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柔情似水

  正午,艳阳高照,淼淼云梦泽金光闪耀。秋风送爽,薄雾消散,难得晴空澄澈。

  琅琊湾里风平浪静,万里蓝天浮着朵朵白云。极目远舒,水天一色,奇峰异岛,历历可见,一切明丽如画,令人心旷神怡。

  琅琊洲原属南荒琅琊国,闻名天下的桂林八树便在此处。相传那片绵延万里的参天密林其实只是由八株巨大的桂树丛生形成,林中珍禽异兽不计其数,还生活了数以百万计的菌人。这些身不盈寸、多疑凶残的侏儒是琅琊国的实际统治者,也是南荒九大蛮族里最让人头痛、恐惧的一族。

  一百五十多年前,苗帝蚩尤率军横扫南荒,火烧桂林八树,将菌人斩杀殆尽。烈火燃烧了整整一年,万里密林也险些因此毁于一旦。但此处气候温暖潮湿,林木生命力极之旺盛,等到黄帝统一大荒之时,桂林八树又已郁郁葱葱,绵延万里。

  然而真正的劫难还在后头。四十五年前,共工撞倒不周山,天河倾泻,洪水泛滥,桂林八树被淹没于云梦泽底,只剩下琅琊山脉三百里密林得以幸存水上。从此,琅琊山又被称为琅琊洲。

  而琅琊湾在琅琊洲的东北部,外窄里宽,形如月牙壶。湾内清幽寂静,风浪极小,若不是外面两座险礁如狼牙交错,阻挡了大船进入,此处可算是云梦泽上最好的避风港之一。

  此时岸边水里,密树重叠错立,深碧浅绿,纷摇如浪,浑无半分秋日景象。枝须垂拂,仿佛细密翠帘迎风飘摇,忽而在湖面上划过无数细纹。

  芦草纷摇,水声哗哗,一艘鳞光闪闪的狭长船艇摇曳而出。

  首尾五名精壮大汉齐力划桨,四下扫望,神色警惕。一个姿容绝美的白衣少女坐在当中,她的膝上伏着一个昏昏沉睡的白衣少年。正是尹祁公主一行。

  鸟鸣啾啾,枝叶沙沙。阳光从密密的枝叶间筛落,在水面上斑斑点点地晃动着。清风徐来,水波潋滟,凉意缤纷,空气中夹杂着树叶、鲜花的浓郁芬芳。

  尹祁公主环顾四周,尘心尽涤,恍然若梦,低声道:“这里好美。”昨夜以来的忧虑、不安……登时消散一空。

  舵手龙七嘿然道:“彩虹河景色更美,等侯爷来了,咱们就从那儿穿过琅琊洲。到时公主就可以好好欣赏两岸美景啦。”

  “彩虹河?”尹祁公主突然记起小时曾听母亲说过,南荒琅琊洲有一条神秘的长河,自东而西,迤俪贯穿。两岸奇花异草争妍斗艳,映照河中,色彩绚丽难言,船行水上,仿佛穿梭彩虹之中。若是有情人在月夜里泛舟河上,还可以见到“九月照霓虹”的奇景,因此又叫姻缘河。

  那时她听了,心里便极之向往,想不到今日竟可亲身历练,不由一阵欢喜。

  “是啊,出了彩虹河,穿过象蛇泽和象鼻洲,就是九蟒泽了。这条途径最为快捷,咱们全速航行,大约后天正午就可以到达九蟒城了。”龙七以为她在担心行程,便又解释了一句。

  说话间,众人摇着桨,分花拂柳,穿过漫漫树须,抵达岸沿。

  这五名龙族水手常年往返大泽,对此处极之熟悉,知道林中有许多凶禽猛兽,不敢贸然进入。当下迅速将船系好,扶着尹祁公主姐弟爬上岸边的一株巨树,找了一个隐秘的树洞,打扫干净,让他们坐下休息。

