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节

风过却笑着道:“想不到残韧你还会这种功法。”风过顿了顿,见到飘香的神色,不由哑然失笑道:“飘香,别这么害怕。这种控制人神志的功法,没有你想象的可怕。除非施功者本身精神力太强大,否则对于神志清醒的人根本没有太大作用,最多能在短时间影响对方神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飘香半信半疑的问道:“那怎么乌头会这样?”

daocaorenshuwu.com

“他沉溺依律美色,神志本就近乎痴呆,要彻底摧毁重造他的神志,自然不是难事。”风过笑着解释道,飘香这才松了口气,看残韧的眼神,也不再那么带着畏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若是残韧能轻易控制任何人的心志,飘香如何能不害怕?

daocaorenshuwu.com

“等他睡醒后,就离开这里。”残韧开口道,风过自然没有异议,在此地,吃没好吃的,酒无好酒,漂亮女人,根本没有,风过早已查探过附近的村子,根本连一个能让风过看上的眼女人都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样的村子,风过岂会留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风流和阑风晨最近过的很得意,虽然天合庄的事情一败涂地,但幸有碧落妃担着,皇上对此事并没有过多责罚。风流和阑风晨这些时日,成功游说了原西明国,上清国,南风国的不少中小世家投降中秦,其中也不乏几个声明赫赫的大世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功劳可不小,兵不血刃的获得数座城池和大量将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怒叛军的军备越来越优良,数量上仍旧在高速增涨,最让人不可忽视的则是黑怒叛军如今已有了数量不少的真正军队,能真正发挥战斗力的军队。西明国已是不复存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没有真正让人认同的皇家继承人,各大世家和掌握着大量军队的统帅纷纷自立为王,将西明国原本完整的国土瓜分了个彻底,西明国同时也是黑怒军势力最强盛的所在,如今可说是战事不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局面,自然是中秦乐于见到的。中秦皇上准了风流秦和阑风王为首的官员提出的建议,占据西明国两座城池后,一直处于按兵不动状态,全力发展外交,日后无论哪者即将坐大,便对较弱那方发兵支援。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就是绝不让任何一方势力发展至有能力立国的程度,中秦本身的军队却是将主要精力放在残缺的上清和南风。逢遇战事,则凭借从两国获得的降军作为主要战斗部队,以此减少本国军队的耗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清国如今唯一名正言顺的皇室继承人则是太子党,可惜的却是,无法服众,上清太子早已大失人心,如今处于乱世局面,除却对原朝廷极为愚蠢的官臣外,根本无人在乎太子的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宰相以及几个势力不弱的世家叛降,更让上清国具备的战力大幅度削弱,如今,不过占据一偶之地,垂死挣扎罢了。风流和阑风晨两人对于上清的接连进攻,传回中秦朝廷的捷报连连,两人如今在中秦的声明,可谓一时无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何能不得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让中秦感到棘手的却是南风,南风国皇后在,承帝虽疯,但却未死,更有一位公主,南风国的军队实力,几乎全在几大世家的掌握中,南风过对于变节从来看的极在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种情形下,虽是不如过去般国土稳定统一,但较之西明和上清,实在好的太多,整国的战斗力,从一定意义上而言,比之过去几乎没有任何损耗。原本也是有内乱的,两位王爷的叛乱,只是其中一位淋王爷,早已被歼灭,剩下的一王,在王家的接连进攻下节节败退,被消灭也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风流实在很佩服承帝,一个将死之人,竟然能在这样的局势下,抵挡下以皇后和平风公主为首的几大世家的数次进攻,自身的本事,确实让人不可小看。连继柔可夕之后,风头最盛,无一败绩的王家义子王辛,都没能在承帝手上讨得半点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流秦和阑风王称赞风流和阑风晨,认为两人杀死柔可夕,同时将残韧逼离南风,实在是为中秦做了莫大贡献。

daocaorenshuwu.com

风流觉得好笑,风流虽然自傲,然而毕竟年轻,当初哪能料到会对局势形成这般大的影响?风流当时只是认为柔可夕必须死,一是因为她本身的实力,二是她若不死,残韧不会离开南风,总有一天会跟残韧以敌对身份在战场拼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是风流秦一直很看得起残韧,尤其残韧领兵不久后,就以一队兵成功攻陷淋王爷城池,更让风流秦认为,倘若柔可夕不死,残韧留任南风,如今南风的局势必定会对中秦而言更不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却没有太大意义,残韧终究没有回来。”风流感叹着自语般的开口说着,顿了顿又道:“晨,本王现在想,如果残韧肯回来,哪怕他不愿意上战场,本王也不在乎了。他不在,无论如何,本王总觉得很遗憾,就是再多功绩和荣誉环绕,也无法充实。这一切,本该由本王跟他一起分享,才是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