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百分百 ...

对着镜子做了最后一次, 直到她完全失去力气,叫都叫不出声了, 被他紧紧抱在怀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体深处绽放而出的热流和快慰, 如电流一般蔓延至他和她的四肢百骸。他咬着她肩, 吻她耳后的痣, 始终无法满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余韵结束, 他同她一齐攀高至云巅, 再滑落入人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寂然。

稻草人书屋

镜中的她, 全身上下都是红痕,星星点点,灼目而惊心,艳靡诡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腿抖着,站都站不稳, 被他抱去浴室。浴缸里, 他打开花洒, 替他们彼此洗净身体, 最后相拥而眠, 直至清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十二月底的挪威, 接连下了三四天的雪, 今日的雪尤其大, 铺天飞扬,洋洋洒洒地把满世界氤氲成一副笔触凌乱而生涩的画。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醒来时,她还趴在他胸膛睡得很熟,猫儿似的小脸白里透红, 沉在他臂弯,睡容娇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的肩颈,腰臀,前胸,腿,都是细密的吻痕,是他们昨晚疯狂一夜的证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突然觉得,一切都不可思议,梦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他印象里,他们还处于分别两年的状态,如今已然赤袒相见,对彼此再也无所保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翻身起来,静静地凝视着她。

www.daocaorenshuwu.com

今天他必须要去一趟医院,做好交接手续,明日准备回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睡意朦胧中,她感到一个力道不轻不重地拍了拍自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双眼睁忪,看到他温柔的笑脸,她亦笑了笑,埋头在他胸前,又困又累,睡意再次席卷而来。

稻草人书屋

“我要去医院,晚点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话时,嗓音拨颤空气,如天外靡靡之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双耳嗡嗡作响,依稀听清了,却又听不清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醒来时他已经走了,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他的电话号码,他告知自己要去医院,让她有事的话随时打给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下身的酸痛和满身的印记提醒她昨夜不是梦。她几乎没有力气走路,扶着墙强撑着自己去冲了个澡,洗漱干净后准备出去吃点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把电暖炉还给July的时候,July一直慈祥地看着她笑。 稻草人书屋

“原来你认识Lion。”July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July又询问她早晨是否吃了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听到“药”这个单词,怔住了,昨夜他们并没有做任何措施,她应该去买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July再出来时,递给她一罐热牛奶,“Lion以前住在这里的时候,常在我这里拿牛奶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回林蔚没拒绝,她接过牛奶,有了新的打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几乎没有TAXI,医院在峡湾最高处,需要爬几个大长坡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镇人烟稀少,越到高处,房屋都见不到几座。雪色皑皑,还未被完全破坏,林蔚穿着雪地靴一脚一脚地踩上去,厚重的雪能没过她的脚面,脚下的雪被她扬开,又踩实,咯吱咯吱作响。

稻草人书屋

她穿着件厚重的白色羽绒服,走得很小心,生怕自己一个不慎跌倒,便会沿着长坡滚下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寒风猎猎,雪花飞舞着贴着面颊而来,她冻得鼻子发红,呼吸都要在鼻腔里凝结成冰。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知不觉走到医院门口,还未进去,走出来一个六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男人异国面孔,深蓝色的眼睛对着她的脸转了转,鹰鹫一样,目光极其矍铄锐利。他看了她两秒后,拿起铲子低头在门前铲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蔚打了个招呼,问他Lion是否在这里。男人头也没抬,自顾自地铲着雪,回答得很快,他说Lion就在楼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沿楼梯上到二楼拐角,听到小孩的哭声。循着声音向前,正对着一个诊室。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走近了,看到许嘉川半蹲在一个哭闹不止的挪威女孩的身边,用挪威语安抚着女孩。 daocaorenshuwu.com

林蔚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看到旁边的护士举着针管,想到他应该是在劝女孩不要怕打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很小的时候,他陪她去医院打针,她哭着闹着喊着怕疼,他任由她掐着他手臂,陪她打完了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正想着,看到许嘉川从医袍的口袋里摸出一枚包装精致的巧克力糖果,冲女孩儿温柔地笑了笑,然后捏起糖果,修长手指沿着糖纸束口处转了圈,利索地剥开后,放在女孩儿的手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五岁的孩子最好哄,盯着掌心的糖果和斑斓糖纸顿时止住了哭闹,惶惶地望着他,得到他的肯认后,抽抽噎噎地放入口中,眼睛一亮,破涕为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起身准备出来,回头的一瞬看到她站在门边。他眸色一闪,有些惊喜,虚勾着唇角冲她笑着,关上门出来后问:“怎么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然后探身看到楼下扫雪的Vincent,想必是Vincent告诉她他在二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从怀里把温热的牛奶拿出来,想起昨夜,微笑中含着几分娇羞,垂眸不敢看他,很轻声地说:“July给了我一罐牛奶,我在吃药,不能喝,就拿来给你了。” daocaorenshuwu.com

“哦,”他愣了愣,接过,轻笑着,“想见我就直说,这个理由真拙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