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害怕之事

白不醉在收到消息之后,也是有些无语。当然,不是意外艾雅做出这样的事,而是意外安排的人手居然没能盯紧泽野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艾雅从学校出来当天晚上就逃掉了,这不就是说他们的守卫水平连西院都不如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能跑出来一个艾雅,那岂不是还能跑出来一个泽野皓,一整个……泽野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恩……或许问题出在阵法上。

www.daocaorenshuwu.com

白不醉笑着看向告诉自己这件事的莉丝公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莉丝公主觉得,该怎么处理比较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莉丝公主轻轻摇头:“我想,老师的问题还是老师自己处理好吧。”

daocaorenshuwu.com

“这怎么能算‘我’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师自己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莉丝公主只是笑着,不再言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不醉只好行了一礼,离开城主府。

www.daocaorenshuwu.com

甄诚长老等人宣称支持公主之后跑来春启城,但光是春启城的魔法塔还容不下那么多人,此时长老等人还在城主府附近的住宅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不醉独自来到这边,找到正在跟照桥萱待在一起的清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跟我一起去找艾雅。”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莉丝公主说的没错,这件事本身就是白不醉自己的事情。不管是任何方面来说都是如此,整件事都需要他白不醉自己处理好。 稻草人书屋

若是他这两天没有对艾雅乃至二班的其他少女避而不见,那么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一开始说清楚,那么就算艾雅不接受、不理解,至少她不至于闹到这种地步。说不定还会因为难过而直接跟着泽野皓离开春启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白不醉真的不想看到艾雅吗?或者说真的希望放艾雅就这样离开吗?当然不,白不醉一开始就不打算放菲妮娅与艾雅两人离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二人,不能放出去。这样的考虑自然有事关局势的关键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师,艾雅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边走边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生二人先是前往春启循报的报社所在的地方,稍微追踪了艾雅留下的“物理痕迹”,判明了艾雅离开的大致方向。随后又来到泽野皓等人目前被软禁的宅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艾雅去了哪……我真不知道。”泽野皓在得知白不醉的来意之后也是愣了好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本以为,只要艾雅找到白不醉,若是白不醉还念及旧情,想来会把艾雅当成人质好好“养着”,艾雅也能在白不醉那里找到自己想要的或者不想要的答案,死心与否都不会再闹。若白不醉不念旧情,出于局势考虑也只是会把艾雅送回他身边,不至于把艾雅怎么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泽野皓没想到:白不醉昨天恰好不在城里,而艾雅一根筋的闹出了这样的事。 daocaorenshuwu.com

“我听说泽野城主把【风神之骨】给了艾雅,又听闻艾雅昨天曾经在这里跟她母亲吵得很凶。我想,在放跑艾雅这件事上边,泽野城主不算主谋,也算帮凶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我承认这样的罪名不是不可以,但我希望你们不要怪罪到我女儿头上。” daocaorenshuwu.com

“是么?泽野城主就这么放心让泽野艾雅来找我吗?”

daocaorenshuwu.com

“我只是顺着艾雅的意思罢了,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泽野皓猜不出白不醉话里的意思,白不醉这话若是说明他要怨艾雅惹出了麻烦、耽误了正事,那就糟糕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如果泽野城主是这样想,那我就暂时帮忙照顾艾雅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泽野皓听到这,惊讶的抬起头。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师果然是在害怕吧?”

稻草人书屋

白不醉眯眼笑着,问:“害怕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害怕其他人猜不出来你想做什么。应该说,除了知情的人,其他人根本不会知道老师想做什么的。毕竟知道老师和莉丝公主、清叶公主、墨言王子的协议的‘孩子’……就只有小珏我一个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我信得过小珏。”白不醉转过头来,又说:“你想要的东西最单纯,而我恰好能给你。对我来说,这是双向的利用而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就好像有的人只是为了钱跟另一方交朋友,而另一方正好有钱,所以可以融洽相处。或许不值得称道,却是你情我愿。 稻草人书屋

“老师在不坦诚上边,跟科洛丝有得一拼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只是利用的话,老师根本不需要让我知道真相嘛。话又说回来,由于其他人不可能知道答案,所以老师能肯定她们无法理解你的行为,也就是说……老师担心的是她们跟你吵架才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破就说破未必是种好习惯,小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反正周围就只有我跟老师,有什么不好的?”清珏笑着抬起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算有人要跟我吵架,我也不会生气。”

稻草人书屋

生气了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有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觉得也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感情都没有多少,又哪里来的愤怒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清珏还是觉得,白不醉确实不希望其他少女上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质问他、跟他争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通常来说,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往往就是相关人员最不冷静,最不理智的时候。在这个时间段里,许多人都会因为一时冲动,跟亲近的人吵个天翻地覆,关系也随之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