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楚义快被秦以恒撩废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口一口地把蛋糕吃完的,他只觉得,今天的蛋糕格外的甜。

甜得他脑袋发昏。

等到最后一口,楚义才后知后觉起来。

“啊,你吃吗?”楚义转头看秦以恒。

秦以恒笑起来,扬下巴,示意桌上已经空了的盘子:“我吃什么?”

楚义把手上还没送进嘴里的蛋糕递过去,弱弱地说:“吃吗?”

秦以恒摇头:“你吃吧。”

楚义只好看着秦以恒,把蛋糕吃下。

秦以恒:“好吃吗?”

楚义点头:“好吃。”

秦以恒:“甜不甜?”

楚义点头:“甜的。”

楚义吃蛋糕的速度并不快,但也不慢。

整个过程,秦以恒都在看他。

在门口时脸红了一阵,亲完之后脸就不红了。

但嘴唇红的很。

耳朵也红。

耳朵甚至一直红着,怎么都消不下去。

楚义的害羞秦以恒是知道的,偶尔耳朵红了会戴上帽子,脸红了会用手遮住脸。

有时候还以为这么一遮,别人就看不见了。

秦以恒只是装作没看见而已,给他留点面子。

楚义嘴角沾着的奶油被他自己舔干净时,秦以恒不免想到一些事。

刚才那个一起吃糖的想法,就是昨天他上网取经时看到并记录下来的。

不过网友的建议并不是吃奶油,而是一颗糖。

秦以恒觉得糖不太好。

虽然确实是需要花许多时间才能将一颗糖吃完,但这种东西在嘴里,只会喧宾夺主。

继而导致,整个亲吻过程,最后记得的只有糖的味道。

秦以恒不太喜欢。

他觉得让楚义尝点甜头就可以了,楚义最终应该要记得的是他的味道,而不是所谓的糖。

正好今天14号,秦以恒立马就有了自己的想法。

楚义吃完后把垃圾收拾了一下,然后问秦以恒:“许敬呢?”

秦以恒疑惑:“你找他有事?”

楚义摇头:“没什么事,和他打声招呼。”

秦以恒:“他知道你过来了。”

楚义还是问:“他在哪?”

秦以恒说:“不知道。”

楚义点点头,又问:“蛋糕是他买的吗?”

秦以恒声音低了些:“我买的。”

“好的,”楚义说这笑起来:“之前那些都是许敬买的,我以为蛋糕也是。”

秦以恒指着刚才放蛋糕的地方,对楚义说:“下午开会的地方到这家蛋糕店需要二十分钟,蛋糕店回酒店需要二十分钟,我一个人去的,自己挑的,亲自提回来的。”

楚义笑得更欢了,对着秦以恒点头:“好好好,对不起对不起,”他不自禁地靠秦以恒近一点,解释:“因为之前你给我买的东西都是许敬帮的忙,所以我误会了。”

秦以恒无法反驳什么,楚义确实说的对。

所以他只好:“没事。”

楚义看了眼时间:“快八点了,”他问秦以恒:“你吃过了吗?”

秦以恒摇头:“没有。”

楚义正想搭话,秦以恒突然又说了一句:“开完会就去给你买蛋糕了。”

楚义没忍住又笑了起来:“好的好的,谢谢你的蛋糕,很好吃。”

楚义突然觉得,今天的秦以恒好可爱是怎么回事?

这些话听起来,就好像因为楚义说了那些话,在委屈。

不管是不是,楚义在心里直接处理成是。

秦以恒就是在一本正经地委屈。

“饿不饿?”楚义说:“八点多了。”

秦以恒摇头:“下午开会中途大家吃了下午茶,不太饿。”

楚义点点头:“但是晚饭还是要吃的,你晚上有事吗?”

秦以恒摇头:“没事。”

楚义:“明早呢?什么安排?”

秦以恒:“明早九点去Q市的一个郊区,”他说完问:“你去吗?”

楚义摇头:“我去干什么啊,什么都不懂。”

秦以恒本想说,很多合作伙伴都把对象带在身边,但楚义又说:“我还有工作呢。”

秦以恒把话咽下:“好,那你在酒店等我回来。”

楚义点头:“方便的话你让许敬把你的工作表发给我吧,我对着安排时间。”楚义喝了一口水:“单子不多,只是明天有个图晚上就要交。”

“好,”秦以恒点头:“你整理一下,再穿件外套,我们去吃饭。”

楚义没什么要整理的,就洗个脸,从行李箱拿件外套,没了。

秦以恒也多穿了一件,很长的一件大衣穿在西装外头,帅到楚义不是很想去吃饭。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房间,到了走廊,楚义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前快走,很快和秦以恒并肩站着。

楚义:“我们吃什么啊?”

秦以恒:“Q市比较出名的菜。”

秦以恒说完这话,就把手机拿了起来,对电话说:“我们下楼了,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