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楚义是真的累了。

就这么一段小小的路程,他竟然在车上睡了过去。

半睡半醒间,他好像听到小陈给秦以恒打了电话,小陈说已经接到楚先生了,现在在回家的路上。

秦以恒很有他风格地回了一句嗯。

然后就再没有声音了。

没多久车就到了家门口,楚义对小陈说了谢谢,并让他慢点开车,就回了屋。

秦以恒给他留了灯,他尽量小声动作,快快洗完澡上床,订了个闹钟后,就把灯关了。

房间暗了下来,楚义听秦以恒那边动了一下,他小声问:“你睡了吗?”

秦以恒:“没有。”

楚义:“是我吵醒你了?还是你一直没睡。”

秦以恒:“一直没睡。”

楚义舔舔唇:“睡不着吗?”

秦以恒:“嗯。”

楚义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下:“晚上这个图,客户明天早上就要用了,所以比较急一点。”

秦以恒:“嗯。”

秦以恒声音很低,听起来是困了。

楚义也困了,他趁秦以恒还没睡着,动了动,并不动声色地往秦以恒那边挪了点。

果然,这么一动,秦以恒也跟着动了。

很快的,秦以恒把楚义抱在了怀里。

楚义笑起来。

秦以恒的手穿进楚义的头发里:“怎么是湿的。”

楚义摇头,把脑袋埋下:“不是湿的,是凉的,我吹干了。”

秦以恒低低嗯一声,问:“经常工作到这么晚吗?”

楚义摇头:“还好。”

秦以恒:“我给你也雇个司机吧,方便点。”

楚义:“不用了,我不经常出门,用不到。”

秦以恒:“明天把小陈的电话记一下,以后累了就叫他来接你。”

楚义:“嗯。”

楚义往秦以恒怀里靠了点。

真好。

今天的秦以恒话真的变多了。

今天的这个姿势楚义也习惯了,并不觉得多别扭。

就在楚义渐渐要睡着时,秦以恒突然又说话了。

秦以恒:“我明天要出差,估计得十多天才能回来。”

楚义迷糊半秒,顿时精神了,抬起头:“这么久?”

秦以恒:“嗯。”

楚义:“明天几点走?”

秦以恒:“九点多的飞机。”

楚义惊讶:“这么早。”

突然来了个十多天见不到面的消息,楚义被吓得清醒了。

他睡前惦记着秦以恒胃病的事,还订了个七点的闹钟,想明天早上给秦以恒煮个粥呢。

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

楚义推了一下秦以恒,把手机拿来过来。

“怎么了?”秦以恒问他。

“改个闹钟,”楚义也不瞒了:“我明天早上起来给你煮个粥,我几点起床合适?”

秦以恒笑了笑,拍他的脑袋:“不用了。”

楚义很认真:“要的。”

秦以恒还是:“不用了。”

楚义坚持:“我就要。”

秦以恒笑起来,压了一下楚义的脑袋,算了算时间:“七点吃早饭。”

楚义点头,把闹钟改成六点二十。

算来已经没有多少睡觉时间,楚义不再磨蹭,把手机放回去,钻进秦以恒的怀里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他睡得很不安稳,可能是睡前秦以恒说了要出差,他竟然梦到秦以恒出差之后怎么也回不来了。

不是飞机延误,就是高铁坏了。

可把楚义急死了。

梦里他的粥还等着秦以恒回来吃呢。

被闹钟吵醒时,梦里的秦以恒还没有回来,而楚义的粥都凉了。

楚义在床上缓了一阵才回到现实里,他看着身边的秦以恒,恍然刚才是梦。

楚义怕耽搁秦以恒的时间,赶紧下楼,把米和水放锅里后,他才再回卧室洗漱。

从浴室里出来,秦以恒已经醒了过来。

楚义刚刷了牙,神清气爽,对刚起床的秦以恒说:“早啊。”

秦以恒笑了笑,走到楚义身边,用力地揉了一下楚义的头发。

“粥快好了,”楚义跟着秦以恒去浴室,站在门口看他:“煎个蛋?再配肉松?”

秦以恒点头:“嗯。”

楚义:“那你洗完就下来吧。”

秦以恒透过镜子看楚义,在楚义要走时叫住了他。

“等一下。”

楚义又折回来:“怎么了?”

秦以恒抬头,伸手整理了一下刚才被他弄乱的头发:“去吧。”

楚义在下面把蛋煎好,再把肉松倒出来,全部摆上桌后,秦以恒正好从楼上下来。

今天也是一身西装很帅气的秦以恒。

不对。

今天也是一身西装很帅气的他老公。

两人默不作声地把早饭吃饭,然后楚义再把碗筷收到洗碗机里。

从厨房里出来,楚义看到秦以恒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电脑。

楚义擦擦手也走过去,隔着点距离,在秦以恒身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