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扑朔迷离

  高辛三十九年八月,南荒云梦泽。

  暮色苍茫,烟波浩淼。寒雁悲啼,风声呼号。万里大泽烟笼雾罩,白茫茫一片,依稀可以看见一团淡淡的红光,在西边徐徐沉落。

  云梦泽素有“十日九雾”之称,春、秋、冬三季大雾弥漫,少有晴日,翡翠洲方圆百里尤其如是。

  此刻正值黄昏,更是一日中雾霭最浓之时。

  “呜——”浓雾之中突然响起一声苍凉的号角。白雾离散,碧滔分涌,一艘龙头三桅巨舰鼓帆破浪,若隐若现。

  船长二十丈,风帆猎猎,气势恢弘。船首青铜龙头狰狞凶恶,栩栩如生,巨眼射出两道红光,在白雾中如赤电扫舞。船头以红磷火玉镶嵌了三个大字“火龙王”,熠熠夺目。

  船高三层,主楼雄伟,几乎与船头角楼等高。甲板上熙熙攘攘地挤了许多人,举着千里镜,倚舷眺望,议论纷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大的雾啊。”角楼上,一个青裳少女扶着舷栏,低声感叹。

  “姑娘是第一次来云梦泽吧?”一个温雅的声音在她身后骤然响起,如在耳畔。

  青裳少女吃了一惊,转身回望。见那人华服高帽,温文俊秀,正微笑地凝视自己,戒备之心登时一松,浅浅一笑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她姿容平平,皮肤褐黄,与她那清婉悦耳的声音颇不匹配,但双眼清澈,笑起来时酒窝荡漾,光彩照人,登时迥然两判。

  那人悠然道:“‘东海深,西海恶,最险却是云梦泽’。我第一次见到云梦泽的大雾时,还以为这一辈子再也回不了家呢。幸好那时带了巧倕制造的司南,心里才稍稍安定一些。”

  听到“回家”二字,青裳少女妙目中闪过一丝怅惘之色,勉强一笑,低声道:“有时即便有最好的司南,也未必回得了家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人微微一怔,大起知己之感,笑道:“是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算有司南,往往也只能随波浮沉而已。想不到姑娘年纪轻轻,竟有如此感悟。”

  青裳少女微微一笑,心里莫名涌起一丝凄伤,转过头,淡淡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公子这句话说得真好。”话音未落,大风吹来,裙裳流云似的起伏翻舞,仿佛要卷着她乘风而去。

  黑发飞扬,飘飘如仙,更添几分楚楚风致,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怜惜之意。那人心中不由得怦然一跳。

  大雾凄迷,暮色苍苍,前方茫茫不可视物。船舰的红光探照灯纵横扫舞,号角高低起伏,指挥前行。

  青裳少女心下怅惘,低声道:“也不知这雾什么时候才能散呢?”

  那人道:“当年不周山之战,逆贼共工撞断天柱,天河倒泻,形成云梦大泽,将近百万军民被淹溺于湖底。百万冤魂凝结为阴霾妖雾,终年不散。据说这便是云梦泽大雾的由来。怨气不解,这雾可就难散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裳少女叹道:“云梦泽的传说数不胜数,每一个都血腥得很,不提也罢。”秋波一转,瞥见那人衣角的一个龙头标志,道:“公子……是东海龙族的么?”

  那人微笑道:“姑娘猜得不错……”

  正待说话,忽听长角激越,众人轰然失声,惊呼四起。

  青裳少女心下一凛,转头望去,登时大骇,险些叫出声来。

  只见探灯红光照处,波涛如血,赤浪汹涌,数百具尸体密密麻麻地随波沉浮,惨白浮肿,如断藕飘萍,在凄迷的浓雾里,说不出的惨烈诡异。

  “水贼,一定是水贼!水贼来啦!”有人颤声大叫。此言一出,如一石击起千层浪,女子尖叫之声此起彼伏,众人推搡奔窜,甲板上登时乱作一团。

  自从四十五年前共工之乱后,云梦泽逐渐成为大荒凶顽之徒集结之地。那些为帝国追剿的共工叛党、杀人放火的亡命凶贼纷纷逃入云梦大泽,万里神秘水域、茫茫大雾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庇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帝国军寻之不到,剿之不得。高辛31年、33年、36年的三次大围剿,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反而使得帝国莫名损失了上万精兵猛将。

