思考了很久很久,始终沉默着,数十年在教廷,教主们从来没有看到总是祥和的教皇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