  琅琊湾内水草丰茂,鱼肥虾多,众水手片刻间便抓了三五十条大鱼,开膛洗净,用树枝串烤,脂香四溢。

  划行了一夜半日,众人早已饿得脊梁贴肚皮,闻到香味,食指大动,也顾不得熟了没有,坐在树上便是一顿胡乱大嚼。

  龙七挑了三条尤为肥美的递与尹祁公主。她在帝宫中吃惯了精美食肴,从未见过这等粗陋吃法,但见他们吃得口沫横飞,津津有味,便提起一尾,掩袖小心地咬了一口。

  方一入口,便觉外酥内嫩,鲜美难言,比之宫中鱼膳别有一番甘香清甜,心中欢喜,自己吃了一半,另一半则用手撕烂了,喂放勋吃下。

  不知不觉间,姐弟二人将三条鱼吃得精光。

  用完膳,放勋精神大振,坐起身,靠在树干上,开始与众人谈笑风生起来。众人一字排开,横坐于树枝上,凉风习习,枝叶拂面,极是惬意。

  龙七一边拿龙骨剔牙,一边说起上次经过此处,敖侯爷射杀了一只九尾龙鳖,味道远胜鱼肉百倍云云。

  尹祁公主闻言不由又记挂起敖少贤,心中一跳,也不知他现在安然逃脱了没有?想到那凶狂的龙爪水母,更是一阵凛然担心,沉吟道:“炽龙侯能找得着咱们么?”

  众人齐声道:“公主放心,侯爷对这里了如指掌,估计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赶来啦。”

  见他们如此有信心,她的心才稍稍定了定。

  龙七道:“公主、殿下,你们好生休息,我去等侯爷。”让两名水手夏鱼儿、龙岳护着尹祁公主、放勋坐回树洞里休息,自己则领着另两名水手攀爬更外沿的树枝上,翘首等待。

  过了两个时辰,眼看日头西落,雾霭渐起,仍然不见敖少贤踪迹,众人不由得又重新开始担忧起来。

  尹祁公主心中忐忑,思绪缭乱,越想越是害怕,几次三番忍不住起身走到树洞口眺望,但风声过耳,倦鸟归林,哪里有他的人影?

  放勋斜坐在树洞口,见她时而眉尖紧蹙,时而咬唇沉吟,焦躁不安,与平素那从容之态迥然两异,又是吃惊又是有趣,蓦地豁然了悟,微笑不语。

  他对胞姐至为了解,在她清丽温婉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独立、坚强而骄傲的心。十八年来,也不知有多少王亲贵侯争相追逐,百加讨好,她的心却始终象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雪。

  但在这云梦泽迷离的暮色里,她的心却仿佛开始融化了。难道在这短短一夜之间,那个风雅勇敢的龙族侯爵已经敲开了她的心门?

  但……紫蛇侯呢?放勋的心忽地又是一沉。尹祁公主此行是奉旨和亲,下嫁蛇国公次子,倘若她当真喜欢上了敖少贤,岂不是徒惹相思么?一如侯门深似海,可怜生在帝王家。难道今生今世,她都将深锁重门,独自心伤么?

  想到这里,他不由怏怏不乐起来。

  忽听树洞外的夏鱼儿骇然叫道:“这是什么?”

  尹祁公主、放勋齐齐一凛,探头望去,只见下方涟漪荡漾,越来越急,当中汩汩地冒出血红色的气泡,腥臭扑鼻,清澈的湖水瞬间变得浑浊起来。

  “哗!”水花四溅,一条银白色的怪物破水冲出,急电似的朝尹祁公主扑来!

  她大吃一惊,耳畔听到众人惊呼,放勋眼疾手快,奋起全身之力,猛地将她扑倒入洞。

  “咻!”一条暗红色的细小之物从那怪物口中怒射而出,笔直地钉入树干,倏地蜷缩,“噼里啪啦”地挣扎不已。

  濯雪惊魂未定,透过枝叶间漏下的夕晖,瞧得一清二楚,那暗红色的箭一般的东西赫然竟是一条微型的棘尾赤练蛇!

  “呦——呜!”那白色怪物发出一声婴儿似的怪叫,忽地斜窜飞舞,长尾一勾,缠住上方的树枝,摇荡甩摆,恶狠狠地瞪着众人,作势欲扑。

  怪兽形如五尺长的大雪貂,银亮柔滑的丝毛,蓬然乍鼓的长尾,四爪又尖又长,泛着淡淡的蓝色。耳廓四转,血红色的三角眼凶光怒爆,张着口,“赫赫”有声,细密锋锐的牙齿之间,长舌跳动,舌头上赫然卷着一条小赤练蛇。浓烈的腥臭阵阵袭来。

  “箭蛇水貂兽!”众人面色陡变,夏鱼儿、龙岳“呛”地拔出弯刀,抢身挡在树洞口,全身的每一丝肌肉都已绷紧。

  濯雪、放勋心中一沉,冷汗爬满脊背。

  这妖兽凶残剧毒,喜食人肉,只要被它爪牙划中,见血封喉。此外,它的体内还藏了大量的小赤练蛇,可以当作毒箭发射,与射蜮龟并称“南荒双箭兽”。但最为可怕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怪兽乃桑十九娘驯养的猎兽。