  叛党气焰因此更为嚣张,各自割据,相互援引,肆无忌惮横行大泽,劫掠沿岸,隐隐已成气候。

  云梦泽也因此成为大荒最不安全的凶险地带,常有过往商船被洗劫一空,斩杀殆尽。眼下这数百人被开膛破肚,断头剁手,死状极之惨酷,颇似叛党水贼所为。

  “火龙王”船上众人都是各国商贾,见到这等景象,难免魂飞魄散,战战兢兢。

  青裳少女只瞧了片刻,便觉胸闷烦恶,心惊肉跳,被寒风吹拂,更是遍体侵凉,几欲作呕,急忙闭眼扭过头去。

  那人轻轻一拍她的肩头,充沛真气轰然涌入,少女登时觉得暖流涌动,寒意尽消,心下感激,睁眼微笑道:“谢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微微一笑,大步走到栏前,气运丹田,大声道:“大家不必惊慌,请各自回舱休息。不管是否水贼,龙族战士必可护卫大家周全。”

  他真气雄浑,声音温雅坚定,远远传开,在这凄风迷雾中听来,竟有说不出的镇定人心之力。骚动立止,众人纷纷定下神来。

  “烂木奶奶的,咱是在‘火龙王’上,怕什么哪!”一个虬髯满面的商贾突然大吼一声,象是给自己壮胆。众人如梦初醒,纷纷附应呼喊。

  “咚咚咚!”战鼓雷动,号角破空,片刻间,数百名剽悍精壮的龙族战士已有条不紊地奔上甲板,持戈弯弓,严阵以待;呐喊之声排山倒海,震耳欲聋。主楼上缓缓升起战旗,“东海火龙王”五个赤磷大字随着布幅翻卷,闪闪发光。

  自一百五十年前黄帝统一大荒,分封十二国后,龙族占地利、船运之便,常常经由长江、黄河,运贩海盐鱼货到大荒各地,又将各国土特名产运回东海贩卖,成为海上商贾之国,富甲天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族商船多为战舰改建,坚实雄伟,又有骁勇善战的龙族士兵护卫,被誉为“永不沉没的流动城堡”,海盗水贼无不闻风辟易。因此为了安全,各国商贾旅客也往往搭乘龙舟,往来各国。

  近二十年来,云梦大泽上虽然凶贼叛党横行日盛,龙族商船往来其间仍然极之安全,从未被侵扰过。其中原由一则是因为龙舟船坚士勇,难以攻克,令水贼望而生畏;二则是因为龙族商贾素来以商利至上,常常不顾帝国禁令,将海盐商货私自卖给大泽中的亡党凶徒。

  因而对于时常被封锁围剿的乱党来说,这些龙族商船不啻于自己的生命供给线,自然不会自断咽喉。

  如此一来,龙族商船反倒成为更加炙手可热的交通工具,各国商旅无不心甘情愿花费重资,搭乘龙舟。

  这艘“火龙王”正是龙族最为著名的七艘商船之一,由大荒第一名匠巧倕带领三百门生,采扶桑巨木,历时三年制成,坚固雄伟,机巧百出。船上可载千人,单单水手、战士便有六百人之多,实是固若金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鼓声激奏,主楼上的将官吹号喝道:“弟兄们各就各位,小心提防。龙牙兵下去看看还有没有活口!”众龙兵一齐呐喊回应,士气高涨。

  众桨齐飞,巨舰巍然破浪。主楼上又亮起几道彩光探灯,纵横交错,将浓雾笼罩下的湖面照得扑朔迷离。

  众商贾心下大定,热血沸腾,一时之间反倒不愿回到舱房,想要看个究竟。

  “扑咚!”水花四溅,十余名龙族战士腰上系着粗长的绳带,纷纷跃入浓雾,朝着前方漂浮的数百尸体游去。

  狂风呼啸,云雾迷离,旌旗猎猎鼓舞。那人站在角楼上,衣袂翻卷,微笑沉吟,嘴唇偶有翕张,主楼号角便立时随之变换。

  青裳少女心下微微一动:“难道是他在传音入密,调度指挥么?”见他适才于乱局之中从容自若,风度温雅翩然,蓦地想起一人来,脱口道:“公子可是姓敖?”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人转头一笑,微一行礼道:“在下敖少贤,东海龙国商贾。冒昧敢问姑娘芳名?”

