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星娅的骑士

当初小公主韵兰被婀莉雅带到黑暗世界调教之后,伊森凡就没有婀莉雅和小公主的任何消息了,来到这歌蒂要塞之后,伊森凡才兀然的发现,戛纳帝国在一年前竟然由不到二十四岁年纪的小公主韵兰登上女皇之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公主韵兰也算是一个很有城府很有野心的女人,只不过在考虑大局观方面有所欠缺,伊森凡本以为要让她登上帝国女皇之位,怎么也得个十来年,却没有料到在自己离开的三年之后,她便踏上了这个高位,看来婀莉雅也没有在戛纳帝国上少下功夫。

daocaorenshuwu.com

念力信是可以通过空间念力进行传输的,不过这念力信却只能传到一些指定的地点,伊森凡特意查看了教廷的魔法阵,发现为了能够确保歌蒂要塞的资源源源不断,这念力魔法阵也正有与戛纳帝国国都相连,如此,伊森凡也自己制造了一封念力信,从这个帝国女君王那里敲诈一点资源,为建造新的要塞做准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韵兰已经变成了婀莉雅的血奴,伊森凡与婀莉雅的本源血液几乎相同,婀莉雅的血奴也就是他的血奴,伊森凡只要在念力信上加上自己的一些意念,韵兰自然就不敢违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念力信发出之后,伊森凡便在外慢慢的等待了,闲来无事也调戏调戏倔强骄傲的莎莎,等到这个女孩羞怒得要咬舌自尽的时候,伊森凡才笑哈哈的停了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说,你知道黛馨儿哪去了吗?好久没见她了,怪想念她的。”伊森凡顺口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你这个大恶魔,休想从我这里知道她们的任何信息。”莎莎满面潮红的,气喘吁吁的。她怎么说也是一个未经事的女孩,被伊森凡那样不断的挑逗身体,就算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免不了产生一些连她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快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么倔强可不好,跟了我这么几天了,你应该知道,我这个大恶魔,其实也没做什么坏事,哈哈。”伊森凡笑着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一直轻薄我!”吐出这句话的时候,莎莎自己都觉得羞愧难当,恨不得撞到墙上算了,晕死过去算了,免得受这个家伙的侵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轻薄你,你不是也蛮舒服的吗?”伊森凡淫淫的说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一定会杀了你!”莎莎羞怒咬着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呵,勇气可嘉,只可惜,即便是我站在这里,让你随便攻击,你也伤不了我一根头发……哦,那两个老家伙来了。我就不束缚你了,你自己听话一点,站在旁边,要是半点发出声音,今晚我就让你呻吟个够。”伊森凡邪淫的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莎莎脸色立刻苍白了,其实她也知道,就算伊森凡不束缚自己,只要自己有半点举动,他那诡秘的念力就能够直接将她封死,与其自讨苦吃,还不如自己老实点,要不然今晚自己肯定要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果然,没多久,雷纳、主祭司、神职战士副统领摩加特以及一名着装随意的骑士便走向了这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阿罗约先生,我们的确想知道你有什么办法能够缓下莉莉丝大军。”雷纳这位占星师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询问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其实也很简单。”伊森凡酝酿了片刻,这才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重地狱,各个魔头之间其实并不和睦,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攻击总是打着某个魔头某个魔头旗号的原因。莉莉丝虽然是地狱之中最大的魔头,但是此次派遣来的侵略军团想必并不算多,如果能够让他们与其他魔头的势力在暮色十国之中发生一些冲突,自然能够缓解我们歌蒂要塞的压力。”伊森凡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说法伊森凡其实也早想好了,毕竟莉莉丝大军莫名其妙的止步,会显得有些离奇,总是需要找到一些合理的理由。另外,伊森凡也确实需要莉莉丝军团在那个领地割据混乱的暮色十国中打扫打扫,等待第一重地狱中驻扎的更庞大的军团会师的同时,也扫除所有的阻碍,免得这些家伙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的意思是,你能够让他们发生内战?”主祭司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这个方法其实他们早就想过了,问题是他们对地狱根本不了解,根本不可能从一些伎俩方面让那些魔怪在暮色十国之中自相残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地狱生物没有团结可言,我想我们人类大陆带给他们是新鲜和资源,才导致所有的地狱魔怪群起而攻之,若是久攻不下,他们自然又会恢复原来的状况,开始各自占据其他魔头的领土,在有限的地狱资源中你挣我夺。”

daocaorenshuwu.com

“另外,暮色十国虽然相对于整个人间大陆略显贫瘠,但是对于地狱来说却是一块肥沃的土地,在初期能够占领这块土地对于地狱生物来说应该也是尤为重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些也只不过是一种推断,还是说如何让他们矛盾吧。这也不复杂,问题在于执行起来有些困难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