  只要它出现,“蛇箭娘子”必不远矣。

  “蛇箭娘子”桑十九娘是共工叛党相繇的得力干将,也是闻名遐迩的“南荒四妖女”之一。她原是蜮人族酋首桑巴哈尔的妻子,后因与丈夫吵翻,一怒之下将其射杀,带着族人投入相繇旗下,成为叛党中为首不多的女魁首。

  远处的龙七等人听到惊呼,立即踏枝踩叶,飞也似的赶了过来。

  “咻咻!”箭蛇水貂一弓身,蓦地射出两条毒蛇。

  龙岳大喝一声,手起刀落,将蛇箭斩为两截。夏鱼儿却避之不及,被那蛇箭穿入脸颊,登时发出一声凄厉恐怖的惨叫,慌不迭地丢去长刀,双手胡乱抓脸,黑血“吃吃”乱射。

  “不要抓!”龙岳奋力拉开夏鱼儿的双手,弯刀电闪,硬生生将他的半边脸颊劈了下来!

  夏鱼儿痛极惨呼,龙岳正要撕下衣帛,为他包扎伤口,箭蛇水貂一声怪吼,如鬼魅般疾扑而至,“咻咻”之声大作,红影闪烁,又是几条蛇箭破空射来。

  尹祁公主又是惊骇,又是恶心,花容雪白,叫道:“小心!”

  “哧哧”连响,夏鱼儿、龙岳两人一僵,四条赤练蛇破体穿出,直没树干,蜷缩摆舞。

  两人惊骇地互相瞪视,脸容急速变作酱紫色,又倏然化为青黑,身子剧颤萎缩,晃了一晃,笔直地摔落水中。

  “卟嗵!”水花溅起老高,黑色的污血迅速泛散开来。

  “小鱼,老九!”龙七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我操你奶奶的水耗子,老子和你拼了!”抄足飞掠,双手挥刀,朝着上下跳窜的箭蛇水貂一通乱砍。

  另两名水手则冲向树洞,叫道:“公主,殿下,快走!”

  尹祁公主拉起放勋,正欲冲将出去,忽然听到三声凄烈的惨叫,“卟嗵”连声,既而一片死寂。

  白影一闪,妖兽业已冲到树洞口,弓起身,乍着尾,红目狰狞地瞪着放勋姐弟,长舌吞吐,两条赤练蛇蜷缩一团,蓄势待发。

  刹那之间,五名龙族战士已全部死在这妖兽的蛇箭之下!

  尹祁公主惊怒交集,娇躯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抬起头,凝视着那双邪恶凶狞的红眼,心里却反而奇异地平定下来,移身挡在放勋的前面,低声道:“父王给你的割虎刀呢?只要妖兽一动,你就将姐姐朝前推,然后拔刀将它刺死。生死攸关,千万别迟疑……”

  放勋知她决意舍身救己,心中大痛,悄悄吐出舌下的“百辟珠”,咳嗽着笑道:“姐姐,你若有个闪失,将来还有谁来照顾我这不成器的弟弟?蛇国公岂不是要找我拼命么?”

  尹祁公主眼眶湿热,心中泛起温柔之意,低声道:“傻瓜,姐姐今后不能照顾你了,你要……”话音未落,眼前一花,放勋的手忽然盖在她的嘴上,一颗冰凉圆润之物滑入喉中,倏地滚入腹内。

  耳边只听放勋笑道:“姐姐,我这就宰了它,给你作一件貂皮围领!”人影一闪,刀光闪动,他已经向那妖兽扑了过去。

  电光石火之间,她霍然明白自己吞入的是南海番国所献的辟易百毒的神珠,惊骇焦急,叫道:“放勋!”伸手想要将他拉回,却已不及。

  箭蛇水貂一龇牙,发出婴儿似的号哭,“嗖嗖”两条赤练蛇怒射而出。

  放勋“啊”地一声,身形一颤,顿时跪倒在地。

  白影扑闪,怪兽紧接着又猛冲扑至。

  “放勋……”尹祁公主心中一沉,所有的希望都在刹那间烟消云散。张开嘴,想要呼唤放勋的名字,却叫不出声来。身子一晃,几欲晕厥。

  “呦——呜!”那怪兽旋风似的冲到她的跟前,前爪“啪”地搭在她的肩头,面对面瞪视着她,血口暴张,红舌吞吐,赤练蛇“咝咝”有声,在她鼻尖前摇摆晃动。

  腥臭之味浓烈扑鼻,让人几乎透不过气来。但她脑中空茫一片,恍惚不觉。眼前晃动着的尽是弟弟的笑貌音容、十几年来共同生活的诸多情状……闭上双眼,泪水汹汹流出。

  妖兽歪着头,狰狞地瞪了她半晌,突然裂开大口,尖牙森森,朝她脸上猛咬而下!