  “敖公子?”青裳少女微微一震,心道:“果然是他!早该想到啦。”嫣然一笑道:“原来公子就是这艘船的东家‘炽龙侯’,龙族英豪,名不虚传,真是失敬啦。孤……我叫尹瑶,青鹰国人。”

  “炽龙侯”敖少贤乃是龙国大长老、火龙王敖宸次子,为人温雅精明,极富谋略,亦是这艘巨舰的主人。

  他原是龙国“龙牙舰队”的旗将,少年之时便曾指挥两千人的舰队,大破南海乱党八千之众,名震荒外,被视为龙族年青一代的翘楚。后来退出龙国军界,转而经商。十年来,将“火龙王号”经营得有声有色,成为大荒商贾最为倚重信赖的商船,他也因此被称为“大荒十大公子”之一。

  敖少贤见这少女不卑不亢,心中更生好感,微笑道:“姑娘过奖了,青鹰国才是豪杰辈出之地。从前的羿神将,现在的箭神公都是古今罕见的英雄。正所谓人杰地灵,敖某素来敬服之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顿了顿,扫了她手腕上的玉镯一眼,沉吟道:“恕在下冒昧,姑娘姓尹,却不知和青鹰国名医尹木容怎么称呼?若在下没有猜错,姑娘腕上的镯子似乎便是巫尹的辟邪镯……”

  尹瑶心中一跳,下意识地将手腕将袖中一缩,浅浅一笑道:“敖公子果然电眼如炬。这个镯子确是我三叔的辟邪翡翠环。”

  敖少贤肃然道:“原来姑娘是巫尹的侄女,失敬之至。莫非巫尹也在敝船之上么?”

  尹瑶微一迟疑,点头道:“是啊……”秋波转处,瞥见两个黑衣大汉在甲板上四处穿巡扫探,心中一沉,匆匆道:“敖公子,我要回舱去啦。”翩然转身,朝主舱轻快地奔去。

  敖少贤微微一怔,还想说话,她早已飘忽折转,消失在楼梯处,惟有一缕淡淡的幽香缭绕鼻息,挥之不去。

  他心下怅然,莫名生出一丝不舍之意。十余年来,他阅人无数,见过的美女也犹如东海之沙,不可计数。但不知何以,这相貌平平的少女竟让他一见如故,一颦一笑都能令他心驰神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那十余名龙牙兵已经游至浮尸群中,逐一细查。一名龙兵忽然大声叫道:“侯爷,这里还有一个活着的!”

  众人哗然,敖少贤一凛,收敛心神,传音道:“快将他救上船来!”

  大雾茫茫,众人都已挤到舷栏边,争先恐后地张望。尹瑶低头疾行,从那两名黑衣大汉之间穿过,朝主舱快步走去。

  那两名汉子瞥见,神色登时一松,急忙转身尾随而来,传音道:“主公,云梦泽风浪险恶,奸党横行,不可在舱外待得太久。万一被人认出,那可……”

  尹瑶淡淡道:“你们别老跟着我,自然就没人起疑认出了。”

  两人神色尴尬为难,唯唯诺诺,不置可否。

  尹瑶道:“他醒了么?”

  两人精神一振,抢道:“侯爷已经醒了,正想见主公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瑶心中巨石霍然落地,微微一笑,加快脚步。

  方入船舱,尹瑶便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叫道:“姐姐!”她心下欢喜,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

  这间舱房是“火龙王”上的天字号,宽敞舒适,分为里外两间。地上铺着厚厚的兽皮,四壁悬满挂毯,墙角的青铜九脚炉里火光跳跃,温暖如春,与舱外甲板上的凄风冷雾别如天壤。

  一个青衣老者巍然盘坐在外间的皮垫上,面如重枣,灰眉长垂,双眼紧闭,正自调息养神。听见声响,细眼微微一睁,精光爆射,缓缓起身道:“主公。”

