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鬼啊

对于树老的突然离去,汪天羽也略微愣了一下,这位平时可是难缠得很啊,丝毫没有因为年长就好说话,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妥协了,汪天羽都做好了进一步争论的准备了。

树老走了,却把唐月给留下了。唐月表情有些尴尬,赔笑道:“汪院长,您看这事儿闹的。”

“滚蛋。”汪天羽没好气地道。

“好的。”唐月就坡下驴,转身就飞,直奔永恒之树的方向去了。

看他们都走了,樱落红才松了一口气,低声道:“老师,什么时候树老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汪天羽怒道:“他好说话才怪了,肯定是有什么阴谋。还有,你们外院怎么回事?不能因为出现特殊情况的可能性低就减少探查,以后体检就把生命能量亲和度这一项加上。”

“是我的失误,对不起老师。”樱落红一脸羞惭地道。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有我在,我看谁敢抢人。”汪天羽道。

唐震华迟疑了一下,问道:“汪院长,如果召开海神阁会议的话………”

汪天羽瞥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海神阁会议,你以为真的有人会向着他?他经常不正经,得罪的人还少了?至于生命能量亲和度高,那也得等这孩子从外院毕业再说。如果从外院毕业了,你们还留不住这孩子的心,趁早都给我滚蛋。还有,唐震华,你还记得我上次对你说过的话吗?”

听了他这句话,唐震华顿时脸色大变,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

汪天羽大手一挥,周围空气突然变得狂暴起来,一个蓝紫色囚笼凭空出现,把唐震华装入其中,下一瞬间,他就和囚笼一起消失了,原地只剩下樱落红一个人。

樱落红眼底闪过一抹担忧之色,但很快就被怒色替代了,她怒道:“活该他挨揍。老师上次就说了,见他一次揍一次。”

她想了片刻之后,又嘟嚷着道:“不会揍得太狠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蓝轩宇只觉得自己全身经脉都有些胀痛,才从深度冥想状态中清醒过来。

凝神内视,他顿时吃惊地发现,自己胸腔内的血脉旋涡都已经凝滞不动了,不,不是不动,而是运转得非常缓慢,那感觉怎么形容呢?吃撑了。没错,就是那种吃撑了的感觉。

不仅如此,他体内的魂力也是异常饱满,将经脉完全撑开,阵阵撕裂般的痛感不断传来,显然是身体有些支撑不住了。

可就算这样,他的身体依旧还在吸收着身边的生命能量。

蓝轩宇意念一动,赶忙中断了和外界生命能量的沟通,然后睁开了双眸。

外面漆黑一片,吓了蓝轩宇一跳,他差点以为自己失明了,幸好,看到远处的永恒之树散发的碧绿色光芒,他才回过神来。

这是天黑了?到晚上了吗?

他记得,自己是中午一过就来了啊!这可不止一个小时了吧。

他赶忙腾身而起,在一阵“哗啦啦”的水响中,落在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