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记忆和一个月前重合了,身体的各种感官也重合了。

不同的是,楚义今天晚上清醒的很,他清楚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也明白是谁在和他这样。

昏睡前的最后一刻,楚义看了眼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

然后他就一觉睡到了天亮。

早晨的阳光从没拉紧的窗帘缝里撒了进来,披在床单上,楚义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接着他发现自己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很温热的体温,手还搭在他的腰上。

在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之前,楚义本能地现叫了一声。

“啊!”

继而他想起来他昨天是怎么过来的。

继而他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张床上。

继而他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这声尖叫,也成功地把秦以恒吵醒。

楚义心跳很快,神思回来后他因为自己的大惊小怪非常不好意思,他见秦以恒先是皱了皱眉,然后才见秦以恒把眼睛睁开。

先清醒的人总是要面临各种尴尬,也理所应当要控制场面,于是乎,楚义过了过脑,自认为妥帖地问了句:“你几点的飞机?”

秦以恒想了想,才回答:“下午三点。”

“哦!”他圆滑地编了个谎:“我怕你睡迟了。”

秦以恒只是简单地嗯了一下,然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抱着楚义,身体很真诚地僵了僵,把手收回来。

昨天楚义睡的是左边,秦以恒睡的是右边,而现在,楚义睡在了右边,秦以恒,也睡在了右边。

明明睡觉前,楚义和秦以恒还是很老实的,自己睡自己的,中间还隔着半个人,怎么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这种事情当然扯不明白,秦以恒放开楚义后,楚义重获自由,并掀开被子下了床。

都说夜晚人的情绪都容易冲动,现在看来确实如此,他们昨天明明没喝酒,但现在的情况,就好像他们又是宿醉一晚。

啊,当然,他不知道一个月前的秦以恒有没有喝醉。

没喝醉应该也喝多了吧,不然这种冰山美人,怎么可能会和他胡来。

还一晚上。

还好昨天楚义睡前打起精神把睡衣给穿上了,不然现在会更尴尬。

“几点?”床上躺着的人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楚义左右看,在床头柜看到手机,他拿起来,正准备点击屏幕,手机突然自己亮了起来。

有人打了电话过来,屏幕上显示“许敬”。

楚义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对秦以恒说:“九点四十。”

接着他把电话接了起来。

“许先生您好。”楚义自动把这个人处理成自己的客户。

那边很明显的停顿了很久,才问楚义:“你好,秦总在吗?”

“秦总?”楚义疑惑,转头看也掀开被子下床的男人:“你怎么知道……”

他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接着他一顿,把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

朦胧的黑色背景,明显不是他的手机。

而这时,秦以恒也走到了他身后。

楚义十分抱歉,低着头把手机递过去。

“喂。”秦以恒的嗓子哑得很。

“嗯……睡迟了……嗯……”

秦以恒边说边朝浴室去,楚义咽了咽口水,目送他离开视线,接着从床的另一边把自己的手机拿了起来。

不怪他认错啊,他们俩的手机是同一款同一色并且都没有上壳。

秦以恒在浴室洗漱完了之后又去了书房,楚义趁这个时间,进了浴室洗漱一番,又拿了新衣服进去换上。

但好巧不巧,出了浴室,正好撞见秦以恒,而他正在换衣服。

男人之间当面换衣服其实没什么的,但楚义就是下意识地向后转了。

因为浴室的门被他关上,他此刻像个面壁思过的小孩。

空气里传来清晰的皮带落齿的声音,咔咔咔咔,一下下敲在楚义的心脏上。

他又站了一会儿,算着差不多了,才转过去。

秦以恒正在扣衬衫扣子,窗帘已经被他拉开,不太刺眼的光洒在地上,秦以恒没有站在光里,也让人觉得耀眼的很。

楚义看呆了。

天啊,这什么神仙画面。

秦以恒,他,他当着他的面,扣扣子。

扣完扣子打领带,打完领带穿西装外套,然后很顺手地拢了一下。

楚义就差当场昏厥。

“一会儿司机回来接我,需要吗?顺道把你送去工作室。”秦以恒突然转头看楚义。

楚义被抓包,立马偏开目光:“呃嗯,好,啊,不是,”他回过神来:“我有车。”

秦以恒说:“我出差这几天,你可以让我的司机接送你上下班。”

楚义摆手:“不用了。”

秦以恒没有强求,两人一同下了楼,先后出门时,楚义的肚子,突然很不争气地,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