  尹瑶点了点头,径直往里间走去。

  青衣老者忽然淡淡道:“东海龙族素来桀骜不驯,无法无天,眼下局势险恶,难保不蠢蠢欲动。主公与人结交,还是小心些为好。”

  尹瑶娇躯一僵,妙目中闪过凌厉怒色,淡然道:“巫尹果然好手段。不知在孤家身上下了什么妖蛊,竟能让神公足不出户,便可监察得一清二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主公圣明!”她话音未落,一个矮胖侏儒便圆球似的从里间“滚”了出来,拜伏在地,连连叩头道:“尹木容就算吃了龙心豹胆也不敢给您下蛊,只是在主公镯子里装了几只相思虫而已……情非得已,万望恕罪!”

  尹瑶眉尖一蹙,蓦地将镯子摘下,重重摔落在地,冷笑道:“几只相思虫而已?孤家是死囚,还是重犯?走到哪儿,和什么人说话,还要阁下监视钦准么?”声音虽然清柔依旧,但语意森然,显是嗔怒已极。

  巫尹骇得面色一阵红,一阵白,豆大的汗珠涔涔滚落,匍匐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虽然骄狂傲慢,但在这少女跟前,却谦恭老实,判若两人。

  那两名黑衣大汉见势不妙,也慌忙拜倒在地。

  青衣老者木无表情,缓缓道:“主公金枝玉叶,凤凰之躯,臣等岂敢有一丝不敬之心?只是此行凶险莫测,几经死难,侯爷前车之鉴,焉敢再复?只要能保得主公周全,臣等就算千刀万剐、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daocaorenshuwu.com



  尹瑶冷冷地盯着他,强忍怒气,胸脯微微起伏。这老者地位尊崇,远非巫尹可比,她虽然怒极,却也不敢朝他撒气。何况他所言无不在理,一时也难以反驳。

  里间传出几声咳嗽,那微弱的声音喘气道:“姐姐,神公、巫尹赤胆忠心,行事谨慎,你也别太怪责他们啦……”说不到片刻,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尹瑶心中一酸,叹道:“你放心,姐姐自然不会怪他们。”当下不再理会巫尹等人,翩然走入里间。

  床上卧着一个病恹恹的少年,脸容消瘦,苍白中泛着淡淡的青紫色,但仍掩不住俊秀英挺之气。瞧见尹瑶,少年登时露出一丝笑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你别起来。”尹瑶急忙将他扶住,见他暂时无碍,悲喜交织,眼圈不由得又红了。

  青衣老者道:“主公放心,侯爷体内的剧毒都已逼出,伤口也以西海神泥与七彩土封好,只需好好调养即可恢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少年笑嘻嘻道:“姐姐,我吉人天相,福大命大,又有姐姐、神公护驾,巫尹妙手施救,就是想死也死不了呢。不信你砍我一刀试试……”

  “胡说!”尹瑶嗔怪地瞪他一眼,却又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普天之下,她最疼爱的便是这个弟弟,自他受伤之后,一直心焦忐忑,惶恐不安,直到此刻,笼罩于心头的阴霾才渐渐消散。

  巫尹等人舒了口气,悄悄站了起来。

  便在此时,舱门突然“笃笃”款扣,众人登时一凛。

  只听一个温和悦耳的声音在门外问道:“在下东海敖少贤,请问巫尹大人在么?”

  众人微微一愕,纷纷偷瞟尹瑶。尹瑶双靥微微一红,妙目中闪过一丝羞恼之色,心道:“他查得好快,转眼工夫便让他找着了。却不知他来作什么?”心中突然怦怦跳了起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巫尹转头望向青衣老者,见他木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这才咳嗽一声道:“我在这里。请问敖船主有什么指教?”

  敖少贤道:“适才我们在湖里救起一人,所受伤势极为怪异,船上巫医束手无策。在下冒昧恳请巫尹大人……”

  巫尹哼了一声,皱眉粗声道:“我现在忙得很,没时间管闲事,敖船主还是另请高明吧!”

