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万年之载

万年以逝,斗罗星因万年前的大战获取能量而产生进化。较之以前,现在的斗罗星无疑强大的太多太多,九十九级极限斗罗早已不是人类的极限,据一些前人留下的分析与经验,无论是人类还是魂兽都足以修练到一百二十级,到了那阶段,魂兽则被世人称为神兽,而到达一百二十级的人类,寿命可达千年,被世人尊称为,“终极斗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尽管如此,成就这阶段的人类和魂兽在历史上都少之又少。可虽说少,但也并非不存在,魂兽第一位成就神兽的,就是那位两万年前便存在的金眼黑龙王,帝天!而人类方面,到达那阶段只有传说中的史莱克学院有着记载,一共有六人,而他们六人则是三对夫妻,正是万年前龙皇斗罗唐舞麟的伙伴,史莱克七怪的其余六人,时龙斗罗——谢邂,堕天斗罗——原恩夜辉。天使斗罗——乐正宇,星空斗罗——许小言。星神斗罗——叶星澜,毁灭斗罗——徐笠智。他们都是到达了魂师的顶峰,新斗罗星的至高境界。可在那之前,龙皇斗罗唐舞麟和银龙斗罗古月娜的下落却一直不明,当年人类和魂兽达成和平协议后也不是没有出动大力量去寻找二人的下落,可结果却令人叹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今,大陆的中心是所有魂师的修练圣地,因为那里是史莱克城的所在,不,史莱克城已是过去,现在有的,是一座全大陆最为庞大且繁华的城市,人们称之为,永恒天空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北极圈,在万米之深的厚冰中,有着一块奇特的菱形巨冰,巨冰中仿佛有着两道金银身影,一柄金色长枪从两道身影胸前穿透,但他们却紧紧地拥抱着对方,生怕对方会从眼前消失一般。而那道银色身影的腹中,却是闪耀着微弱的七彩光芒,仿佛有着一道弱小的生命气息正在缓缓降临这世界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与此同时,一艘亮白色的舰船正在海面上执行着巡逻任务。 daocaorenshuwu.com

“总部,这里是海威号巡逻舰。近日观察,北极圈因不明因素所影响,浮冰的融化速度加快了百分之十,照这样下去,海平面将会持续升高,对海边城市造成极大影响。”一名约四十岁中年男性此时正在向海军总部汇报着北极圈的情况。肩上的两杠三星显示着他上校的身份,同时他也是这艘巡逻舰的舰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查到那不明因素的来源么?”总部那边传来一阵磁性的男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报告,暂时没有,但我个人感觉这像是一股能量,来自极深的厚冰之中。”上校说出自己的见解,有些疑惑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哦? 难道说,这冰层底下埋藏着什么不成?”总部那边的人仿佛也陷入了沉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算了,大肆动用力量查冰层下面的情况会扰乱北极圈整个生态,这不符合人类与魂兽的生存之道。冰层加速融化,就用急冻稳定器来延缓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家,随着一声响亮的哭声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生!太太生了!是个女孩儿!”一名侍女兴高采烈地从房间走出,冲着外面那个英俊挺拔,此时正紧张冒汗的来回走动的男子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真的?”男子呆住了,换而言之的则是满脸通红大笑起来。在侍女愕然的目光下,疯了似的跑进产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床上那名脸色苍白的美丽女子,男子的目光既温柔又怜惜,连忙走到床边握紧女子的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亲爱的,辛苦你了。你是最棒的。”男子微笑着,对着女子柔情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公,我们的孩子呢,快抱来让我看看。”女子摇了摇头,微笑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好好好,我这就抱来。”男子说完,转身从身后的婴儿床将其中的人儿小心翼翼地抱起,眼中满是欣喜,仿佛怀里的就是他最珍贵的瑰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来来来,孩子,看看你妈妈。”男子笑了笑,将女婴放入女子怀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子抱着女婴,眼中充满着母爱的光芒,女婴和她一样,都有着一双漂亮的眼睛。俏丽的相貌完全就是一个美人胚子,长大之后那可就是不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公,来为孩子取个名字吧。”女子手指轻轻刮了刮女婴的鼻子,轻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我早就想好了,这孩子的诞生,仿佛让你我的生命重新得到升华,我希望她将来能是个善良,乐于助人的孩子,所以她就叫林雪涵吧,像雪一样纯洁,有着包涵他人的胸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雪涵?好名字!那以后就叫你小雪涵咯~”女子低头看着女婴,轻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咯咯~”,小雪涵仿佛也听懂似的,发出稚嫩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