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鼓舞士气

钟夫人皱着眉头说道:“对于我们家天逸的身份,赵家老三是否知道我们无法推测,但是有一点却是肯定的,赵家老三手下之人的所作所为的的确确给天逸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后果。尤其是今天这件事情,如果天逸不能很好的处理的话,很有可能会丢官罢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边说着,钟夫人一边拿出手机,调出了一个视频直播内容放在华恒的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华恒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变阴沉了下来。作为一个纵横商场多年的商业巨头,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得出来,如果宝义县的事情持续扩大的话,那么李天逸很有可能会因此要承担严重的责任。到那个时候,谁出手也救不了他。毕竟,作为一名县委书记,如果他主政的区域内接连发生群体性事件的话,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他这个县委书记对于整个县域的管理能力是欠缺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打算怎么办?难道你想要牵扯其中吗?”华恒看向钟夫人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钟夫人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摇摇头说道:“我暂时还不想牵扯其中,因为我对我们家天逸充满信心。但是,如果在这次事件中,赵家老三要是出手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大不了我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华恒摆摆手,说道:“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如果赵家老三真的要对李天逸动手的话,我相信根本不需要你出手,那两方的人都会出手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钟夫人的情绪立刻有些激动起来,大声说道:“我儿子的死活不需要他们去管。我儿子的好与坏也和他们两家没有任何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钟夫人激动的情绪,华恒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叹息一声说道:“都这么多年了,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你还是耿耿于怀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钟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能不耿耿于怀吗?当初如果不是他们两家一直试图拆散我和承运两人,我们又怎么可能远走他乡呢?如果不远走他乡,承运又怎么可能会英年早逝呢。对于他们两家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至于说我儿子李天逸和他们两家人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再说了,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嫡系子孙,我们家天逸过去也不会受到重视,甚至还会受到排挤,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儿子受到这种侮辱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华恒苦笑着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两家人虽然都各有各的子孙,但真要论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起才华和能力,他们那些人谁也赶不上李天逸。对于这一点,两家人都是有着共识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据我所知,在李天逸考上清华的那一年,这两家人曾经前往红岩岭前去寻找你们一家人,可惜他们赶到的时候天逸已经离开了红岩岭,你更是早早的就已经走了。他们只看到了承运的那个坟头。据说他们两家人回来的时候全都后悔了。从那之后,他们就没有再去打天逸的主意。因为他们知道,不管是你也好,天逸也好,都不会原谅他们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他们两家子弟在仕途上逐渐崭露头角,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嫡系子弟比起天逸来要差得很远。虽然他们有些人的级别比天逸还要高,但是从年龄和政绩来看,他们的前景远没有天逸广阔!因此,最近两年来,他们对天逸十分关注。

daocaorenshuwu.com

其实这对天逸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他们两家人能够联起手来力捧李天逸的话,天逸未来就有可能走向更高的位置!而以天逸的个性,他走的位置越高,他能够为老百姓做的好事也就越多。这也不正是你们家承运所期望的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钟夫人咬着牙说道:“我们家天逸走到什么位置并不是由他们两家决定的,最终决定他的走势的还是天逸的能力。因此,有没有这两家人对天逸来说都没有本质的区别。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天逸和这两家人之间产生什么联系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华恒又是叹息一声,说道:“你呀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呢?你知不知道,在这官场上,如果有一个强力的后台支持,和没有强力后台支持,其结果是绝对不一样的。如果你真要拒绝这两家的支持的话,你不是在帮天逸,而是在为天逸树立敌人。”

daocaorenshuwu.com

钟夫人冷笑道,如果他们这两家人就因为我不同意天逸认祖归宗就要对天逸进行打压的话,那么对于这样的家庭,认祖归宗与不认祖归宗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他们又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家天逸认祖归宗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华恒和钟夫人在这里商量的李天逸未来的事情,李天逸却丝毫不知情,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全部精力全都放在了这一次的全城堵路的事件上。尤其是当他提醒了王长安和柳正辉两人,周培然很有可能去安排人去收拾他们家人之后,李天逸的心情依然是十分焦虑的,他在默默的等待着两人汇报最新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