  就在这时,尹祁公主忽然听见“哧”的一声轻响,那妖兽在她耳旁发出怪异的痛吼,肩头一松,腥臭陡然转淡。

  她睁开双眼,只见那妖兽重重撞落在身后的树洞角落,“仆”地一声,蜷缩一团,簌簌颤抖,不断地发出婴儿似的啼哭,脊背血肉模糊,污血汩汩涌出。

  尹祁公主心中茫然淆乱,一时之间不知发生了何事,忽然瞧见一只血淋淋的大手“啪”地攀在树洞口沿,陡吃一惊,“啊”地叫出声来,情不自禁地朝后踉跄退去。

  “公主,是我。”洞外那人沉声低喝,翻身跃入洞中。双目炯炯,俊秀挺拔,浑身上下鲜血淋漓,也不知受了多少处伤,赫然正是炽龙侯敖少贤!

  “敖公子!”尹祁公主又惊又喜,突然之间周身酸软,如被抽去所有气力,喜慰、悲伤、委屈、苦楚……如狂潮怒浪,一齐涌入心头,哽咽道:“你……你终于来啦,放勋……放勋他……他……”心如刀绞,泪似泉涌,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就此人事不醒。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见水声丁冬,从耳畔淙淙流过,仿佛琴声笛语,说不出悦耳动听。隐隐地传来几声鸟鸣,轻柔婉转,遥远得如同来自天际。

  起风了,她的衣袂翻飞鼓舞,发丝擦过自己的脸颊,麻麻痒痒。鼻息之中尽是淡淡的花草清香,夹杂着一缕陌生而又好闻的男性气息。忽然,几颗水珠飞溅在她的脸上,清凉,清凉。

  尹祁公主微微一动,徐徐睁开眼睛。

  圆月当空,莹光皎皎。薄雾如轻纱,袅袅不绝地飞过。两侧树影交错,穿梭后退,那重重叠叠的叶子碧翠红紫,霞光流彩,在月色中闪耀着绚丽而柔和的光芒,就连那清亮的月光也仿佛被染成了淡淡的彩色。

  清风吹过,树木沙沙摇曳,发出海浪似的叹息。数百片色彩斑斓的叶子悠然卷舞,从她额前、脸旁翻飞飘落。她可以清晰地听见水波回旋,涟漪荡漾的声音。

  有一瞬间,她浑然不知此身为谁,身在何地。

  “公主,你醒了?”一个黑影忽然压了过来,挡住了半天的月光。

  她吃了一惊,蓦地认出那人正是敖少贤,心中登时一松,既而又陡然抽紧,失声道:“放勋!”猛地坐起身来。

  月朗星稀,大河粼粼,水波霓光闪耀,仿佛一条彩虹迤俪朝西。两岸花树绮丽,异彩纷呈,倒映在河里,五光十色,亦真亦幻。

  她心中一震,想来这就是彩虹河了,怔怔地望着这瑰丽奇景,恍然若梦。但立时便回过神来,转身道:“敖公子,放勋他……”话音未落,便瞥见陶唐侯安然躺在船舱里,脸容苍白,微微胸膛起伏,正在昏昏沉睡。

  “放勋他……他没有死?”尹祁公主大出意外,惊喜难抑,热泪顺着脸颊倏然滑落,目光往下一转,突然“啊”地叫出声来,脑中轰然,周身瞬时冰凉。

  放勋双腿包着绷带,膝盖以下已被齐齐斩断!

  敖少贤淡淡道:“殿下双腿被赤练蛇箭射中,如果不立即切断,毒血攻心,神仙难救。情势紧急,在下只好自作主张,请公主赐罪。”

  尹祁公主怔怔望着放勋,樱唇翕张,心如刀剜,半晌才低声道:“多亏敖公子当机立断,救了他的性命。公子大恩,孤家铭记不忘。”但想到从此之后,这活泼好动的弟弟形同废人,眼圈一红,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敖少贤淡然道:“勤王护主,人臣之本。在下救驾来迟,公主不予责罚,已自惭愧,怎敢讨赏?”快速而轻盈地划动双桨,水声哗哗,霓光波碎,潜龙艇飞速前行。

  “公子为孤家舍生忘死,这恩情自然不能忘……”忽然觉得这句话有些别扭,尹祁公主双靥微微一红,低声道,“……将那龙爪水母杀了?”