  尹瑶忖道:“原来他是来找巫尹治病的。”心中一松,隐隐又有些失望。

  敖少贤道:“近来云梦泽上风波险恶,凶险重重,此人若能死里逃生,必对我们此行安全大有裨益。同舟共济,无论为人为己,还请巫尹大人忙里抽暇,略施妙手。敖某谨代满船乘客恭请拜谢。”

  他言语温雅,彬彬有礼,又简明直接,情理俱济,让人无从拒绝。

  青衣老者嘴唇翕动,传音说了几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巫尹又哼了一声,正要说话推辞,尹瑶忽然秋波一转,凝视着他大声道:“三叔,敖公子说得不错,既是同舟,便当共济,帮人便是帮己。你就别推辞啦。”

  巫尹愕然道:“这个……”

  尹瑶不待他回话,又大声道:“敖船主,我三叔已经同意了。你请先回吧,我们随后就到。”瞥了张目结舌的巫尹一眼,淡淡道:“是吧,三叔?”

  巫尹神色尴尬,看了看青衣老者,又看了看尹瑶,绽出一张苦瓜脸,也不知如何应答。

  敖少贤微笑道:“多谢巫尹大人,多谢尹姑娘。我们在主舱内恭候大驾。”

  众人面面相觑,做声不得。

  青衣老者依旧木无表情,纹丝不动,听舱外脚步声去得远了,才徐徐传音道:“眼下群贼环视,臣等苦心积虑,战战兢兢,只为保全主公平安。主公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冒险行事,岂不是让老臣为难么?人心险恶,敌友难分,船上又多是惟利是图的奸商诈贾,眼光却都毒辣得很……万一被认将出来,有个什么闪失,老臣死不足惜,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瑶淡淡截口道:“神公素来寡言重行,无所畏惧,怎么忽然变得婆婆妈妈,瞻前顾后了?现在满船乘客都已知道巫尹在此,再这么藏头露脸,反而惹人疑心呢。”

  众人心下不以为然,却均知她外柔内刚,个性独立倔强,一经决定之事断难改悔,都不敢出言反驳。心道:“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就爱自作主张,多半为了和神公斗气使性,才胡乱抬杠。这等脾性,将来有得苦头吃了。”

  青衣老者默然半晌,淡然道:“主公既已决意如此,老臣岂敢不从?只是侯爷伤势未愈,安全起见,也要随我们走一趟了。”

  那少年咳嗽两声,笑道:“不妨。我呆在舱房里两日,早闷得头昏眼花了。”

  青衣老者点了点头,传音道:“主舱内人多眼杂,大家千万记得自己‘身份’,可别露了马脚。”

  又仔仔细细地将细节要处吩咐一遍,见巫尹等人一一凛然答应,这才小心翼翼地护送尹瑶姐弟离舱前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

  夜色苍苍,雾霭茫茫。主舱内灯火通明,人声如沸,里里外外挤了几百号人,交头接耳,都在议论云梦泽里的浮尸。

  舱内正中的案桌上横卧着一个湿淋淋的赭衣大汉,苍白浮肿,当胸豁开一个大洞,皮肉翻卷,黑血凝结,其状极是可怖;若非手指仍在不住地轻轻颤动,必被认定尸体无疑。

  案边高悬着八盏水晶灯、数十颗夜明珠,亮如白昼,将那汉子身体照得纤毫毕现,几个巫医围坐其侧,或念咒施法,或抹药逢针,正在全力抢救。

  敖少贤负手站在其侧,瞧见巫尹一行走入,迎上前去,恭恭敬敬地行礼道:“多谢巫尹大人援手相救。”

  众人听说是东荒第一名医到了,无不耸然动容,纷纷转头望去。

  巫尹理也不理,大喇喇地昂首阔步,挥手叱呵,将那几个巫医驱赶开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少贤领着尹瑶等人在旁边坐下,低声道:“尹姑娘,多谢你啦。”

  尹瑶微微一笑,朝青衣老者斜斜一指,低声道:“你要谢便谢这位南海鱼岛主吧。我三叔收了他重金,这一路上都在给他的公子治病。若不是他首肯,三叔还抽不得空呢。”

