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番外:王骑(上)

“当初的基佬骑士团可不是你看到的样子。”兰登一只手平举,掌心出现了幻像。

那是一些少年,脏兮兮、瘦弱,带着讨好卑微的笑容,穿着裙子,有的头上还戴着花,尽力打扮得女性化。

“这就是最初的骑士们。”兰登平静地道,“他们甚至不能称之为骑士,只是一些伶臣与宠幸,有些还会阉割自己,试图保持在中性的少年面貌。”

塞西尔看见这些打扮过的少年在一位年长男人的引领下站成一排,对着一位国王行礼,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侍从与大臣们眼带轻蔑,与国王坐在一起的皇后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骄傲地抬起下巴:“不过是些**,最起码不会生一堆私生子来烦我,至少比女人好。”

没有任何本事、野心与能力的少年们顶着鄙视的眼神入驻皇宫,使尽全身懈数交织成一张网,他们在后宫玩弄手段,靠着媚上打探消息,日复一日地吹着枕头风,试图把言语变成力量,他们学习任何可以学习的东西,魔法、政治、战争、权谋,一切都是为了生存下去。

“为什么不隐藏身份作个直男呢?”塞西尔问,“如果一开始基佬骑士团不那么强大的话,为什么要加入?”这是生存的策略,在生存的前提下,道德和性向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基佬骑士团诞生的那段时期,世界上风行一种未来检测的魔法,它会映出未来的某个片段,后来研究证明这个魔法只是一种内心渴望的反映,于是,许多基佬都被检测出和男人在一起的画面,因此被排挤和唾弃,那时候的生存资源太紧张了,人们为了活下去而竭尽全力,父母们也不愿意维护基佬孩子,认为这些孩子未来无法繁衍子嗣,于是,被排斥的人团结在一起,只是为了活下去。”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闷。

塞西尔意识到兰登正看着他,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有点心疼。”

“人们过得都不轻松。”兰登笑了笑,“最初的基佬骑士团只是皇室的寄生虫,靠着皇室的下水不断壮大自己,这里就得感谢最初的那些强者,或者在魔法上有了建树,或者是战技上,他们留下了遗嘱法则,令基佬骑士团成为一个真正的团体。”

随着兰登的描述,掌心幻象出现了改变。

天花板映出奇妙的蓝天白云,巨大的金色穹顶被棱柱支撑着,黑色地面上繁星闪烁,盛装男女们仿佛在宇宙中翩翩起舞,欢笑与水晶杯里的魔法酒交相辉映,女人娇美的容颜随着几个壮年男子移动,他们的头上无一不戴着灿烂的皇冠。

这时,巨大的拱门打开,护卫以饱满深情的语气高声唱道:“基佬骑士团克兰道尔分殿!”

高大英俊的男人们走了进来,他们的白色披风拖拽在身后,宝石镶嵌的剑柄带在腰间,所有基佬骑士们都带着自信的微笑,“高人一等”的身材令他们能看见任何想看的地方。

国王们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女士们也露出羞涩玩味的微笑,甚至有大胆的女人对着骑士扔出了手绢,以换来骑士的嫣然一笑。

“这是基佬骑士团举办的‘相亲会’,别笑,我们是这么讲的,其实是让国王与骑士们互相挑选,不仅是国王挑骑士,骑士也要挑国王。”兰登微笑着道,“这个时候世界上普遍认为国王与骑士能够达到心意相通,那么这个国家将获得繁荣。”

塞西尔看着幻像里骑士走向国王,与年轻英俊、身材高大的骑士们相比,有些国王反而缺了点气势,由此,获得一位骑士的吻手礼后国王们都露出微妙的满足神情。

与一开始幻像中的情景相比,这个时候仿佛美好的梦幻一般,这其中不知消耗了多少生命、骄傲、尊严与肉-体。

“呦,是罗素!”塞西尔叫了起来。

“是的,这一场‘相亲会’罗素也在,而且不是他参加的第一场了。”兰登笑起来。

塞西尔看见罗素笑容满面地与人寒暄,不是他常见的那种微笑,而是王骑营业专用。他与好几位国王都聊了一会儿,甚至还与一位国王跳了舞,一停下来微笑就消失了。

“你怎么还在这儿?”罗素不耐烦地对一个男人说,看打扮,这人应该是个骑士侍从,暗红色的短发编成了小辫,嘻皮笑脸的。

“猜猜这是谁?”兰登眨了眨眼睛。

塞西尔想都没想就道:“奥克斯!”

正是如此。

“怎么和他现在的样子不一样?”塞西尔疑惑地道,“不是说他现在的样子是本心吗?”

“本心是指他认为的真正自我。”兰登道,“可不是他的样子。”

幻象中,奥克斯一直在罗素身边,名为侍从却一直给罗素的“相亲”下绊子,时不时倒一杯酒到国王身上,又或者假装给罗素送情书,总之极尽捣乱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