  敖少贤又只淡淡地“恩”了一声,算是回答。

  眼角瞥处,见他衣裳裂碎,丝缕飘飞,露出坚实强壮、疤痕累累的身体,尹祁公主“啊”地一声,心底大是关切,忍不住道:“你……你受的伤重么?好象流了许多血。”

  敖少贤“唔”了一声,道:“不重,只是皮肉之伤,多谢公主关心。”不知何以,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冰冷生硬,与原先的温文风雅迥然两判。

  尹祁公主心下微微有些诧异,定了定神,又道:“是了,龙七、小鱼他们……如何了?”

  敖少贤又简单答道:“埋了。”不再多言,目光四扫,警惕地察探两岸。

  尹祁公主“啊”了一声,心中一阵怅然难过,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心想,他这般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倒似是自己在搭讪找话一般,脸上莫名地烧烫起来,重又转过身去。

  水声潺潺,桨声寥落,两人半晌无话。

  明月渐渐西沉,圆盘似的挂在前方上空,水波粼粼,霓光闪耀,整条彩虹河仿佛都要融化开来了。夜风温柔,拂动两人的衣袖,猎猎飞卷,飘飘欲仙,越发象在天河畅游。

  两人相隔数尺,气息相闻。看着月光将他的影子照在自己的身上,忽而紧密相依,忽而若即若离,尹祁公主心里嘭嘭地跳了起来,晕生双颊,转过头去。

  河水清澈,幻丽流离。他的身影倒映在水中,被桨搅倏然碎,又波荡愈合,迷离而又神秘。

  她心底忽然有些恍惚,又想:“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龙七他们的死,让他忽然变得冷淡许多?倒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想到此处,莫名地有些失落。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探手拨弄水波。春葱纤指方甫探入河水,却听敖少贤厉喝道:“你作什么!”声如暴雷,震得她陡然一惊,船身摇曳,衣袖、裙摆尽皆浸湿。

  还未回过神来,一只铁钳似的手便倏地将她手腕抓住,狠狠地朝后一扯。尹祁公主猝不及防,嘤咛一声,撞入他的怀中,又羞又怒,挣扎起身,红着脸嗔道:“你放肆!放手……”

  方一抬头,撞见他的眼睛,陡然又是一惊,只觉一股寒意钻心彻骨,剩下半句话竟说不出来。

  敖少贤目光凌厉狞恶,冷冷地抿着嘴,如一座刀削斧凿的险山高岳,气势咄咄逼人,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刹那之间,他竟仿佛变成了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虽然俊秀依旧,但那温雅之态却荡然无存,浑身上下散发出如野兽般凶狂桀骜的危险气息,尹祁公主心中一沉,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还未说话,只听“吃”的一声,他竟将她的外裳撕裂开来,既而“吃吃”连声,转眼之间她的外裳、长裙都被撕扯得寸缕不剩!

  须臾之间,她身上仅剩下鹅黄蚕丝亵衣,雪白玲珑的躯体几乎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他蓦地一震,双眸中闪过狂野怪异的神色,周身仿佛瞬间凝结。

  尹祁公主惊怒交加,羞得耳根红透,颤声喝道:“敖少贤,你想作什么?欺君罔上么?”

  敖少贤呆了一呆,陡然醒觉,目中厉光大敛。蓦地松开手,将自己的衣裳解下,披在她的身上,伏倒沉声道:“在下一时失态,但此举万不得已,请公主恕罪。”

  尹祁公主又羞又恼,又气又恨。拔身而起,眉尖一拧,原想厉声训斥,但心中莫名一酸,泪水反倒滚滚流了下来。泪珠刚一夺眶,便即惊觉,不知一向坚强的自己为何突然变得如此脆弱?仅仅因为这个男子露出了原形真相么?亏得自己先前竟为他牵肠挂肚!

  想到自己与放勋二人处境孤单险恶,只能依靠眼前此人,心中更是一阵凄苦委屈。乘着他低头尚未瞧见,擦去眼泪,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坐了下来,淡淡道:“敖公子,起来罢。你这么做必有原由,说来让孤家听听。”

  刹那之间,她又恢复为坚强从容的尹祁公主。声音虽转柔和,但语气骤变,刻意拉开两人距离。

  敖少贤抬起头,双眸冷峻而凌厉,沉声道:“公主,你可知道为何自离京以来,叛军就如附骨之蛆,甩脱不得?这箭蛇水貂又是如何追循到你们的么?”

