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唐胧羽对战苏冉冉

生命之湖边,一名少年正静静地盘坐着,微风吹过,抚起了少年的发梢,露出一张俊逸阳光的脸庞。蓝银草在其周围随风摇摆着,并且散发着点点蓝芒,而生命之湖则升起带着金色的绿光,空气中带着点点蓝光与绿芒,混合成了一道绚丽的精纯能量融入少年体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呼~”唐胧羽缓缓睁开双眼,呼出一口混杂的七彩气息。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嘴角不禁微微掀起,突然眼神一凝,体内魂力运转迸发,两个七彩的魂环出现在其身旁,闪耀着绚丽的光芒。七翱从魂环中闪现而出,欢快地在唐胧羽身旁扑飞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七翱欢快的样子,唐胧羽微微一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突破了二十级,而且还拥有了第二个魂环。拥有第二魂环后,自己也有了不少的变化,尤其是力量和精神力方面,隐隐间,自己仿佛能看到空气中有着一些色彩斑斓的光点,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自己还能控制它们。而七翱的变化也同样不少,首先便是在体型上比起之前要大上几分,身上的七彩龙鳞更加清晰更有质感了,而且唐胧羽还能清晰地感受到,七翱较比之前要强上不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十四级,这就是唐胧羽现在的魂力等级,对于常人来说仍然是一名绝世天才,七岁,唐胧羽在这几天的修炼中度过了自己的第七个生日,七岁二十四级魂力,看起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但唐胧羽却有些高兴不起来,明天他的对手可是二十八级,比他足足高了四级,虽然也是最近才突破的,不过也足以让世人为之震惊了,听伯祖父他们说那名对手还是极致火属性的魂师,自己虽然是蓝银皇,但火克草可是天地之理啊,怎么打?

稻草人书屋

明天就是对决的时候了,自己若是毫无策略的上场,肯定会是惨败的,那也太丢人了,自己昨天还夸下海口....并且握了握那挂在自己脖子处的碧绿玉坠,那是当初林雪涵送给自己的坠子。怎么办?能有什么办法能拉进两者的巨大差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胧羽正埋头苦思冥想时,却看到七翱正欢快地在草地上打滚,地上的蓝银草则用柔顺的草尖轻轻抚过后者的鳞片,让后者不禁发出舒适的轻吼。看到这里,唐胧羽突然脑光一亮,有了!就我来赌一赌吧,唐胧羽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隔日中午,尘天珩在大明的吩咐下带着唐胧羽缓缓走向传灵塔里的竞技场。此时,竞技场里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也有着一些魂师界名头不小的魂师,此时他们的目光都是集中在场地中心,那里正坐着一名身穿火红裙袍的少女,少女正在闭目冥想,然而空气中却凝蔓着浓烈的火元素,时不时还随着少女的呼吸时弱时强地波动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啧啧,苏家看来要大发了啊,出了这么一名不得了的后代。”观众席处,一些低声细语不断在讨论着,语气中充满着羡慕与赞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嘿嘿,这是苏家的苏冉冉吧?没想到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这等修为了。而且长的也那么水灵,若是将来长大后,那还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冉冉没有理会一些人对自己评价与议论,她知道,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你无法去阻止人家在背后的指手画脚,只有强大起来,有了强大的实力做后盾,自己才能无忧无虑地在世界上自由的翱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来了么。”苏冉冉睁开那好看的绣眉,眼神看着场地对面的那个出口处,隐隐间有着两道身影正在缓缓现身。 www.daocaorenshuwu.com

“听说,是塔主亲自推荐,能和苏冉冉相抗衡的人,同样是一名年纪与其相差不远,好像...是叫什么...唐胧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胧羽?没听说啊,什么时候又出现这么一名年轻人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些人继续开始议论,目光都转向了那个出口,眼中有些好奇与期待,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除了苏家的苏冉冉,传灵塔还有年轻一代能与其抗衡。 www.daocaorenshuwu.com

观众席前方,一名老者正有些微皱的看着那出口处,塔主亲自推荐的人啊,不会对冉冉产生什么阻碍吧?垂在身旁两侧的拳头不禁微微握了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唐胧羽在尘天珩的带领下来到竞技场之上,感受到周围那看着自己的眼光,有些浑身不自在,仿佛那些人想把自己切片开来研究一番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哼!”一声娇哼传进自己耳朵,让唐胧羽转过神来,才发现眼前不过十米处的漂亮女孩。此时后者竟有些恼怒地看着自己,那奇异的火红眼瞳好像拥有魔力一般,吸引着自己视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在看哪里?”苏冉冉小脸浮起一抹绯红,第一眼看见唐胧羽的时候感觉对方长的还不错,可他却第一时间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这就让她内心的自尊心与骄傲有些过不去,可冷哼提醒他一声,他又直勾勾肆无忌惮盯着自己看,着实让她有些难堪与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