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潜心修炼(上)

伊森凡又去找婀莉雅,但是,婀莉雅却故意躲避着他了,无奈之下,伊森凡也能去询问星娅。 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已经不允许星娅使用过于强大的预言术,因为伊森凡知道强大的预言术是消耗自己生命为代价的,想要窥探到未来发生的事,就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从婀莉雅的语气来看,她和妾丝丝有一个会死并不是开玩笑,婀莉雅暂时不能完全信任伊森凡,所以她并不告诉伊森凡所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关妾丝丝和婀莉雅的生命,伊森凡也只能让星娅帮助自己,就算不能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至少让自己有一个线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的原话是什么?”星娅开口问道。预言术建立在一些真实的信息基础上的话,就会更加准确,也能够节省精神力。

稻草人书屋

“如果她不死,死的那个人就是我,按照她的话语理解的话,应该是表示她们身上有某个共同的东西会被夺走,这件东西或许是在她们拥有属于自己的后裔之石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伊森凡分析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婀莉雅特别强调,两人的后裔之石暂时不能调换过来,并且当时还提到了地狱之下,人间之上这个飘渺无比的概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星娅眸子绽放出了充满迷幻色彩的光芒,就像两颗在黑夜之中闪烁着迷人华光的星辰,看上一眼便会沉浸其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柔柔的长发开始轻轻的飘舞着,此时的星娅超然脱俗的气质,令人感觉就像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正在用那双美丽的眸子,注视着人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发慢慢的贴在了星娅的胸前,感觉到闭上了眼睛的星娅脸色有些苍白,伊森凡也急忙扶着她,心疼的搂着她柔弱的肩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还好吧?”伊森凡端起了水杯,喂星娅喝下一些。

稻草人书屋

星娅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滋润了嘴唇之后,才依偎在伊森凡肩膀上,缓缓的开口说道:“她们姐妹都太过特殊,我用尽全力也还是只能看到一些表面的东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无法预言就算了,别太勉强。”伊森凡说道。

daocaorenshuwu.com

“你也别担心,她们暂时不会有危险。其实,这件事你倒可以去找一个无所不知的家伙问问。”星娅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所不知的家伙?”伊森凡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隐左手。我在她们的未来的命运轨迹中看见了该隐左手的影子。”星娅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破手,好像已经被格撒带走了,如果说你在她们的命运轨迹中看见该隐左手的影子,那么会不会是该隐复活需要她们某样东西呢”伊森凡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星娅摇了摇头道:“我没有看到该隐的影子,只看到他的左手,并且也不是该隐左手威胁到她们的生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伊森凡低头思考了片刻,也没有再说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格撒并没有该隐左手的禁制,他困不住该隐左手,该隐左手现在应该是在找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找我?与月族的誓言不是已经结束了吗,它应该也不再受我的限制了。”伊森凡感觉到莫名其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誓约的事,你是听谁说的呢?”星娅眸子注视着伊森凡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妾丝丝,到歌蒂要塞的时候,她将月族与该隐左手誓言的事大致告诉了我,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伊森凡问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教廷所了解的只是一小部分,不是完整的,月族与该隐左手的誓言没有那么简单,漫长的岁月,代代下传,教廷那里所知的古老誓言也有些偏离了事实,或者经过了一些有些人得歪曲。”星娅解释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哦,那么月族和该隐左手还有什么协议?”伊森凡问道。这个时候伊森凡忽然想起了梦辰娜在星娅母亲那里时对自己所说的话,其中就有关于该隐左手的,似乎该隐左手与自己的本体已经有了一些区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外,伊森凡还记得自己母亲在保管该隐左手的时候,该隐左手称呼梦辰娜为小天使,而梦辰娜也不像是对待一个邪恶生物一样对该隐左手有着很大的戒心,反而在遇到一些困扰的问题还是经常询问该隐左手,像是把它当做一个怪异性格的老智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我恐怕不能告诉你。这也关系到了星族的誓约,我只能告诉星族的下一代传承者,告诉你的话就等于违背了誓约,会受到力量的禁制,让我变成像当初被魔鬼奈瑟斯诅咒那样……”星娅低声说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星娅不会对伊森凡有任何的隐瞒,她甚至也几次将自己预测到将要发生的事告诉伊森凡,但是像这种誓约她身为也受到了誓约的限制,确实无法透知给伊森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恩,我明白,既然这样,那我还是找到该隐左手的时候,再问问那个破手……”伊森凡点了点头,也明白预言和誓言,是不可以轻易询问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自己已经是月族传承者,星娅既然不方便说,那么直接询问该隐左手就行了,毕竟月族与该隐左手的誓约现在已经变成了伊森凡和该隐左手的誓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