  尹祁公主心中一跳,蹙眉道:“你是说……”

  敖少贤指尖一弹,一道红光破舞怒射,“呼”地一声,散落在舱板上的碎衣裂帛登时燃烧起来。

  既而只听“咝咝”几声轻响,浓香扑鼻,几道蓝影从火光里飞射而出,在半空顿了一顿,齐齐坠落,白烟直冒。

  “这是什么?”尹祁公主花容微变,骇讶已极。

  烟气缭绕,蓝光涣散,舱板上赫然多了几只半寸来长的淡青色甲虫,两两相抱,蜷作一团。

  敖少贤指尖一摁,将甲虫一只只捏得粉碎,冷冷道:“这是南荒蛊虫‘合huan香’,无影无形,只有在高温之下才会现出真身。叛军在你们身上下了雌虫,又在云梦泽所有的重要交通水域布满了雄虫,只要你们沾着水,雄虫便从水里到了衣服上,与雌虫交欢,发出独特的香气。叛军循着香气,就能轻而易举地尾随追来。”

  尹祁公主恍然大悟,但想到“合huan香”三字,登时双靥飞红。定了定神,蹙眉道:“敖公子,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一点说明?”

  敖少贤淡淡道:“在下也是突然才想到的。”顿了顿,又拱手道:“公主,不消半个时辰,叛军就会追踪到此。我们不如立即更变计划,将沾了蛊虫的衣服留在船上,声东击西,改从桂林集乘船前往九蟒泽。公主意下如何?”

  尹祁公主心下一凛,点头应诺。想起方才自己对他的误解,脸上微烫,羞涩之中反倒是欢喜居多,低声道:“敖公子,孤家适才错怪你了,你别往心里去。”

  敖少贤摇了摇头道:“在下一心将公主、殿下安全送抵九蟒城,因此有些莽撞无礼。多谢公主宽宏大量。”将兀自昏睡的放勋一把扛在肩上,沉声道:“事不宜迟,公主走罢。”

  尹祁公主正欲答应,忽然低咦一声,双颊红晕流转,怔怔地望着前方。

  敖少贤心中一沉,转头望去,却见大河霓波流彩,水气漾漾,绚光纵横映空,宛如一道彩虹横跨天地;前方,明月似已沉入河中,与虹河映照,清辉潋滟,闪耀不绝,仿佛九轮圆月环环相照。其景奇谲瑰丽,见所未见。

  尹祁公主目眩神迷,低声道:“这就是‘九月照霓虹’么?果然好生壮丽。”心里忽然“咯噔”一跳,想起传说中,惟有情缘笃定的男女才能瞧见这等奇景,难道……登时心旌摇震,惊疑、骇讶、羞涩、张皇、欢喜、恐惧……轰然袭上心头,百感翻杂,一片混乱。

  敖少贤等得有些不耐,皱眉道:“公主?”

  她娇躯一颤,方自醒觉,低声道:“走罢。”

  见她娇靥酡红,眼波似醉,神情奇怪,娇媚难言,敖少贤心下奇怪,但不及多想,大步上前,淡淡道:“公主,得罪了。”猿臂舒张,蓦地将她扛在右肩,腾空飞掠,朝岸上冲去。

  尹祁公主“啊”地一声,如被电击,全身登时酥软,想要挣扎,却哪有半分气力?

  她金枝玉叶之身,从小备受尊崇,就算要牵她一角衣襟,旁人也须小心恭请,何尝有男子敢如此粗鲁挟扛?此刻破天荒被他铁钳似的手臂紧紧箍住,动弹不得,只觉天旋地转,脑中空白,一颗心怦怦狂跳,几欲晕厥。

  两侧树影倒掠,幻彩纷乱,夜风呼呼过耳,浓郁花香卷拂扑面。转瞬间,两人已冲出数里之外。

  她双颊如火烧,周身滚烫,从未有过的纤软柔弱。沉溺在那阳刚而好闻的男性气息里,又是慌乱迷茫,又是愠恼羞赧,又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喜悦,比之先前被他钳箍手腕的情景,同是无法挣扎,心情却迥乎天地。

  在这美丽的琅琊洲,在这茫茫的月色里,她的身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一寸寸地迸碎了,融化了,猛烈而温柔地搅动着,带给她酸涩而甜蜜的痛楚,让她窒堵而无法呼吸。

