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只有我能看得见

等我们挪开床掀开石板下去到下面之后,发现那双鞋子正正地在下面摆放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人也应该还是那样站在底下,看见之后我有些发悚,这回也没再用镜子照,免得自己去吓自己,于是就和先生进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走了一步,我就停下来了,我觉得还是要看看倒底有什么才觉得踏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就萌生了这样的想法,于是问先生要了镜子,先生也没有阻止我,我觉得当时先生是兴味的眼神,就随我怎么做了,只是觉得对我这样的做法有些好奇而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先生把镜子给了我,我于是背对着下来的地方,往后面一照,只是这一照多少出乎我的意料,因为镜子里的影像和我现实看到的几乎是一模一样,镜子里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那个人,而就是一双鞋子摆在地上,看到的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不对劲,然后就转了一个圈,把镜子对着往岩洞里面进去的通道,只是这一照就看见了很多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说先生。

www.daocaorenshuwu.com

先生拿着烛火,照在镜子里之后会有些反光,但却并不影响里面的镜像,只是看到的时候我多少还是被吓了一跳,因为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个人此时就和先生面对面站着,他的手握在蜡烛上,而先生却丝毫没有察觉,当他出现在镜子里的时候,还朝我咧开了嘴角,似乎是在笑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两边的墙壁,上面没有人,但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就像上次我看见的那样,好像是嵌在墙壁里面的一样,更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些人影在动,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但是细细看了之后的确发现是在动,也就是说这些人影是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就是,镜子里面有两处光,一处来自先生的蜡烛,另一处则来自通道的尽头,这道光很微弱,好似也是烛光,但是有些看不分明,看到这些之后,我立刻将镜子拿下来,平息了心绪之后才又转过身来,我看向里面,镜子里出现的东西用人眼统统都看不见,包括通道尽头的那道光。 daocaorenshuwu.com

我把镜子递给先生,本以为先生也会看一看里面倒底有什么,但是先生却把镜子给收了起来,只是问我看见什么了,我起初还忌讳着,后来想这些东西都已经知道我看见它们了,于是也就没什么忌讳了,就把看见的都和先生说了,可是先生说下来的时候他已经看过了,完全就没有我看见的那些情形,我说怎么会,先生见我不信,于是按着我之前的样子照了一遍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生说里面的影像和他看见的基本上一模一样,握着蜡烛的那个人,墙上的影子,还有通道尽头的光都还在,可是唯独先生说他根本看不见,但是他并不认为我在撒谎,最后说自从鬼月过后我总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对于他要查的这件事是绝对有好处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然后先生收了镜子,只是我走在先生身边,总会不自觉去想这个和他一起握着蜡烛的人,我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他要和先生一起握着蜡烛,但就目前来说,我也无法猜到这些,只能作罢,来到岩洞口的时候,可能是记得这里有烛火点在正中央,先生正要跨过去的时候,我忽然喊住先生说从侧面走,先生转头看了看我,然后也没说什么,就从侧边绕过去了,我也被自己的这一举动弄的错愕了一下,然后自己也从边上绕了过去,在过去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细碎的声音传过来:“烛火熄了,路就没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声音很沉,像是老太太烧纸钱时候的祷告声,我于是看了一眼岩洞口中央的位置,忽然看见那里有个淡淡的影子,好像真有个人蹲在蜡烛前面一样,我看了看也没久留,就和先生进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再一次回到岩洞里,里面最显眼的自然还是那幅阎罗图,这回我们没有再盯着图画在看,而是沿着岩洞周边转了一圈,看有什么我们从前没有发现的东西来,我倒是觉得就这样看的话是什么都看不见的,还是需要借助镜子从镜子里看才能看真切,果真,我们转了一圈什么都没看到,和我们之前来到这里无疑都是一样的情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从镜子里看之后,里面完全就是两种格局,因为我们从镜子里看到了另一条通道,看到的时候我有些惊,因为这条通道正是阎罗图所在的地方,但是在镜子里阎罗图根本不存在,而就是另一条通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和先生相互看了一眼,于是先生说我们进去,然后我们拿着镜子,背对着阎罗图的地方,然后就这样走了进去,然后我们发现我们竟然就这样穿了过去,只是在过去的时候,我耳边再次传来了之前的那个声音,他和我说,我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伴着我们进去,这声音就变成了遥远的隔音,自从我再次回到这里之后,这个声音就一直跟着我,好像就在我身边一样,可是我却从来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我一时间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想想这人也不像是要害我的样子,于是也就没有去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