  敖少贤便又向青衣老者施礼致谢,老者木无表情地回了一礼,也不说话。

  敖少贤念力扫探,心下微奇:“此人气定神闲,修为似是极深。却不知南海之上哪位鱼岛主有如此本事?”他往返江海,所见奇人异事数不胜数,是以虽然诧异,也未多想,依旧转身坐下。

  巫尹绕着赭衣大汉走了几圈,“咦”了一声,眉头大皱,原来那傲慢厌烦的神色逐渐为惊讶震骇所替代,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说些什么。蓦地跳上案台,双手扒开那汉子肚腹伤口,趴下身,一头钻了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愕然,几个女子忍不住失声惊呼。他原是三尺侏儒,矮胖如葫芦,一头钻入之后,只剩一个圆球似的身体在外,不断耸动,极是滑稽诡异。众人又是吃惊,又是好笑,纷纷起身观望。

  敖少贤正自屏息细看,忽然闻到一缕冰莲雪兰似的幽香,神魂一荡,忍不住朝尹瑶瞥去。见她蹙着眉尖,目不转睛地盯着巫尹,神情专致动人,心中不由又是一阵乱跳,视线竟难移转开来。

  尹瑶眼角余光早已扫见,两靥微微一红,故意装作不知。她深居简出,情窦初开,对这俊秀温雅的龙族贵侯也颇有好感,见他对己钟情,心中不免有些得意、欢喜。

  “仆!”巫尹突然探出头来,浑圆的脑袋上污血班驳,沾满秽物,登时又引来几声女子的惊叫。他一翻眼白,喝道:“船上有没有活的猪狗?快给我抓一只来!”

  过了片刻,两个龙族卫士拎了一只海狼兽奔入,一把掷在他的跟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巫尹二话不说,右手一翻,一枝似刀似勺的尖锐兵刃闪电似的刺入海狼兽的胸腹。鲜血“吃”地溅了一脸,他抹也不抹,猛地将那垂死哀嚎的猛兽提起,左手探入它腹腔,一阵猛揪乱拽,鲜血淋漓地扯出一串内脏。

  众人哗然,尹瑶瞧得恶心,蹙眉扭头不看。坐在她身边的少年侯爷却看得眉飞色舞,苍白的脸颊泛起奇异的赤红。

  巫尹抓着那把肝肠,钻回赭衣大汉的腹内,皮肉翻鼓,蠕动不休。

  群雄瞧得愕然不解,窃窃私语,有的说。那几个巫医却满脸惊佩之色,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又过了片刻,只听“啊”地一声大叫,那赭衣大汉突然翻身坐起。尹瑶心中猛地一跳,众人大骇,惊呼迭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赭衣大汉低下头,圆睁双眼,瞪着从自己腹内徐徐探出的巫尹脑袋,又是惊怖又是迷惑,神情古怪,突然“啊”地狂呼乱叫,双脚一蹬,朝巫尹头上踢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巫尹一把将他按住,骂道:“你奶奶的,恩将仇报,活该给你换一副狼心狗肺。老子还没缝好伤口,你乱动个鸟!”右手五指穿梭跳动,金光乱闪,那汉子腹腔裂口迅速缝合,转眼间只剩下一条细长的*。

  “好一个移花接木,起死回生!”敖少贤起身鼓掌道,“巫尹神技,当真让人叹为观止!”

  众人目瞪口呆,突然了悟:这大汉被掏空了内脏,巫尹乃是将海狼兽的心肠肝脏嫁接到他的身上,片刻间便令他由奄奄一息变作生龙活虎。这等内脏移植之术确是闻所未闻。当下无不轰然喝彩,啧啧称奇。

  巫尹面有得色,哼了一声,从案台上跳了下来。

  赭衣大汉怔怔地瞧瞧自己,又瞧瞧四周沸腾的人群,茫然不知身在何地。不知想到什么,双目中突然闪过惊惧恐怖之色,簌簌发抖,蓦地跳将起来,嘶声嚎叫道:“共工!共工复活啦!大家快逃命吧!” daocaorenshuwu.com

