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潜伏

母亲听了立马就呵斥我说,都说什么呢!我自知说漏了嘴,于是便不敢再说,但是心里已经存了疑影儿,母亲又叮嘱我要是敢这样去问奶奶,小心缝了我的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因为天色开始转晚,母亲就催我快去老家,不要等天黑了,我于是就回来了老家。回去的时候,奶奶已经不在折纸钱了,而是在捻香,桌子上已经放了好多做好的,都用筛子放着,香面已经被奶奶拌了一些,正往竹签上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早先应该是我看差了,这不是竹签,而是木签,好像要比竹签更软一些,更容易折断。这些捻好的香都是活的,还需要晒干了才能用,哪知道我才说晒干了,奶奶就说我,她说不懂就别乱说,捻出来的香是不能晒的,阳光阳气重,用来晒香会灼伤香,点着的时候效果就不好,会导致做正经事的时候往往做不灵验。 daocaorenshuwu.com

我不懂这些,就说一炷香还这么讲究,奶奶说那是自然,我于是又问说香面不是驱邪用的吗,不应该是多吸收些阳光才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奶奶又白我一眼,说我乱说。她说香是阴的,特别是叫魂引神用的香一定要用纯正的香,就是没有经过阳光曝晒的香,包括香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然后奶奶才说为了买这种香面,她跑了老远的地方,我说就是小姑家那边是不是,奶奶说是,就那边还有一家有这样的手艺,市面上的基本上都是用不成的了。

daocaorenshuwu.com

我在旁边说几遍用不成奶奶这些年不也是用了很多了吗,奶奶这才说正是用了太多,总用不习惯,这才自己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奶奶说捻好的香只能阴干,正经的做法事要有专门用来阴干的香室的,而且阴气重的地方更好,只是香室有个不好的特点,不适合在家里建,所以也只能将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来了兴趣,问奶奶说为什么不能在家里建,奶奶边捻香边问我说听说过义庄吗,这个我自然听说过,就是用来停死人的地方,早先每个村子都会有,可是后来渐渐地都没了。奶奶说香室就应该和义庄建成一样,所以早先的时候没有香室可以到义庄里阴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奶奶解释了义庄的建造,她说正规的义庄,即便白天进去里面都是昏沉沉的,光线根本就透不进去,所以和阳宅不一样,需要通风采光,特别是采光很重要,所以要在家里建香室,就相当于要在家里建一个义庄一样的东西,破坏整体格局不说,这种地方是最聚阴气的,会让家里人出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听了之后,说那要做这种正规的香的话岂不是要像死人一样咯,奶奶附了一句说还就真得像死人一样,奶奶说经常做这种香的人因为长久不见阳光,所以整个苍白得就像死人一样,眼睛因为长久地适应昏暗,导致很没有生气,乍一看就像淹死鬼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听了有些寒,说这样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就像个死人一样,奶奶说做一行爱一行,有些人就喜欢,他也管不着这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暗自庆幸幸好奶奶当初没做这一行,否则只怕我们全家都会像奶奶说的那样,正这样想着呢,忽然有个人闪过我的脑海,我记得婶奶奶很白,白得很不自然,她的眼睛也是一片死气,我心想难道婶奶奶早先是做正统香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话我倒不敢问,因为奶奶不喜欢我们提及婶奶奶,所以我只敢在心里想想。奶奶今儿做了一晚的香,也没有折纸钱,而且做到了很晚,当然了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她就催我去睡觉了,我问奶奶她要做到什么时候,奶奶说姿势结束就差不多了,我问说是直接昨晚就出去烧纸钱吗,奶奶说最近做香和蜡烛,就不去烧纸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奶奶回答的很随便,可是我却没觉得这话随便,我反倒觉得似乎香和蜡烛比去烧纸钱还要重要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奶奶一晚上做了很多,第二天又做了一天的蜡烛。香倒是听了解释,我明白奶奶为什么要自己做了,可是这蜡烛为什么也要自己做,奶奶这才说外面的蜡烛少一些东西,点起来总少点什么,所以得自己做,至于少了什么,奶奶晃了晃她的双手,又指了指她自己,她说不同的人做出来的蜡烛是不同的,因为这个人的气息会留在蜡烛上,这就是不同的那点,对于一个经年叫魂的人来说,她自己做的蜡烛更有用一些,因为她的气息就留在上面,能吸引愿意帮忙的那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奶奶这些天好像就迷上了做这些,很快买回来的这些东西就全被她做完了,香奶奶用簸箕一根根放了都安在了楼上,蜡烛也是一样也放在了上面阴干,而且自从奶奶开始做香之后,整个家里都是松香味道,其实也挺好闻的,只是闻多了之后总觉得有些恶心,有时候头也会有些晕,所以连续几天我都跑到新家去避这股味道,连母亲都说我身上有一股松香的香味,可能是我自己闻久了,已经闻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