  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好象变成了春风里的一丝柳絮,轻飘飘地在半空里沉浮,又仿佛化作了流水里的一瓣桃花,悠忽忽地在波涛里跌宕。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这一刻,她宁愿作随波逐流的飘萍,任由他带着,飘往不知名的地方去……

  敖少贤扛着两人穿林越河,一路飞奔。琅琊洲风景瑰丽,虹河、峡谷、彩树林、莽原……无不恍然仙界,如行画中。

  尹祁公主双靥如醉,软绵绵地垂在他的肩头,如小鸟依人,弱柳扶风。亦真亦幻,时喜时惊,想着奇怪的心事,这一路行来,如在梦里云端,恍惚不定。

  将近四更时分,三人到了桂林集。

  桂林集位于琅琊洲西南角的龙牙群岛,与百余里外的象鼻洲两两相望,互为犄角,亦是连接东南面赤虎国与西北面白象国的水路中转线。

  龙牙群岛暗礁密布,扼守要冲,如屏风般将云梦南泽切割成东西两半,也阻断了南泽的水陆交通。

  桂林集原不过是一个偏僻的小渔村,但自从云梦泽被叛军、水贼盘踞之后,许多商贾绕道而行,经由南荒陆路到了赤虎国的北望城,从那里乘船前往桂林集东湾,再由桂林集西湾转乘其他商船前往白象洲。

  这样大大缩减了水陆行程,又减少了许多风险。桂林集也因此从荒芜岛镇一跃成为交通要冲、黄金宝地。

  桂林集分东西两湾,由大小三十余座岛屿组成。岛上驿站纷立,彼此以浮桥相连,外围则以西海铁木圈绕构筑成两座城池。分属赤虎国、白象国管辖,两国各驻扎了数千精兵,保护过往商旅,征收赋税。

  由于龙牙群岛地理险要,又处于赤虎国、白象国两国之间,与炎蛇国也不过二百里之遥,防卫极严,共工八股党虽然猖獗,却也不敢贸然到此掠劫。故而桂林集又被称为云梦泽最为安全的集镇,日益繁荣。

  此时天色浓黑混沌,万籁俱寂,西湾城上空雾气弥漫,白茫茫地漂浮笼罩。隐隐约约可以瞧见城墙的轮廓,在濛濛水光映衬下,就象一条蜿蜒的巨蛇,匍匐水面。

  敖少贤对此处极为熟悉,扛着放勋姐弟二人一路无声无息地狂奔,踏波穿浪,掠过漫漫险礁,转瞬间便到了城墙脚下,轻轻一踩,便如大鸟似的穿飞腾掠,翻墙入城。

  礁岛错落,水光波荡,黑漆漆地瞧不见一盏灯光。

  敖少贤穿过浮桥,东折西转,奔到一座高兀险峭的大岛上。放眼四顾,岛上更梆寥落,秋虫寂寂,街巷空无一人。两侧屋宇错落,檐角如钩,全是高楼大驿。

  他在一家驿站门口停下,轻轻款扣青铜大门。门前灯笼摇曳,红光如豆,灯罩上写着“归雁”二字,想来便是这驿站的名字。

  过了片刻,“吱呀”一声,大门打了,探出一个脑袋。那人瞧见敖少贤,瞠目结舌,惊骇之色渐渐转为狂喜,慌慌张张迎上前,压低了声音笑道:“侯爷,怎么……怎么是您!你怎么不事先说一声……”也不知是寒冷,还是激动,搓着手,声音都有些发抖。

  敖少贤低声道:“小五,现在有房么?”

  那人忙道:“有有有,我把驿长的房间腾给侯爷您,反正他今天也不在。”拽着他便往里走。

  尹祁公主脸上发烫,挣扎着想要下来,却被他紧紧箍住。所幸那“小五”对她与放勋熟视无睹,只顾与敖少贤低语,提着灯笼将他们迎了进去,尹祁公主慌乱羞涩之意方才稍稍平定。

  驿站内黑乎乎地什么也瞧不见,小五提灯引路,迤俪绕折,依稀穿过一个花园,边走边低声道:“侯爷,听说帝使要到九蟒泽封赏蛇国公,这几天集里所有的驿站房间都住满了人,全是赶去看热闹的。幸亏您找到我这儿来了……”

  尹祁公主心中一凛,果然如敖少贤所言,此行自以为隐秘,却早已在大荒传得沸沸扬扬,人所尽知了。

  敖少贤淡淡道:“这几天集里有什么消息么?”