  “共工!”尹瑶一凛,一颗心猛地提了起来,转头与青衣老者等人面面相觑。

  众人听到“共工”二字,如遭电击,周身僵直,舱中登时一片死寂。

  共工原是上古水神康回的国号,自从他被伏羲大神所灭,此名便被后世沿袭为水神的别称。

  黄帝统一大荒之后,废五族之别,撤去五帝五圣女之职,设立金、木、水、火、土五正,代替原来的五族神巫,专司祭天拜地、祈晴求雨之职,不再有凌驾帝王的特权。其中“水正”又称“共工”。

  一百五十年来,大荒共有十一位“共工”,个个都是不世英雄,但只有一个能让天下人如此震动。

  那就是四十五年前与颛顼帝争夺天下败北,怒触不周山而死的共工。

  他无名无姓,自称康回转世,以共工为号,割据称王,威震天下二十年,被视为大荒第一凶神。自他之后,“共工”一名似乎再无所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共工复活,九兽咆哮,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赭衣大汉抓头捂耳,惊怖狂乱地环视众人,颤声长呼,“云梦泽……云梦泽的血水就要淹没大荒啦,大家快逃命吧!”

  众人听到“共工复活,九兽咆哮,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十六字,无不霍然色变。

  这句话是大荒中传播已久的谶语。据说凶神共工并未死亡,帝喾将其枭首之后,以上古神器“炼神鼎”将共工元神、头颅以及他御使的九大凶兽一齐封印其中,镇于南荒九蟒城的九蟒泽底。某一日,共工元神将冲破炼神鼎,逃脱封印,九大凶兽也将重新咆哮大荒,那时天下再无可挡之者。

  尹瑶闻言大怒,起身娇叱道:“放肆!竟敢散播凶谶,妖言惑众!”

  赭衣大汉听若罔闻,嘶声大叫了几声,箭也似的窜起,发狂似的朝舱外奔去。重伤未愈,气血虚弱,才奔了几步,脚下一软,立时仆倒在地。但他惊狂已极,立时挣扎着爬起身,连滚带爬地朝外冲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朋友慢走!”敖少贤兔起鹊落,右手一抄,将他轻轻提起,转身掠回舱中。

  那人神智狂乱,嚎哭怒吼,不住地挣扎摔打,却被敖少贤两根手指稳稳夹住,甩脱不得。口中颠来倒去,反复叫道:“共工复活,九兽咆哮,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众人惊疑忐忑,怔怔不语,心中也不由自主地默念那十六字谶言,冷飕飕的寒意蛇也似的顺着脊背爬了上来。

  青衣老者嘴唇翕张,传音授意。巫尹微微点了点头,上前喝道:“烂木奶奶的,老子救活了你,可不是让你胡说八道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快快一五一十地说来。”指尖一弹,一只肥白莹润的蛊虫倏然没入赭衣大汉的口中。

  大汉双手扼住咽喉,“赫赫”连声,瞪大双眼,一张脸涨得紫红。突然“咕咚”一声,喉结蠕动,周身烂泥似的瘫软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食心虫?”敖少贤一凛,认出那蛊虫赫然便是与“两心知”、“游梦仙”并称“大荒三大食心蛊”的“灵犀蚕”。中了此蛊,便如被念力极高者施了“摄神大法”,失魂落魄,为其所控,宛如行尸走肉,直至七七四十九日后,被蛊虫噬尽心肝而死。

  巫尹默诵咒诀,冷冷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

  赭衣大汉眼白直翻,神情呆滞,口角白沫横流。过了半晌,方拉长了声音悠悠答道:“我叫吴英,炎蛇国翡翠城的水蛇军什长。”声音飘忽诡异,仿佛僵尸鬼话,众人听得寒毛直乍,鸡皮泛起。

  尹瑶秋波扫探,果然发觉他衣角绣了一条赤蛇,腰间悬着一道什长铜牌。

  巫尹喝道:“胡说!翡翠洲距离此处还有百余里,帝国有令,为了避免无谓伤亡,水蛇军就算是巡逻,也不得超出三十里水域,否则军法处置。你们怎么敢越界到达此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英悠悠忽忽地道:“翡翠城已经被贼军攻陷,我们是逃出来的。”

  “什么?”众人大骇,齐齐惊呼。青衣老者微微一震,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巫尹怒道:“混帐!翡翠城固若金汤,坚不可摧,怎会被贼军攻陷?”

