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灭杀审判长(中)

贝格尔的实力了得,那邪眼魔军的最高统帅虽然没有到达十级,但也绝对是处在九级巅峰状态,这贝格尔一柄长枪孤军深入,取下那邪眼王的脑袋不说,竟然还能够活着回来。让伊森凡也是惊讶不已,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小妻子居然有这么一个强悍到了极点的骑士。 daocaorenshuwu.com

而且在与贝格尔的一番短暂交流中,伊森凡还得知这个贝格尔似乎只是星娅的骑士之一,让伊森凡觉得这个小盲女是不是像妾丝丝一样拥有一只巅峰级别的守护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贝格尔很快就留意到了伊森凡的存在,他停止了对克穆将军的追击,那双深邃的蓝色眼睛注视着傲立在九级赤金巨龙头颅上的伊森凡。尽管距离有近千米但是伊森凡依然能够感觉到这个家伙眼中燃烧的那浓浓的战斗之意,显然这位视战斗为生命的骑士意识到这个伊森凡的强大,想要与之一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位长者,你们继续拖住那只四翼飞龙,我去看看那个令人不安的血族。”贝格尔对身后的五位老神职者说道,说完便直接驾驭着那只神骏的火翼之豹,带起两窜长长的火焰,向伊森凡这里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伊森凡也很想与这个强大的骑士过上几招,但是他现在却更迫不及待的要拧下审判长的脑袋,当下打开了亡灵空间,将杰西卡和奥托斯从亡灵空间中唤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杰西卡,奥托斯,你们陪这个骑士玩玩,不要恋战,见好就收。”伊森凡对两位龙魂鬼士首领说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两位首领也立刻点了点头,黑色的眼睛注视着那个迅速飞来的骑士和他的火翼之豹。

稻草人书屋

“哼,想让两个手下打发我,太瞧不起我贝格尔了!”贝格尔立刻注意到这个血族召唤的两个手下,充满战意的他不满的说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旋转起手中那柄重重的金银交替的长枪,翻起一层恐怖的斗气浪潮,轰然间震碎了巨龙赤金周围的空间,粉碎的力量迅速的蔓延到赤金的身体上,赤金的身躯在这片爆裂开的空间中剧烈的一阵摇晃,险些在空中倾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可不想和这个战斗狂浪费太多时间,风衣一甩,整个人便化为了一道黑色的旋风,即便是在周围空间不断粉碎,依然飘逸的穿过,留下了一窜灰色的虚影,瞬间消失在了赤金的头顶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贝格尔扫了一眼下方,果然发现一对棱角分明黑色华美剑翅出现在下方,连续几个展翅之后,竟然已经出现在要塞旁边的山峰上,速度快如飞影,一闪即逝! www.daocaorenshuwu.com

贝格尔不想理会这个血族的两个手下,当下驾驭着自己的坐骑追求,然而刚刚掠过那条东倒西歪的巨龙身体旁边时,猛然间感觉到了两道充满暴虐性的可怕能量正从上方压来,这种威力绝不是普普通通的斗士释放出来的,甚至其中有一股能量的破坏力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贝格尔脸色一变,急忙举起重重的长枪,朝上空猛力的劈出一枪,刺眼剧烈的斗芒幻化成无数到冷厉的星光,射向了那两股力量!! 稻草人书屋

“轰~~~~~~~~”空中响起一声闷响,骑乘着火翼之豹的贝格尔被气浪直接掀翻,身体在空中不停的打转,倾斜的从空中坠落,与自己心爱的坐骑狠狠的砸进了歌蒂要塞南面的山岭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咳~~~咳~~~~~”贝格尔灰头土脸的从乱石堆中爬起,那个血族召唤出来的两个手下实力如此彪悍是这位骑士完全无法预料的,轻敌之下竟然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当下这位骑士不敢在有轻蔑之意,找到了自己的坐骑再次窜上了长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其实,此时贝格尔心中也是骇然:两个手下都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那么那个血族岂不是不亚于四翼飞龙将军的存在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踩着鲜红的血液,伊森凡迈着步伐平静的从魔怪和人类不断粉碎的战场之中穿过,感觉到这个血族身上散发出来的凛然邪气之后,根本没有人类敢轻易靠近这里,而那些分散在这个宽阔无比的要塞战场中战斗的首领级别魔怪,发现了统帅之后,不自觉的向伊森凡这里靠近,短短的时间内,伊森凡周围便聚集了五十名八级的小首领,和六只九级的统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躲在矮峰山的审判长奥修立刻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不知为何,他感觉那个被众多魔怪首领簇拥的血族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尤其是那张开的充满恶魔气息的黑色剑翅,随着那个家伙的接近,他竟然隐隐感觉到几分畏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嗷!!!!!”正在与十名人类斗士战斗的格拉卡库德,留意到伊森凡的身影之后猛然的发出一声咆哮,一个恐怖的践踏,直接将这些斗士给震飞出去,然后踩着几名来不及逃走的箭手的身体,迈着大步奔跑到了伊森凡的面前,即便浑身是血,却依然满脸兴奋的样子,似乎跟着头,便一直有战斗,一直是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