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女皇诱惑

穿上了衣服,不过还是很多地方都有些褶皱,看着这个小美杜莎笨拙的整理着,伊森凡也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看看你,帮男人整理衣服都不会,要是长得再难看点,谁会对你有兴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美杜莎委屈都快哭了,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献身的,结果没有成功不说,还被加上了那么多规矩,就算自己当惯了小女魔头,也不能把自己贬成这么一文不值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我哪有那么差劲!”小美杜莎气呼呼的说道,在这里她可是小魔头,即便是女皇有时候都要让着自己,这个男人却这么恶劣,不守男人规矩不说,还总是欺负自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带我去见女皇吧。”伊森凡也懒得再和小美杜莎说这些,还是看看那个女皇究竟要自己做什么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哼,自己去!”小美杜莎气恼的扭过身子,留下一阵好闻的香气之后,便迈着小步伐气呼呼的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她那交错诱人的双腿又渐渐的幻化成了光滑的小蛇躯,左右摇摆着,离开了这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着这个丫头气呼呼的样子,伊森凡也摇了摇头,自己整理了女皇赐予的血族长衫,然后将那两个一直躲在门外的蛇女给叫了进来。 稻草人书屋

“带我去见女皇陛下吧。”伊森凡说道。话刚说完,伊森凡却忽然感觉自己的本源血液出现了一丝异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前吸食了小美杜莎血液,伊森凡纯粹在享受那种可口的感觉,没有太过关注血之源,让伊森凡惊讶的是,这个小美杜莎的血液竟然也提供给了伊森凡庞大的能量,隐隐促使自己的本源血液发生循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丫头,实力不弱啊!”感觉到蜕变即将来临,伊森凡暗叹一声。他现在可是吸血鬼中位者第二十四次蜕变的状态,以他现在的状态,即便是吸食一只八级生物的血液,也无法摄取到十分之一让自己蜕变的血之源,但是,小美杜莎纯净又蕴含强大力量的血,却直接让伊森凡进入了第二十五次蜕变,如果不考虑她血统的问题的话,那么这个丫头的实力很可能是接近九级,和杰西卡不相上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皇正在召见,伊森凡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蜕变,当下也强行压下本源血液的循环,等见到这个与婀莉雅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又和自己也有着一丝关联的女皇再进入沉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两个女蛇走向了莉莉丝神庙,这莉莉丝神庙的气势上就远远超过了云梯之下的那些其他魔头的神庙,站在神庙前,看着那巨大的罗门,就好像跨入了一个巨人的宫殿,无论俯仰,自己都是那么的渺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哒哒哒~~~~~”静悄悄的神庙装饰着一些会自然发光的水晶和玛瑙,就连地面恐怕也是特殊的晶石所构筑的,光滑得甚至可以看见影子,踏在上面所发出的步伐的声音甚至有种重重叠叠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硕大的莉莉丝神庙内,伊森凡依然没有看见除自己和那两个蛇女之外的生物,墙体和顶宫上的图腾倒是栩栩如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概走到莉莉丝神庙一般位置的时候,两个够蛇女也不知不觉的退了下去,而没有了指引,伊森凡也只能顺着那条鲜红色的某种魔怪皮的地毯,慢慢的登上了神庙之内的水晶阶梯。

稻草人书屋

“哒!哒!哒!!”伊森凡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如此恢弘,却是如此空灵,让伊森凡产生一些奇怪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缓缓的顺着水晶阶梯向上走,伊森凡也立刻看到了两个用一种乳白色的晶体雕刻的躺在那里女人的雕像,赤裸着身躯,就那样躺在脚下,感觉像是两个拥有妙曼身段的女人正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这两个躺着的接近十米高的女人雕像之间的阶梯穿过,很快,伊森凡便看见了一个几乎全部是由最上层的玛瑙打造的帐床,这张奢侈无比的大圆床铺着柔软的毛绒绒的兽皮,一卷白色的纱帐,将整个这玛瑙豪床都给掩盖住了,从伊森凡整个略微仰视的角度,依稀可见一个月白肉色的令人喷血的身影正侧躺在那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纤纤素手慵懒的撑着自己脸颊,另一个手臂贴着腰肢与美臀的曲线放着,柔顺的长发随意的耷拉在她的胸前、腰肢、粉背、侧臀上,并没有特意打理,却有着一种柔滑顺畅的感觉。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合拢着,完全就像一条曲美的蛇躯,透着最致命的诱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朦朦胧胧,伊森凡依依稀稀的可以看见她那胴体丰盈饱满,吹弹即破的肌肤,但是,在白色的绒纱的遮掩下,又看不见那最让男人癫狂的部位,偏偏这样纱帐内透出的轮廓,根本令人止不住去浮想,越浮现就越痴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玛瑙毛绒床内的女子一副慵懒的样子,但是却风情万种,与生俱来的妩媚,颠倒众生,同时那种高贵不可侵犯的气质,让人只能站在原地,望而却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