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阿姑

再说了,一个生人闯进供牌位的地方就能把祖德都吓走,那还叫什么祖德,所以应该是赵钱身上招惹了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发生了这样的事,而先生为什么也会呢,因为他是赵钱的儿子,大姑奶奶是在赵钱不对劲之后才怀的先生,很可能他身上的那种东西或者气息遗传给了先生,所以先生才来到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说法先生也没有反对,似乎他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先生说这样的话等雨晴了就要好好到那座圆坟去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在提到这座圆坟的时候,我偷看了奶奶的表情,接着才发现奶奶的脸色很不对劲。我想起我说起记忆中的这座圆坟的时候,我问说这是不是我们家的祖坟其中之一,结果奶奶说我记错了,现在想想,不是很奇怪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我会对这座圆坟有印象,也就是说我来过这里,而且真实地见到过,只是是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最后奶奶跟我说了这件事,说那一次来的时候正好是四岁的时候,我是和奶奶一起来的,就我们两个人,可是在奶奶忙活的时候,我自己偷偷溜出去了,其实那回的事,就连奶奶也不知道我倒底是自己溜出去的,还是被人被勾出去的,用奶奶的话说就是,我一个四岁的小孩子竟然不会害怕阴森森的树林,而且还能够穿过树林去到那座圆坟那里,又从那里自己回来,甚至都没有迷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奶奶说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可是在我身上又找不到丢魂这些的迹象,我也很正常,问我去了哪里,怎么去的,我都能完完整整地回答出来,就连在路上有没有遇见什么的,都回答得非常清楚,一点也不含糊。而且我一直都说就是自己走出去的,可是奶奶总觉得不相信,因为我实在是太小了,小到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能力,但又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所以只是心里疑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回来之后为了保险起见,奶奶还是带着我去看了周先生,被奶奶这么一提我倒是记起来了,我的确是记得周先生的家,但印象是昏暗的,大概是因为那是一个黄昏的缘故,他家里也是昏昏暗暗的,周先生替我看了之后说我一切都正常,并没有哪里不对劲,奶奶这才放心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只是为什么我会去到圆坟那里,却一直是他们都猜不透的东西,要说巧也太巧了。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也就逐渐忘记这件事了,只是有一些画面残留在了记忆里,提到这件事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一些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所以父亲小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来过这里,反正太奶奶死后,就一直是奶奶一个人来这里祭祀,从没有带过家里人来,那次带上我是例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生则说,我们家之所以会出这么多事,和祖坟的格局的确是有关的,当然了这里如果真是祖坟的话,因为先生也质疑,这里毕竟是一个村庄的模样,说是祖坟有些牵强,顶多只能算祖宅。这些奶奶到没有解释也没有反驳,先生说按着这里的格局来看,的确是存在很多问题的,所以家宅的不和多半是受到祖坟的印象,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问起那座缘分倒底是谁的,为什么会和我们家牵扯上关系,应该不单单只是恰好建在了旁边那么简单,而且这片树林本来就是乱葬岗,周边都没有坟,为什么就独独那里有一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后奶奶才说那是阿姑的衣冠冢,谁是阿姑呢,奶奶才告诉我们说其实我们的太奶奶并不是太爷爷的原配,太爷爷的原配是这个叫阿姑的女人,阿姑生了大爷爷一个月后就离家出走了,有人说是投河自尽了,也有人说是一走了之了,也没人说得清楚倒底是去哪里了,这些事家里口风极严,连大爷爷都是瞒着的,甚至大爷爷和爷爷至死都不知道他们不是亲兄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件事整个家里,除了奶奶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而奶奶是怎么知道的呢,据说是太奶奶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就将自己的首饰和一些布料都给了奶奶,又把这件事和奶奶说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太奶奶说她也是进门之后才知道阿姑失踪这件事的,当时她只知道太爷爷有个儿子,据说是媳妇死了,但是也没人和她说究竟,她就嫁了进来,嫁进来之后太爷爷才和她说了实情,因为阿姑不知生死,所以只能修了一座衣冠冢给她,但是又为了隐蔽,于是才选择修在祖坟外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至于为什么会出后面的这些事,谁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因为这仅仅只是一座衣冠冢,里面都是一些阿姑的衣服和佩戴的首饰,因为阿姑离开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以后也再没有人见过她,所以家里都认为她是死了,而家里出了这样的事自然是不能声张,就一直保密,连下一辈都不让知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是既然是衣冠冢的话,为什么我会在坟后头看见尸体,难道是乱葬岗的尸体跑过来了吗?还有就是这样说的话赵钱去盗的是衣冠冢,为什么盗的是衣冠冢,却会引出这些邪乎的事来,最后还害得自己丧了性命不说,最后还连累了我们家出了这么多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