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小镇 ...

精致的峡湾小镇盖朗厄尔被群山、瀑布和悬崖包围住, 位于挪威盖朗厄尔峡湾顶端。

这里的房屋多半是木制,十九世纪气息浓郁, 古朴自然。

林蔚将暂歇地选在镇子西南的一家民宿, 她报了地址后, Benjamin开着车沿着曲折的公路上去, 很快到了目的地。

Benjamin说, 盖朗厄尔镇——与其不如说是村, 十分精巧。从小镇的一头到另一头只需要三十分钟左右, 然而这里生活设施完善,加之壮丽的自然景观,是绝佳的暂栖地。

镇子实在是小,左邻右舍的居民都彼此熟稔。

Benjamin把车停在一栋三层高的民宿前,帮林蔚把行李拿下来, 从里走出个年近耄耋的老婆婆, 是这间民宿的管理员, 先是热情地和Benjamin说了一通挪威话, 然后用英语和林蔚交谈, 最后把钥匙交给她说:“你的房间在三楼。”

“July婆婆, 你们家民宿的生意最近怎么样?”Benjamin问。

July婆婆笑呵呵地说:“快圣诞了, 游客也多了些。”然后回头看向正费劲地拖着个大行李箱上楼的林蔚, 称呼她为“little girl”,和蔼地问:“需要帮忙吗?”

Benjamin愣头愣脑地跑上去帮忙,嘴上还在说:“Help to the END。”

他靠近,林蔚下意识地向后撤步, 坚定地拒绝道:“我不需要帮助,我自己可以。”

Benjamin热情地要替她拿行李,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她立马像触电一样弹开,脸色煞白,满眼都是戒备,抖着嗓子喊:“别碰我!”

连喊三声,声嘶力竭。

July赶紧喊Benjamin下来。

Benjamin有点儿摸不到头脑,她拽着箱子费劲地向上走,边走边三步一回头,看向站在楼梯下方的Benjamin时,还是戒备满满。

直到她消失在楼梯拐角,Lion才打开车窗,靠在车门边嘬了口烟,向窗外掸了掸烟灰,抬眸望向那处空荡荡的拐角,淡声道:“Enough is enough。(够了,适可而止)”

Benjamin不明白,“我只是想帮人帮到底。刚才你不是还说……”

Lion别开头,抿着唇角没说话。

July笑眯眯地转移了话题:“Lion,今天不去医院吗?”

“今天休息。”

“Vincent说你圣诞过后要回中国。”

“嗯。”他又朝天空吐了个烟圈。

青白色的烟雾混着冬夜的湿冷哈气徐徐喷薄而出,只是一瞬,便被扑面而来的风雪吹散,烟也灭了。

Lion盯着暗灰色的烟头出神之时,听Benjamin说:“Lion,去喝酒吧?”

Benjamin显得十分兴奋。

于是,Lion下来,和Benjamin一前一后地走入民宿一层靠左的一间叫Quiz的小酒馆。这里的老板是July婆婆的儿子Oliver,也是这里的调酒师。

蓄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看他们一前一后地进来,热情地招呼。

Lion请客,Benjamin想起他说不会告诉父亲自己在戒酒期间喝酒的事,便敞开了肚皮一喝大喝,边和Oliver谈论一路上的见闻。

从飘然而至的大雪说到盘旋而过的老鹰,从险要的老鹰之路说到在服务站碰到的中国女人。

Benjamin不免抱怨:“那个中国女人很奇怪,不让我帮她拿箱子,我只碰了一下她的手,她就一直疯狂喊‘Don\'t touch me!’,Lion还说让我帮人帮到底,中国女人都这样吗?”

Oliver笑着:“中国妞都比较保守。”

Lion只静静地听,全程不怎么说话。

他一杯杯地灌酒,浇愁似地,直到彻底有了醉意,烟灰缸底部被填满,手边一包新开的烟也见底了,才作别离开。

*

林蔚洗完澡,在路途奔波一天的疲倦稍消,床上的电话蓦地响起。

自从两年前,她就有些神经敏感,手机铃声都不敢调太大,很害怕突兀的声音。

刚从浴室出来,耳畔还仿佛塞满蒸腾氤氲的雾气,脑神经也迟钝了半拍,手机埋在一堆衣服下,直到第二遍响铃快结束,她才接起。

蒋一頔直接开门见山,又羞又喜:“蔚蔚,我怀孕了!”

“恭喜啊。”林蔚怔了一下,随即眼前一亮,唇边漾起笑意,“今天查到的吗?”

“嗯,用的验孕棒,实在睡不着,刚才去验了一下。”蒋一頔轻声说着,看了眼客厅的挂钟,是早晨五点半,林蔚那边应该还是晚上。蒋一頔小心地问:“你是不是要睡觉啦?我没打扰你吧?吵到你了吗?”

“没有,我还没准备睡。”林蔚说,“你跟喻远航说了吗?”

“他还没醒。”蒋一頔压低了声音,“我准备一会儿给他个惊喜。”

“真好啊。”林蔚微笑着,有几分怅然,走到窗边站定,拉开厚重的绛色窗帘,注视着黑沉的夜空和飘扬的雪花,“他肯定要乐疯了吧。”

蒋一頔连声肯认,万分欣喜。转而问:“你这散心散了大半年了,玩够了吗?什么时候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