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只要儿子

蓝潇愣住了,那工作人员也有些愣住了。而这一刻的蓝轩宇也停滞了下来,身上的痒消失了,似乎都是伴随着掌心处冲出来的这一缕缕蓝色而释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工作人员扭头看向蓝潇,“所长,这、这是……,蓝银草?”他的声音不由得有些怪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蓝潇和南澄的武魂是什么所里的人都清楚得很,可是,眼前这孩子觉醒的,可不是和他们任何一人一样的武魂啊!而且看上去似乎更是和他们毫无关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蓝银草,最普通不过的武魂,早在斗罗联邦还只有斗罗星的时候,它就经常出现,而且,更是废武魂的代表。废武魂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能修炼、毫无用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武魂哪怕是筷子,吃饭的速度都会有所提升。武魂是锄头,没有魂力耕地能力也会更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武魂是蓝银草?提升什么?人不是牛羊,不吃草。

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同样的,蓝银草也有着属于他的传说,而最大的那个传说,可是在整个斗罗联邦传扬了数万年之久啊!可是,数万年来,属于蓝银草的传说,也只有两个而已。

www.daocaorenshuwu.com

蓝潇的震惊程度还要远超那位工作人员。 稻草人书屋

在今天之前,他曾经思考过许多可能。他也是思前想后之下,才决定让蓝轩宇就是留在所里觉醒,这样起码研究所内的情况是自己可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想过很多可能,蓝轩宇的武魂会是怎样、怎样的强大,甚至是一种兽神层次的武魂他都考虑过。可他玩玩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从蛋中生出来的儿子,武魂竟然会是和兽武魂都毫不沾边的蓝银草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一下,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突然之间,蓝潇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稻草人书屋

换了在任何一个地方的觉醒室,工作人员都会立刻把蓝轩宇的武魂定性为蓝银草,普通的废物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是,这里是古魂兽研究所,蓝潇自身更是研究所所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来废武魂是没有什么可值得研究的,但架不住它也曾经有过大陆最强传说。所以,蓝潇还是研究过一些有关于这种出现久远甚至能超过人类历史的蓝银草。

www.daocaorenshuwu.com

蓝银草武魂以前在斗罗联邦很常见,标准废武魂,可是,这废武魂觉醒的时候,似乎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蓝潇的大脑顿时高速运转起来,回忆着有关于蓝银草的一切知识和记忆。

稻草人书屋

首先他想到的就是,蓝银草觉醒应该是单手,而并非双手。没错,这一点他可以肯定。而且,弱小的蓝银草在刚刚觉醒的时候,能够从掌心之中钻出几厘米就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出现近两米高这种程度?而且表面那蓝莹莹的光晕,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普通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长,还要进行魂力测试吗?”工作人员试探着问道。他此时的眼神甚至有些同情,眼看自己儿子是废武魂,当爸爸的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然……”蓝潇脱口而出就要说什么,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下,摇了下头道:“算了,家里也有魂力测试仪,回去我给他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工作人员用理解的眼神看着他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好的。那我就给轩宇的武魂认定为蓝银草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嗯。”蓝潇一边答应着一边来到儿子身边,搂住他的肩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爸爸,这个就是我的武魂吗?”蓝轩宇一脸好奇的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蓝潇帮他擦擦额头上的汗水,点了点头,道:“是啊!这就是你的武魂了。现在咱们把它收回去好不好。你在自己心里想着让它回去,它应该就会回去了。”

daocaorenshuwu.com

“哦、哦,那我试试。”蓝轩宇按照父亲说的做了。果然,那簇蓝银草缓缓缩小,最终在他掌心之中消失不见。只是,连蓝轩宇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当它们消失的时候,在自己掌中,各自有金色和银色略微闪烁了一下,右手是金色、左手是银色。 稻草人书屋

出了觉醒室,蓝潇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儿子除了研究所,开着自己的魂导汽车返回家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一家就住在研究所附近的家属楼中,中校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两百平米的房子他们一家三口住着很宽松,甚至还有专门的修炼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关上房门,蓝潇拉着儿子在沙发上坐下,认真的看着蓝轩宇道:“轩宇,你今天在武魂觉醒的时候怎么了?你把当时所有的感受都告诉爸爸。”

daocaorenshuwu.com

蓝轩宇眨了眨大眼睛,有些害怕的道:“好痒啊爸爸,当时我好痒痒啊!痒痒的特别难受,我就用力的挠。特别痒,好像是从身体里面的痒,我挠也不管用。后来所有的痒就都集中到我手上,从我手掌里面钻出去了。钻出去就好了,就不痒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蓝潇正要询问一些细节,魂导通讯器却响了起来,“南澄。你先别问了,对,是蓝银草。你先回来吧,回家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另一边焦急的南澄顿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挂断了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