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血染大地

如同一场黑色的风暴灾难在天地间席卷,几公里之外的职能者们已经受到了这可怕的浑浊飓风的殃及,实力弱小的职能者的惨叫声在轰轰隆隆的暴虐飓风灾难中淹没,甚至有些人被这茫茫的禁咒力量给刮到了更加遥远天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意识到这场战斗的波及范围之后,那些自知实力的职能者们开始疯狂的向远处退去,一时间这被禁咒覆盖的黑压压的云空战场之外变得稀疏了许多,只有那些封号以上的职能者们才敢留在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飘摇在这可怕的风系毁灭力量中的伊森凡身影渐渐的被十道巨大的飓风给吞没,在他周围的那隐隐减弱狂风撕扯力量的风环此时变得无比凌乱,在多重飓风的强大撕扯力量之下,开始渐渐的消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之守护护腕的大气之盾只是单个方向的防御,十道通天气旋却完全是从伊森凡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风系的禁咒,伊森凡已经在风系女君那里领教过,米诺的这个风系禁咒的力量确实要比风系女君强上几分,当初风系女君施展死亡风暴的时候,伊森凡其实根本没有做什么防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禁咒固然强大,但是在这种巨大的攻击范围之下,伊森凡仅仅用身体来抵抗就足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的伊森凡的确有一种义无反顾的血性,面对这比风系女君更加强大的风系禁咒,他似乎并不想消耗自己的精神力来做出防御,而是任由这充满毁灭力量的飓风向自己身体挤来,任由它们疯狂的鞭策和撕裂自己的躯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黑色白纹的长衣依然完好无损,但是伊森凡的肉躯却不断的出现一些被毁灭飓风撕裂和鞭策的伤痕,只是,这些伤痕还没有将他的血肉完全撕毁,自愈的能力就和妾丝丝的神圣之血让伊森凡的身躯又快速的恢复了原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处在浑浊之中,伊森凡根本不担心他人会看穿他的这自愈的诡秘的能力,肆意的风暴无论如何席卷,带给伊森凡的只有皮肤不断撕裂和愈合的痛苦,但无法对他造成真正的创伤,尤其是这禁咒的面积如此之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深处禁咒的中心,尽管伊森凡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但是观望处,感觉到这十道飓风的可怕后,妾丝丝的眼神已经有所变化,流露出几分不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在她心中所占据了比重越来越大了,在结界的保护之下,都能够感觉到这搅浑了广阔天空的禁咒的可怕,更何况是处在所有飓风充满毁灭力量的中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傻妹妹,那个家伙拥有一具变态接近不死的体魄,如果不是担心被教廷的人看穿身份,他就算站在那里不做任何防守,米诺要杀死都相当的困难,没有必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婀莉雅带着几分戏谑之意的声音从精神世界飘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妾丝丝目光落在了像一抹黑莲静静的坐在对面位置的婀莉雅,精神之音的确可以让他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传出,但是实力强如神之信女这样的人物,还是能够察觉到精神之音的传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之信女虽然不能听到精神之音的内容,但是水火不容的黑暗女皇和门萨神女传音,被察觉的话,肯定会引起神之信女的怀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妾丝丝特意看了一眼神之信女,发现她依然在关注战斗之后,也稍稍松了一口气,当婀莉雅的精神之音再次传来的时候,妾丝丝也发现婀莉雅的精神之音有几分特殊的地方,似乎是某种心灵的感应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生死你根本不在乎,当然没有必要忧心忡忡的样子。”妾丝丝有些漠然的使用这种特殊的心灵感应将自己的话传给了婀莉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知道了自己姐姐的秉性之后,单独交谈之时妾丝丝也没有假装两人关系融洽,语气与态度上自然会变得冷漠和疏远几分,甚至已经明显的表露出了敌对之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可是一个血族,你的神圣的眼里,怎么能够容得下这样一个生物,还要为他牵肠挂肚……”婀莉雅有了明显的嘲笑之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样,婀莉雅根本没有必要向妾丝丝示好,很早以前,在知道自己妹妹是门萨神女之后,婀莉雅对妾丝丝所怀有的便是一种不公的嫉恨,而且这个怨怒已经埋藏了很久,每当她在承受黑暗痛苦,睡梦中又看见一片神圣光明后,婀莉雅就难以遏制那种愤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即便是答应了伊森凡不会去伤及妾丝丝的性命,婀莉雅绝对不会让妾丝丝好过! daocaorenshuwu.com

“咯咯咯,你看,他不是好好的吗,他是我的男人,我可比你更了解他……”婀莉雅似乎是故意气妾丝丝一样,语气要多媚就有多媚,而且说道“他是我的男人”时还特意加重了音,好像要让妾丝丝死了那条心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妾丝丝目光立刻回到了战场上,果然,在那渐渐云开见日的天空中挺拔的身影,虽然头发和衣襟略显凌乱,但并没有受伤的样子,妾丝丝脸上也不禁露出了浅浅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