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见面相识不相认

昆仑成仙地中,别的东西不多,就是药王宝药之流最多。就算这数年来因为修行而耗掉不少,但是黑皇的存货还是很可怕,有十几株之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现在这一切都失去了,被一个无良的胖道士从苦海中摸的干干净净,连一片叶子都没有剩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大丰收,胜过挖上数十座大坟……”段德贪婪的看着黑皇,手中则是小心翼翼的用玉盒封印灵药,防止过多的暴露在天地中,让精气散去,药效下跌。

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条狗,究竟是什么身份……”他斩去了前尘往事,只剩下一片空白,而这数年来所重新烙印的记忆之中,并没有关于这一条狗的,所以很疑惑,“能够有这么多药王,恐怕身份很不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关于黑皇的身份,其实可以在虚神界中查证,因为关于它的悬赏恒久不消,被那些帝君人物花费天大的价钱要它的小命。可以这么说,若是有人做到了,神金仙料、药王秘术等等,会一举成为整片宇宙仙道领域下最富有的人。

daocaorenshuwu.com

只是北斗这颗古星很排外,虚神界的覆盖被抵制了,那仅剩下的四大禁区之中,古代至尊联手,隔绝了天地,阻挡了那精神国度的降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它与地球一样,成为当世仅有的两个没有虚神界意志覆盖的区域,与世隔绝。故此段德不清楚黑皇的身份,有着忌惮,不敢下死手。

daocaorenshuwu.com

“只是,纵然你身份超凡又如何?道爷我屁股后头有那么多狠茬子追着,也不怕再得罪一个……”段德嘿嘿笑着,将黑皇里里外外的搜刮干净,确保没有留下一丁点东西,察觉黑皇的神识开始隐隐波动,将要从昏迷中觉醒,便悠哉悠哉的刻下阵纹,横渡虚空而离去,“走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他消失在这一片天地后,阵纹自主崩解,销毁在乾坤中,让人无法借此来寻踪觅迹,这也是被追杀而培养出的智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清风拂过,黑皇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思维还有些迟钝,摇晃着狗头,嘀嘀咕咕的,“那帮记仇的家伙,两千年了还不放过本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感觉自己的身上似乎有些什么异常,却又想不出具体的问题,“有些麻烦,现在与叶小子他们失散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好在姬家的方位我却知道,可以直接找过去……只是有一个很大的麻烦,若是那些帝君知道姬家参与到其中,选择派人潜伏在那里该怎么办?”黑皇思索着,神力涌动间滋养躯体,恢复一些降落过程中摔出来的皮肉伤,慢慢的觉得不对,“怎么感觉我的轮海之中空荡荡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将主意力收回到苦海之中,神识内视了好半天,其间生怕是自己被摔晕了头,反反复复的观察了几次,最终才发出一声大叫,撕心裂肺,震动乾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嗷呜!”

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刻黑皇宛若是化身为狼,在这东荒北域的荒凉沙漠之中仰天长啸,一身的神力都灌注在其中,发泄着心中的悲愤与怒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究竟是谁干的!本皇要活剐了你!”黑皇确认了好几次,终于肯定自己被搜刮的干干净净,此刻除了围在两腿之间的一条兽皮裤衩,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身干干净净,别说药王古药之流,甚至连在地球上炼制的几件不入流的小兵器都消失,要知道那连进入四极的修士都会不屑一顾,却被那盗贼一并带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结果让黑皇眼前发黑,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杵在地上,想要再度昏过去,脱离这个残酷的梦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的,黑皇现在就认为是在做梦,然而它强大的躯体保证了,除非是再来一次星空坠落,寻常手段是无法晕过去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汪!汪!汪!”黑皇气急败坏,在原地疯狂的转圈,一双狗眼变得通红,要择人而噬。它在沙漠之中上蹿下跳,几乎要将方圆百里都掀过来。

稻草人书屋

“本皇发誓,迟早要让你付出代价!”它最终发现了段德离开时的阵台残留,可惜这无法成为追杀的指向。而推演天机也失败,有着迷雾阻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黑皇却将这个梁子深深的记在了心中,它相信因果的力量,有朝一日他们会碰面,那时便是了断一切的时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个圆……”第二道尊回到了姬家中,他的双眼超越了空间的限制,将北斗古星上发生的一幕幕都倒映在心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德扒光黑皇的动作,他自然不会没有发现,此刻心绪很古怪,有些好奇这两个坑货未来的相逢,“黑皇有着往昔的记忆,知道段德是它的苦主;而段德虽然斩去了旧忆,却阴差阳错之下扒光了黑皇,知道这条大黑狗是它的苦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样一来,他们两个家伙见面之时,是不是都会觉得心中发虚?”道尊想到那一幕就想笑,两人彼此有仇,却都只是单方面的了解,不知在以后会引起怎样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