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许敬觉得,他好像变成了秦总的家庭顾问。

比如秦总刚给楚先生送衣服回来,就立马挥手叫他去办公室,他以为是什么急事,没想到他门一关上,秦总说:“楚义来了个朋友,你说我们要一起吃个饭吗?”

许敬想了想:“看看他和那个朋友的关系吧。”

秦总脑袋一偏,不过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表情也跟着不好了起来。

接着他低头打字,许敬判断应该是给楚先生发消息。

很快,秦总对许敬说:“关系不错。”

许敬点点头:“一般是要的,但您也要询问一下楚先生的意见。”

秦总又低头打字。

许敬双手交握在一旁等着,没多久,秦总抬头对他说:“吃火锅,你订个餐厅。”

“好,”许敬接着说:“七点吧,您下午的会应该会开到六点,再留个缓冲时间和开车时间。”

秦总:“嗯。”

然后许敬就挥之则去了。

他心里苦,谁让他早早结了婚,有了婚姻经验。

不过他没想到,秦总在工作上认真对待也就算了,连自己的婚姻也这样,他头回见人这样认真经营婚姻的。

说冷血也不对,说温暖更不对。

在这里,许敬又小小同情了一下楚义。

晚上七点很快到来。

楚义和秦以恒都不是喜欢迟到的人,所以两边几乎是同时到的餐厅。

楚义稍快一点,他和章凯落座之后,章凯因为服务员小哥哥长得有那么点帅,转头就调戏了起来。

没两分钟,小哥哥的微信就到手了。

而这时,秦以恒也走进包厢里来。

楚义拉了一下章凯的手,用眼神示意他收敛一点。

章凯拿到微信喜滋滋的,晃头晃脑地落了座,还臭屁地给楚义看那个小哥哥的头像。

楚义无奈,很轻地点了两下头,意在告诉他,我知道了知道了。

两个人的小动作一点不落地都收进秦以恒的眼睛里,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稍稍皱了眉,接着大步过去,坐着拉开楚义旁边的位子上。

楚义见他坐下,把店家的平板递了过去:“点什么?”

秦以恒拿纸巾擦擦手,客气道:“章先生点吧。”

楚义点头。

楚义还是有点意识的,毕竟章凯才是客人,他和秦以恒是主人,所以秦以恒推让之后他不再和秦以恒客气,直接把平板给章凯。

章凯接过后,楚义转头问秦以恒:“有忌口吗?”

秦以恒摇头:“都吃。”

楚义:“好。”

章凯把平板放在他的楚义中间,两人开始商量。

章凯:“锅底怎么说?你老公吃辣吗?”

楚义转头问秦以恒:“你能吃辣吗?”

秦以恒:“可以。”

楚义转头回去,章凯已经把鸳鸯锅勾上了:“鸳鸯锅,我俩不吃辣,你老公吃辣的那边。”

楚义:“来盘牛肉,还有魔芋结,还有什么来着?”

章凯:“虾滑给你点上。”

楚义:“嗯,虾滑。”

章凯:“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要两份不?”

楚义:“要。”

章凯:“蔬菜,饮料,你喝什么?我勾两瓶了啊。”

楚义:“行。”

这边两个很快就点完,楚义拿着平板又递过去给秦以恒,想让他再补一些。

秦以恒接了过来,也把平板放在楚义和他之间。

和刚才一样的是,楚义也是看着他点。

但不一样的是,楚义一句话也不说,一句话也不问,一个意见也不给。

秦以恒滑倒蔬菜这一栏就不想滑了,手往下走,直接就想点下单,但却被楚义抓住。

“诶,”楚义抬头看秦以恒:“你不喝饮料吗?”

秦以恒:“不喝。”

楚义哦了声,把秦以恒的手放开。

秦以恒又补了句:“我喝开水。”

楚义还是哦了声。

这时,章凯冷不丁地补了句:“开水好啊,开水养生。”

楚义:“哈哈。”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这种尴尬楚义和秦以恒在一起时经常有,但今天多了个章凯。

章凯的存在让这份尴尬又增添了一份色彩,让楚义有了不同感觉的尴尬。

章凯也挺尴尬的,楚义看出来了。

能让章凯尴尬,还挺难得,可见秦以恒的冷气场之强大。

很快,鸳鸯锅上场了,打破了这份尴尬。

跟随鸳鸯锅上场的,是他们的酱料。

他们店里,包厢的酱料都是单独提供的,而醋,酱油,辣椒和葱这三样东西,还会单独给每位客人备上。

服务员先给秦以恒摆好了四个小碟子的酱料,再走到楚义身后。

他的葱放下之后,就直接被章凯拿了过去。

章凯:“你不吃的给我,一会儿我的酱油给你。”

楚义没什么意见。

两人交换好了之后,楚义听秦以恒问了句:“你不吃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