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杀鸡儆猴

“我能感觉到你的敌意,但你又说我们并不是敌人。”娜娜目光平静地看着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说是敌人也没错吧。”海神阁阁主笑了笑,推门而出。

白衣青年始终跟随在她身后。

目送着他们离去,娜娜的眼神再次变得茫然:“我究竟是谁?她竟然认得我。我被冰封的时间不止千午年?”

娜娜他们被允许返回史莱克学院,还有专门的车送他们回到史莱克宾馆。

安佩玖也被释放了,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但白银龙枪被抢这件事在短时间内传遍联邦。一时间,联邦震动。究竟是谁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史莱克城动手,并且真的抢走了白银龙枪?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要知道,有永恒之树的史莱克学院,可以让任何人在整个母星上无所遁形。但那个抢白银龙枪的人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所有宇航中心都已经被封锁了。但如果没有永恒之树那种探测生命的能力,在一颗星球上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永恒天空城。

静室。

海神阁阁主默默地坐在静室中唯一的蒲团之上。

白衣青年就坐在她身前两米外。

“为什么不告诉她?她已经不会再是我们的敌人,也不会是联邦的敌人。而且,上次的那个人,如果真的是……”

“够了!”海神阁阁主沉声喝道,“我不想听这些,我也不想他再受到伤害。你忘了当初他们是如何离开的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没有死。娜娜被冰封,那他又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与磨难?他们似乎都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情,那就让他们拥有新的人生吧。他们两人不再有交集,或许对他们两个都好。”

“你是不是还惦记着他?”白衣青年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复杂。

“没大没小的,你怎么跟老师说话呢?”海神阁阁主的脾气突然变得暴躁起来。

白衣青年露出苦涩的笑容:“老师?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相伴这么多年了,说起来,我真的该忘却当初的一切,忘了金龙月语,也忘了银龙舞鳞。”

“对不起。”海神阁阁主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了,“或许是因为活了太久,我的心态早就已经不对了,又或者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海神阁阁主这个位置,我已经坐太久了。我累了,想退下来了,以后就交给你吧。”

“我?你觉得我会接手吗?我在这里的时间也没比你少几年。你走了,我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我已经习惯了待在你身边,无论是做你的学生,还是朋友。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尽管我知道,在你心中,我永远也比不上他。可是,我愿意,怎么办?”

“你真是个笨蛋、傻瓜!”海神阁阁主突然气急败坏地说道。

白衣青年笑了:“对啊!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那怎么办?谁让我当初那么傻呢。傻人有傻福,有几个傻瓜能像我这样活这么久?”

海神阁阁主轻叹一声:“谢谢你。如果我是个正常人,或许我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其实在我心中,曾经的一切早已只是一段记忆。虽然记忆很清晰,可早就没了意义。我并非常人,很多东西我都没法给你。你真的好傻。”

白衣青年摇摇头:“我不在乎。你真的要离开史莱克学院吗?想去哪里?我陪你。”

海神阁阁主摇摇头:“算了,还是留下吧。就像你说的,早就习惯了啊!一个人习惯了做一件事之后,想要改变谈何容易?更何况联邦早就想要永恒之树的掌控权了,如果没有你我在这里坐镇,他们就会下手。毕竟,无论是谁,都希望自己能长生不老。”

白衣青年冷哼一声:“联邦的那些政客不过是蝼蚁罢了。”

海神阁阁主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真是什么人都敢打史莱克学院的主意。趁着这次机会,是该让有些人看着,沉寂的史莱克学院一旦发怒将会是怎样的。你去一趟吧,把这事处理一下。这次出手的人拥有神隐披风,这件神器下落不明多年,不知出自哪里,但这并不重要。”

“杀鸡儆猴吗?”白衣青年问道。

“嗯。”

“好。”白衣青年站起身,向外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海神阁阁主轻叹一声:“其实你并没有说错,哪怕过了这么多年,我心中还是容纳不下别人。谢谢你,但是对不起。”

安佩玖回到房间,心情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她觉得很奇怪,那位海神阁阁主似乎真的认识娜娜,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那位海神阁阁主至少活了上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