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复杂

如果婶奶奶说的是真的话,那么我觉得这事就复杂了,而不是值得欣喜,最起码我觉得殷铃儿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了。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到这里,赵老太被小黑给吞噬了,那么赵老太的事也就完了,但是之后我才发现没有,因为小黑并没有将赵老太彻底吞噬,或者是撕咬掉,她们的恶灵还完完整整地在,我发现问题就出现在小黑脖子上的铃铛上。 稻草人书屋

婶奶奶说小黑能吞噬恶灵,这是对的,但是也不对,因为小黑不是靠恶灵为食,而是它脖子上的铃铛是一个能收恶灵的法器。我是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的,还是后来我和先生又跟着小黑去了一次坟山上的义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然这里也要交代一下,就是赵老太的恶灵被小黑收掉以后,殷铃儿肚子里的鬼胎却丝毫没有影响至于婶奶奶是怎么知道小黑的主人是殷铃儿,源于上一次婶奶奶收养小黑,好像是小黑离开那天晚上,婶奶奶忽然听见小黑在屋子外面叫唤,于是这才出来看,出来就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人,正是殷铃儿,她抱着小黑,和婶奶奶说多谢她这段时间照顾小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还不等婶奶奶说话,她就带着小黑出了院子,婶奶奶跟出去之后,她和小黑已经不见了。我和先生之所以再次跟着小黑去了那里,还是为了王叔坟上的事,因为王叔坟里的那五具尸体自从进入到义庄之后就再没出现过,所以先生说那个义庄一定有古怪,只是去之前,我总觉得要出事,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就是这样一个念头。 稻草人书屋

后来我们果真跟着小黑去了,到了门外的时候,只见木门上挂着白皮灯笼,这次先生和我毫不犹豫地就进去了,木屋里的情形和我之前见过的差不多,都是一排排的棺材停放在二楼的位置,但是这些棺材也是非常陈旧了,而小黑从进来之后就窜上了屋顶,一动不动地在上面,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而且才进来,先生就说里面有好重的煞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煞气就说明这不是一个好地,我问先生说能找到煞气是往哪里来的吗?先生看了一圈,好像也找不到指定的位置,最后说好像到处都有,似乎是从棺材里散发出来的。我说会不会是因为棺材里的尸体本身就是一些带煞气的尸体,就像王叔他们那样,所以才把煞气带了进来,但是先生却摇了摇头,说不是这样,他说煞气和整个阴宅是一体的,并不是那种带进来的感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边说着,先生边看了看屋顶的小黑,似乎有些不理解小黑倒底在屋顶上干什么,然后就和我说这个地方和我们前几次去的阴宅很不一样,所以让我小心一些。究竟是一个什么不一样法,实际上之后我也感觉到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感觉是不是感受到了煞气的缘故,总之我开始觉得棺材不对劲,好像每具棺材里都有一个人在透过棺材看着我们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就是,进入到这座阴宅里之后,只见东厢房里是有光的,虽然是蜡烛点起来的光,但是在这样的夜里已经非常的醒目了,我看了看先生,这件事我还没有和先生说起过,因为在梦里我见过,那个带着斗笠的人是赵钱,到了现在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和先生说,他们的这层关系很微妙,我总觉得这些事开始有些不对劲了起来,特别是赵钱和先生,我总有一种感觉,就是不能让他们见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正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小黑一声叫唤,猛地就从屋顶上窜了下来,它窜下来之后,我听见东厢房的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里面的烛光顺着门缝透出来,然后小黑也没管我们,就往门缝里一溜烟钻进去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和先生对视一眼,先生朝我点点头,意思是我们也进去看看,于是我和先生也来到屋檐下,先生试着推开门,在们被推开的时候,我们只看见有个人背对着我们坐着,小黑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而这个人则用手抚摸着小黑的脖子,小黑好像很顺从的样子,听见门响,他也没回头,只是说了一句——你们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背影上看,这个人应该就是赵钱,我正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忽然问我说,他的那枚玉环我是不是帮他带来了,然后先生看了看我,才问他说他是谁。先生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赵钱抚摸着小黑的手忽然就停了下来,然后他忽然转过头来看着先生,先生在看见赵钱的脸的时候,很显然是被惊住了,因为他和赵钱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而且这样对比上去,赵钱比先生还年轻,他似乎还停留在最好的年纪,反而先生要苍老了很多,虽然先生已经很经老了——和他的年龄一点也不相符,但是在赵钱转过头来的时候还是被赵钱比下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先生这时候说话都显然不自然了,只是重复着一两个字在说:“你,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