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战栗的冻千秋

那是什么?为什么距离这么远它还会让自己产生如此大的反应?蓝轩宇呼吸艰难,全身都开始发热,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轻微地颤抖着,金纹蓝银草和银纹蓝银草甚至有一种要自行透体而出的冲动。

我这是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啊?那是一种全身毛孔都张开的感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蓝轩宇大为震惊。不过最让他吃惊的还是自己心中突然产生的那种渴望,前所未有的渴望。

他整个人仿佛瞬间变得极度饥渴起来,这枚神秘的九彩宝石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引起自己如此强烈的反应?哪怕是身在海神湖之中,沉浸在那浓郁的生命能量中时,蓝轩宇也不曾有过这么强烈的渴望啊!

台上,凌依依缓缓掀开红布,下面的黑色展示架露了出来。展示架是模仿人的脖子和前胸形态制作的,一枚彩色宝石就被镶嵌在其中,散发着淡淡的彩色光芒。

宝石体积不大,光芒也不算太强,看起来远没有屏幕上显示的好看。

“好了,介绍了这么多,我们下面开始竞拍。起拍价:二十万联邦币。每次加价不低于一万。”凌依依面带微笑地说道。

蓝轩宇用力地深吸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的魂力和血脉之力,尽可能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同时迅速地回头看了一眼。

有竞拍意愿的人似乎并不是很多,确实,联邦币的购买力是相当强的,如果只是装饰性宝石的话,二十万联邦币就太贵了。

蓝轩宇死死地盯着那枚神秘的九彩宝石,几乎在凌依依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他就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号牌。

“三十三号,二十万联邦币。”凌依依有些惊讶地看向蓝轩宇。在她看来,虽然这枚宝石很美,但要说价格,就实在是太高了一些。二十万联邦币可以买相当不错的天材地宝辅助修炼了。而对于史莱克学院的学员来说,还有什么比修炼更重要的事情吗?这个时候花钱买一个根本没什么用的装饰品,要么就是特别有钱,要么就是脑子有问题。

根据蓝轩宇之前的情况,凌依依知道他不是一个特别有钱的孩子,那他这是要干什么?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啊!这枚神秘的九彩宝石已经经过了联邦最精密仪器的检测,也没有发现它有什么切实作用。事实上,无论是金属还是宝石,只要内部没有蕴藏能量,那就只有装饰作用了。

不只是凌依依,连蓝轩宇身边的同伴们也都被他突然举牌的动作吓了一跳。

钱磊眨了眨眼睛,这才仔细去看那宝石。他对蓝轩宇是最了解的,蓝轩宇举牌动作极快,而且他就在蓝轩宇身边,能够清晰地看到蓝轩宇此时有些急切。

在钱磊的记忆中,蓝轩宇从来不会做无谓的事情,他想要某样东西,就一定有他的原因。

蓝梦琴轻轻碰了碰冻千秋,低声道:“买给你的?”

冻千秋脸一红:“你别瞎说。也许他知道这枚宝石有什么用吧。”

蓝梦琴撇嘴道:“最精密的仪器都检测不出来什么,他能知道啥?二十万联邦币,二十枚白色徽章呢。真舍得啊!”

冻千秋没再吭声,但看那宝石的眼神略微变了变,心中暗想,自己对于彩色的东西不怎么喜欢呢,自己喜欢的是白色和蓝色。要不要告诉他,不要乱花钱呢?可要是说了,万一他不是买给自己的,那多尴尬啊!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吭声。

只是……

突然间,冻千秋的身体一僵,源自灵魂深处的记忆突然浮现而出。刹那间,她整个人都轻微地战栗起来,眸光突然变得凝固,死死地盯着台上那枚彩色水滴状宝石。

彩色,水滴状,她见过,她好像见过。在很久很久以前……

她将目光迅速投向蓝轩宇,而此时的蓝轩宇,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台上的那枚宝石,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

他那高高举起号牌的右手之上,金色的菱形鳞片若隐若现。

金色鳞片,彩色水滴状宝石,还有他那在初次见面时就让她感到似曾相识的面庞。

他长大了一些,稚气褪去了几分,那初次相见时就有过的熟悉感似乎也随之更加强烈了几分。

他是谁?他究竟是谁?

刹那间,战栗中的冻千秋心乱如麻。

蓝梦琴就在她身边,顿时发现了她突然的变化,不禁疑惑地道:“就是一枚来历不明的宝石而已,千秋你不至于这么感动吧。”

冻千秋没有吭声,贝齿轻咬下唇,她突然觉得自己头痛欲裂,深藏在海中的一些东西似乎开始翻腾,那些早已被自己掩埋的记忆仿佛就要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