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军队演习,残韧和风流都没少见识过。整齐的队列,寒光闪闪的兵刃,漫山遍野望不到尽头的人,个个神色冷俊,眼神不带丝毫茫然,斗志不坚定的军人,都已经去见阎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在战场上见到这种场面,两人是第一遭,也许是最后一遭。两人很少有这种绝望的念头,不过,倘若任何人,被漫山遍野的敌军包围时,都会生出这种念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风流四人原本打算寻处小村镇,只是尚未寻着,周遭已远远听见马蹄声,接踵而至的是听不出数目的整齐脚步声,大地,都在颤抖。无数闪动寒光的兵刃,反射着亮光,人头耸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将四人完全包围的士兵,高声呐喊,声冲云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后,大道前方,一名穿着金甲,骑着高头白马的男子,从分开的士兵队伍中单骑步出。上清过将士呼喊声更见响亮,残韧由此得知此人正是上清国储君太子殿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秦国奸细,还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英俊的面孔逐渐让四人看的清楚,让风流下意识的起了比拼之心。风流驾马步出,运功沉声喝道:“莫非上清国太子殿下竟是如此愚蠢?条件尚未谈妥,我等怎会就此束手待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此时此刻,尚有何资格谈论条件?”风流朝阑风晨稍使眼色,阑风晨尚未动作,显然颇有些犹豫,千若已然自行动手除去脸上的伪装。阑风晨暗叹了口气,将视线转到别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细腻雪白的皮肤,瓜子脸形,配上一对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细眉如月,红唇如血,清丽而楚楚,好一代佳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风流和残韧此时却不为千若本貌的美丽而震惊,不约而同将视线移至阑风晨处,只因为,千若跟阑风晨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唯一不同的则是阑风晨平日有种宁静美,而非柔弱,在战场上则有种冷艳的美丽;而千若,则是楚楚柔弱的庸懒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阑风晨回避了两人的目光,风流迅速平复情绪,朝上清国太子望去,心下终究明白,为何对方刚才眼神始终频繁的投向阑风晨。 daocaorenshuwu.com

“太子殿下,请开条件!”风流沉声开口,心下却忍不住思绪纷飞,猜测着一系列变故的关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放了千若,我以太子殿下的名誉保证绝不伤害你们,你们虽为俘虏,但定能享受极为优厚的款待,直至中秦前来交换为止。”上清国太子,语气平稳,但仍旧被残韧捕捉到对方眼神中一闪而逝的担忧和慌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残韧等着风流开口,风流和阑风晨被擒决计不会有生命危险,两人的身份足以让上清国对中秦提出不少交换条件,一王爷一郡主,哪怕只为面子也足以让中秦满足一定范围的条件交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承诺,其实等于没许,硬要说有,不过是保证了残韧的生命安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风流哈哈大笑道:“未免太小看本王!本王身为风流世家的人,怎可为一己安危而损失国家利益!宁可力战而死也绝不可能做俘虏!太子殿下的条件,本王绝无接受可能。” 稻草人书屋

上清国太子不慌不忙的侧目注视阑风晨,语气温和的道:“不知晨郡主又作何打算?”阑风晨沉声喝道:“本郡主姓氏阑风!”“好!风流世家和阑风世家果然名不虚传!众将士听令,立即准备进攻!你们不能因为自己而损害中秦利益,我更不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清太子手中宝剑出鞘斜指高空,风流赤宵同时出鞘,剑身流动的寒霜亮光,犹如烈日让寻常人不可正视。包围四人的上清国士兵,口中高喝着,挺着长枪,举着大刀,步履整齐的连跨三步,激起的尘土四散飞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残韧一把将风流马侧的长枪抄在手中,枪身快速震动,枪尖幻出一片眩目的星芒。残韧转身,手中长枪同时朝左侧刺出,阑风晨愕然,枪尖入肉数寸,刺入千若右臂,瞬间回抽,抵在阑风晨的咽喉半分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千若痛声呻吟,一脸不可思议的注视着面无表情的残韧。残韧语气冰冷的道:“你若敢替她止血,我就以叛国通敌的罪名杀了你。”风流没动,风流相信残韧,因此绝不会发问,更不会阻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清太子,神色一紧,见千若似无大碍,神色迅速恢复冷静。残韧将视线转至上清太子脸上,满脸嘲讽之色,“殿下不必担心,这一枪绝没有伤及骨头,不过千若小姐身上没有多少血可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语锋突然一转,冷声道:“太子殿下爱江山还是爱美人?爱江山,下一枪我便取了千若性命,而后我们拼杀一场;爱美人,放我们离开,一日内不得追击,一日后我们必定放了千若安然返回。”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上清太子对残韧怒目而视,残韧不冷不热的继续道:“殿下,你没有太多时间可考虑,倘若千若失血过多,再救治也来不及了。殿下也没有其它选择的余地,倘若殿下今日选择了江山,那说明殿下对千若的爱慕也不过如此。纵使殿下幸运将千若从我枪下救回,失去的心,日后再做什么恐怕也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