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蓝轩宇

是的,蛋壳消失了,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根本没办法再将这次的事情上报,除非是能够从这小婴儿身上查出什么不一样来。否则,研究所的督察委员会一定会向他们提出,他们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自己的收获。 稻草人书屋

除非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行,不能深度解刨。”南澄感受到身边有些压抑的气氛,突然一横身,挡在了那防护罩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侦察机上的生命探测以及各种对于生命体的检查设备已经是最好的了,如果说还想要深度发掘什么,那么,就只有深度解刨才有可能了。可是,那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想什么呢你。”蓝潇没好气的道:“就算我们同意,也是不可能的。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又不是尸体。哪来的深度解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其他人看着南澄的眼神也显得有些古怪,南澄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忙道:“抱歉,对不起大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个孩子真的好可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炜苦笑道:“老大,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到手的功劳没了,而且还原本认为是大功一件的,大家的情绪当然不会太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蓝潇轻叹一声,“没有功劳就没有吧,我们以后再继续努力。这孩子带回去之后,我们再给他做一次深度检查,如果还没有结果的话,那就是我们运气不好了。至于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收养他。”南澄毫不犹豫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对他有种发自内心的喜欢,她只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去呵护这个孩子,好好的照顾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蓝潇笑道:“你这可是未婚先有子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澄俏脸涨红,有些倔强的道:“那怎么了?他既然没有妈妈,那我就做他的妈妈。”

daocaorenshuwu.com

蓝潇看着她,眼神中带着几分怜悯,“说你傻,你还总是不承认。”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南澄怒视着他,“说了不许说我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蓝潇走上前,很自然的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将她揽入自己怀中,“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孩子既然是我们大家发现的,那么,我们就都对他有责任。而且,我相信,这个从蛋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会有一天向我们展现他非同寻常一面的。最后,我的意思其实是,他不只是需要一个妈妈,还需要一个爸爸。所以,只要你先嫁给我,再公布我们有了个孩子,只不过是未婚先孕的产物,那就不算未婚先有子了,顶多算是先上车后补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澄先是愣了愣,然后心头就产生出一种十分复杂的情绪,明明自己应该是感动的啊!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家伙,她就是有种要揍他的感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哈哈哈哈!”其他几人不约而同的都笑了起来,他们这个团队一向团结,蓝潇身上有种莫名的魅力,总能让身边的人对他信服,或者,这就是情商吧。

daocaorenshuwu.com

蓝潇转身向其他人正色道:“这次,真是对不起大家了。如果未来有一天,这个孩子身上真的出现了什么奇异的事情,所有发现带来的功劳,一定与大家共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庭音耸了耸肩膀,道:“少一份功劳也没多大事儿了,我只是觉得,既然你们要收养他,是不是应该给他起个名字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澄呆了呆,她其实并没有做好为人母的准备啊!

daocaorenshuwu.com

蓝潇道:“不如叫蓝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南澄立刻反应过来,瞪视着他道:“明明是我先决定收养他的,为什么不叫南潇。可早就规定了哦,孩子未必非要跟父亲姓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等下啊!老大、南澄。你们不觉得这有点乱吗?你们都是两个字的名字,如果只是简单用你们两个字的名字连起来,你们一家三口这名字也太像了,太难区分了。”陈炜有些无语的说道。 稻草人书屋

蓝潇立刻道:“这样好了,姓跟我,名字你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澄撅起红唇道:“那为什么不是反过来?” daocaorenshuwu.com

蓝潇笑眯眯的道:“因为姓蓝更好听啊。你不觉得吗?还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跟我说过,姓蓝还挺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降落了,请大家返回座位坐好。”驾驶员的声音传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天后。古魂兽研究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正常,还是那样,就是太正常了。我们又增加了许多数据的分析,包括一些细胞数据分析,都很正常。唯一有点不正常的是他的基因分析。从基因谱系来看,确实是人类没错。只是,他的基因却有点不太明确,甚至说略有点复杂。以我们的仪器也没法完全分析的清楚。只是,这种情况在人类之中本身也是有千分之一几率发生的,并不代表什么。”陈炜向蓝潇汇报了最新检测报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起来,我这便宜老爹是当定了啊!”蓝潇苦笑道。只是,苦涩的味道并没有多浓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