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那是什么?

圆饼状的全天候魂导侦察机掠过海面缓缓行进,远处,已经可以见到白皑皑的雪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长,即将抵达极北之地。”清脆的声音响起,一身白色军装的南澄向坐在副机长位置的蓝潇报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是一支来自于斗罗联邦科学研究院天斗分院旗下的古魂兽研究所的科考队。自从斗罗联邦大约在九千年前完成了第一次太空之旅后,人类就开始了对太空不停的探索。不断的探索、不断的发现,让人类对宇宙的浩瀚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伴随着人口的增多以及一些其他问题,人类开始尝试星际移民。经过数千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在一千多年前完成了第一颗行星的移民。之后千余年来,人类已经完成了对七颗行星的移民计划,并且开发。

daocaorenshuwu.com

自从万年前魂兽险些带来覆灭的灾难之后,被誉为斗罗联邦和平之母的那一代议长墨蓝宣布人类与魂兽和平共处。禁止一切对于魂兽的杀戮行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联邦在进行第三颗行星殖民的时候,就将这颗星球赠与了魂兽,由当代的数位魂兽之王带领,从小位面万兽台进行了大迁徙。魂兽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后的第七颗行星,又赠予了魂兽。有了两颗属于自己的星球,魂兽在万年来得到了充分的休养生息,与人类之间的仇怨也彻底化解。人类正在以全新的方式和魂兽进行全面合作,数万年来,从魂兽占领着整个斗罗星人类挣扎求生,到人类发明魂导器,开始压缩魂兽的生存空间,再到万年前苏醒的魂兽之王带领着残存魂兽报复人类。如今,人类与魂兽和平共处。时代的变化,终于让因为魂师职业而密切相关的人类与魂兽,进入了和平发展时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蓝潇带领的这支科考队,就是前来极北之地探察,看看还有没有残留在这里的冰雪类魂兽,或者是魂兽遗迹,从而进行对古魂兽的研究。

daocaorenshuwu.com

极北之地曾经被誉为斗罗大陆最后一片净土,这里严酷的环境,才让残存的一些魂兽不被人类伤害。后来也同样进行了迁徙,但这里的魂兽世界自成一体,当时也耗费了很大力气才让绝大多数魂兽认可了移民。但还是有一些选择了留下来或者是隐藏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蓝潇肩头挂着少校军衔,相貌英俊,他今年三十三岁,毕业于斗罗联邦国立科技学院,主攻魂兽研究。所有的科研单位全部授予军衔,由联邦统一管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边答应着,他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南澄军装下优美的曲线上,他们除了是同事之外,还是一对情侣。美丽的南澄刚进入研究所不久,就被他这位所长近水楼台了。两人感情很好,正计划着这次科考回去就结婚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澄瞪了他一眼,别过头去。娇俏的样子却引得蓝潇会心一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进入极北之地后,立刻开启生命探测器。探察强度调高到十年魂兽层次。”蓝潇下令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南澄是专门负责探测的,立刻公事公办的回应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极北之地自古以来就是苦寒之地,几乎没有任何植物能在这里生存,以前有魂兽的时候,也以耐寒大型魂兽为主。还有一些类似于冰碧蝎、雪女之类的特殊魂兽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全天候魂导侦察机进入极北之地,向更内圈飞去,柔和的白色光晕围绕在侦察机周围,隔绝着外界苦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扁平的飞机下腹中心位置,一道淡绿色的光芒洒落,光芒落在地面时,形成足以覆盖一平方公里的绿色光圈,在光圈内凡是有生命强度超过十年魂兽层次的,都会被探测出来。这可是最新型的生命探测器。精细度足以深入地下百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侦察机延着海岸线一边扫描一边前进。虽然生命探测器探测范围很大,但极北之地十分广袤,想要整体扫一遍,甚至只是探察其中的一部分,也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了,既然到地方了,设定好探测程序,大家都休息一下。希望这次能有所发现。”蓝潇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有些懒洋洋的说道。嘴角处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他的样子,南澄撇了撇嘴,这家伙,总是这样,似乎做什么都漫不经心似的,可却做什么都能做的很好。上学的时候,也没看他怎么努力,就成了学霸。工作之后,很轻松的被研究所录取,明明自己是和他一起录取进来的,现在却还是中尉,而他却已经两次被破格提拔了。要知道,军衔提拔是极难的,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循序渐进想要到校级军官,至少要四十岁以上才有可能。可这家伙今年才三十一岁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想真是不服气,自己明明比他努力的多啊!甚至,就连追自己的时候,自己似乎也只是懵懵懂懂的,就在他那人畜无害的微笑下投降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