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格撒的动向(上)

安安慌慌张张的套上,系好了腰带,整理了整理头发,又红着脸偷偷的看着伊森凡,见他已经陷入某种沉思,便也不敢打扰了,离开了这里。

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继续按照刚才的方式来对一些小件的物体进行控制,渐渐的伊森凡发觉,即便是自己不用特意去注视着物体,只要将意念探入那个位置,那个物体便会浮现在伊森凡脑海,紧接着只需要意念稍稍改变,这物体便能够按照自己任何的思维方式进行变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依然是用石头来做实验,不过,对于伊森凡这样意念和精神力都已经足以撼动山峰的念力师来说,让石头运动根本不能算是什么能力,所以伊森凡尝试了一些高难度的方式,就比如说,在自己的思维空间中将飘在自己面前的石头绕着某点高速旋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不断的让石头加速,甚至假象空间内直接让石头以一秒上百圈得速度旋转,但是很快伊森凡就发现,自己的这种假象对石头并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也就是说这根本不符合现实的意念假象在现实中不可能达到,那块石头也只可能保持伊森凡之前的方式进行转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此伊森凡也开始测试自己的龙慑控物的力量极限。伊森凡慢慢的让石头加速盘转,从一秒一圈,到一秒五圈,一秒五圈旋转的时候,石头所旋转的轨迹便已经产生了一些乱流了,这些乱流阻碍着物体的旋转,而伊森凡要让石头再更快旋转的时候,这些阻碍也都加在了他的精神世界之中,让他感觉到更高速控物的一些精神阻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概增加到一秒十圈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道规模不小的旋风了,而这个时候,伊森凡想要让石块更快旋转就变得异常的困难,显然这已经是伊森凡龙慑控物的一个小极限了,不管自己再怎么臆想物体更高速旋转,石块也还是保持原来的速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控物中的隔空移物算得上是最基本的,伊森凡也不能奢望自己刚刚领悟了龙慑中的控物便立刻去尝试着元素和能量物质的控制,毕竟元素与能量物质是没有实际形态的,同时,元素和能量都是非常细微的,伊森凡可以轻易控制一块大石头随意飞起,但是让让控制比粉尘还小的微小物体,其难度恐怖不比控制一个重达千斤的物体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循序渐进,伊森凡也自己慢慢摸索着,在借助月神之力的体系方法来挖掘龙慑力量,同时也在寻找月神之力与龙慑力量的不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慑力量如果与月神之力完全相同的话,那么伊森凡得到的也是念力力量的叠加,当然,精神消耗上也是瞬间消耗两倍,而如果在相同中又有所不同的话,便可以创造出新的力量,让自己在战斗中有了更多的变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单单研究龙慑的力量伊森凡便花去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时间伊森凡也仅仅从月神之力上找到了龙慑的力量释放方法,也是对控物进行了一个更高层次的蜕变,但也没能够挖掘出龙慑的不同与特殊之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所挖掘的龙慑力量是参照月神之力的,如此在觉醒过程中自然会有一些局限性,所以伊森凡觉得要想有所感悟和突破,恐怕也只有在战斗中才能够真正领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的修炼是几项同时进行的,他在练习龙慑力量的时候,也在不断的淬炼自己的身体,这两个月的时间,经过地心火焰的不断淬炼,他的体魄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在承受能力上要比以前强了许多,按照伊森凡自己估计,十级以下,那些斗士如果没有非常特殊的斗技或武器的话,要穿透他的皮肤都要费很大的劲。

稻草人书屋

而两个月连续不断的与最纯净的火焰能量接触,伊森凡对火的掌控也可谓炉火纯青,或许一个九级的火焰魔法,从伊森凡的手中施展出来,其威力到达半个禁咒的威力了,因此伊森凡现在也算是一个实力强横的火术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火焰之外,雷电的力量也是伊森凡擅长的,第一次在大自然的雷电交加中,有所感悟,让他跨入到了控物的最高境界,第二次却是直接与天罚之类对抗,那些法则的雷电力量破坏力更加恐怖,用自己的生命与之较量,也让伊森凡在这冒险之中获得了完全熟悉强雷能量的能力,随手一挥,便能够造成一道法则霹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风、冰、岩达到控物最高境界的伊森凡也都能够运用自如,只不过,伊森凡并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去练习其他几种职能,只是专心于火与雷这两种攻击性非常强的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火的能量,伊森凡可以通过摄取火焰地心精灵来不断的强化,但是雷电的力量,却很难有所辅助了,伊森凡也不可能在跑到西泽内海再去与那些恐怖的雷电较量,伊森凡自己倒也想冒这个险来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星娅是坚决不同意伊森凡用这种与法则力量抗衡的危险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