  冷风吹来,小五打了个寒颤,哆嗦着絮絮叨叨:“听说叛军为了拦劫帝使,倾巢而出,北泽被搅得腥风血雨,一塌糊涂,连翡翠城、溟罗城都被贼军攻陷了,你们龙族商舟这次也没幸免,少说被击沉了八九十来艘……各诸侯国纷纷派遣水军赶往北泽,寻找陶唐侯和尹祁公主,不过……不过到现在还是没什么消息。南泽总算还算太平,集里的客人都是从南泽过来的……是了,侯爷这次是也从南泽过来的?”

  敖少贤含糊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尹祁公主心里“咯噔”一响,不知是忧是喜。桂林集南来北往,讯息灵通,这驿站伙计未听说火龙王号消息,也不知是因为火龙王号平安突围了呢,还是等不到援兵来救,已被贼军击沉?只怕还是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些……

  她心下揣揣不安,偷望敖少贤,却见他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五将三人领到主阁二楼,道:“侯爷,到了……咦,这两位朋友是谁?”仿佛刚刚发现尹祁公主,抬起灯,想要端详清楚。

  尹祁公主吃了一惊,急忙将头钻入敖少贤怀中。惊羞愠恼,呼吸险些停顿。

  敖少贤侧身一挡,淡淡道:“打听得太多,小心让风吹掉耳朵。侯爷今日有要事,别让旁人知道我在这儿,否则仔细你的脑袋。”赏了他一袋珍贝。

  小五干笑一声,连连称是,攥着袋子,眉花眼笑地去了。走得太急,趔趔趄趄,险些被绊了一跤。

  关上门,敖少贤走到床边,将尹祁公主与放勋放了下来,又说了一声:“公主,得罪了。”

  尹祁公主伏在他肩上许多,血脉不畅,早已有些麻痹,坐倒在床,只觉周身酥麻如电击,又是难受又是畅快。想到这一路情景,心跳如鹿,脸上滚烫,亏得四周黑暗,彼此瞧不真切。

  当下定了定神,低声道:“敖公子,这里是白象国属地,为何不直接去找驻军守将,让他们护送前往?”

  敖少贤淡淡道:“公主,眼下局势险恶,人心难测,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敌人。白象国与炎蛇国又素有间隙,在下不敢以小人之心妄自揣测,但更加不敢拿公主的安危来冒险。”

  尹祁公主蹙眉道:“可是驿站里龙蛇混杂,耳目众多,住在这里岂不是更加不安全么?万一那小五一时嘴快,走漏了风声……”

  “公主放心。小五是在下故交,就算有十张嘴也不敢乱说。”敖少贤截口道,“正所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正因驿站里闲人混杂,就算叛军追到此处,也不会猜到我们竟住在驿站,而不去寻找守军庇佑。公主若信任在下,就听我安排,不必多问。”

  尹祁公主心中一跳,微笑沉吟不语。她原是极有主见之人,但不知何以,听他这般略带霸道的嘱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温柔的欢喜。

  敖少贤也不掌灯,环首四顾,瞥见屋角有一个大木桶,水光摇荡,当下一翻手掌,一团红光真气蓬然飞舞,笼罩在木桶四周。过不片刻,桶里便冒出丝丝白汽。

  尹祁公主不知他此举何意,正自猜度,忽然腰上一紧,又被他横空抱起。

  尹祁公主陡地一颤,惊道:“你……你作什么?”话音未落,热汽扑面,“哗”地一声,周身浸入温热的水中。

  “公主,‘合huan香’还附在你们身上。若不想让叛军追踪发觉,请准许在下用真气加热水温,将蛊虫尽快逼出来。”他低着头,吐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脖颈上,令她周身鸡皮疙瘩尽数泛起。

  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脸容,只看见一双黑瞳光芒灼灼闪耀,咄咄逼人地凝视自己,犹如蛰伏的猛兽,古怪、桀骜而又危险。

  她虽然穿着衣裳,浸在木桶的热水里,但在他这狂肆而炽热的目光的炙烤下,却仿佛百无遮拦,一丝不挂。

  闭上眼睛,心中突突剧跳,喉咙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连气也喘不过来,紧张、害怕、张皇,又带着莫名的期待……但究竟在期待些什么呢?自己却丝毫也不明白。

  “好吧。”半晌,她才听到一个不象是自己嗓音的声音,从她的喉咙里细如蚊吟地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