  吴英一颤,苍白的脸突然扭曲起来,牙关格格乱撞,突然怖声叫道:“共工!是共工复活了!就是他率领九大凶兽、数万贼军攻陷翡翠城的,就是他!就是他!”越说越是激动,又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众人登时又是一阵哄然,敖少贤高声道:“大家静一静,且听他把话说完。”

  巫尹一定神,又继续喝问:“水蛇军其他人呢?现在哪里?”

  吴英歪着头道:“水蛇军?水蛇军全部死光啦!死光了,都死光了……只剩下我们辟邪号侥幸逃了出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巫尹喝道:“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辟邪号现在何处?仔仔细细地说来!”

  吴英脸上满是茫然之色,眼白翻动,似是在苦苦回忆,半晌才嗫嚅道:“昨夜将近子时,我们‘辟邪号’正从翡翠泽巡逻归来,距离出城不过半个时辰……我看见翡翠城火光冲天,贼军到处*掳掠,港口里所有的船都被烧光了,无数弟兄跳下水逃命,却被水里的怪物吃个精光……‘共工来了!共工来了!’到处响彻着惨叫和哀号,我听见风里有一个可怕的声音在狂笑,反反复复地叫着:‘共工复活,九兽咆哮,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他形如僵尸,声音悠忽飘荡,所述之事又宛如梦魇,说到最后几句时,神情似哭似笑,象叹息,又象在唱着一首凄厉的歌谣,直听得舱中众人不寒而栗。

  尹瑶又惊又疑,忖道:“常听爹爹说水蛇军是帝国水军四大劲旅之一,骁勇善战,甚至可与龙族海军一教短长。却不知是谁有如此本事,竟能在短短一个时辰内攻陷翡翠城,将水蛇军杀得全军覆没?难道……难道真的是共工幽灵作祟么?”念头方甫闪过,登时心生寒意,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辟邪号’在蒲将军的率领下,冲出贼军包围,赶往附近的‘玉华城’请求援兵。水里到处都浮着尸体,风越来越大了,带着浓浓的血腥气,波浪小山似的涌来……雾气好大,什么也看不见了……不知什么时候,船上的司南失灵了,舵开始自动乱摆……突然……突然……”

  吴英说到这里,簌簌颤抖,似是害怕已极,喉中又开始“赫赫”作响,说不出话来。

  这时舱外寒风大作,卷着惨白色的冷雾,阴飕飕地刮了进来,烛火明灭跳跃,将众人面色照得阴晴不定。

  尹瑶屏住呼吸,凝神倾听,一颗心突突乱跳,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将出来,不知不觉中,将身旁那少年侯爷的手握捏得越来越紧。

  吴英看见众人的影子在舱壁上伸缩摇晃,越发害怕,蜷身缩成一团,簌簌颤抖,蓦地叫道:“突然,我看见一个巨大的怪物从水底冲了出来,‘啪’地一声巨响,尾巴重重地打在船头,‘辟邪号’顿时迸裂开来,数十个弟兄惨叫着跌落水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啊”地失声齐呼,敖少贤也忍不住惊咦一声。

  “辟邪号”是“水蛇军”中“伏羲”级战舰,由西海沉龙木制成,坚硬逾铁,被誉为“大荒九大名舰”之一,比起“火龙王号”亦不逊色多少。那怪物竟能一尾将最为坚硬的船头击裂,其力量之大,实是匪夷所思。

  吴英颤声道:“那怪物在半空甩尾咆哮,仿佛打了几声爆雷,震得我们头昏眼花,还没瞧清楚它究竟何物,它又冲了下来,撞击在主桅上。桅杆顿时断折了,主楼被它尾巴扫中,也仿佛纸糊的架子,瞬间塌落……探照灯打在它的身上,照得清清楚楚……它象一只巨大的蝙蝠,却长了一只龙头,双翼上有三对又长又利的尖爪,两条后腿爪粗壮如象腿,尾巴足足有八九丈长……”

  “蛇尾蝠龙兽!”敖少贤全身一震,脱口而出。

  “当”的一声,巫尹手中的刀勺摔落在地。 daocaorenshuwu.com

  众人面色骤变,周身僵冷,仿佛突然掉入无边而黑暗的冰窖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