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让他去七圣渊

唐震华骤然回首。

“汪阁主。”看到来人,他收敛情绪,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躬身行礼。

“我的话你听到没有?”汪天羽淡淡地说道。

唐震华苦笑道:“您不批准离魂果,是打算要我的命吗?”

汪天羽道:“我为什么要你的命?你若真的不想再待在这里,那就去唐门吧,不跟她见面就是了。”

唐震华摇摇头:“不见面又如何,只要她在我心中,我们依旧是天天见面。”

汪天羽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的事我也不想再干涉。但当年的事情,我多少也了解一些,菲菲走的时候跟我说过一些。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当初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当时不仅生气,还很诧异,你和落红感情不错,还在外院时你们就在一起了,在一起之后更是感情很深,你从哪儿来的歪心思?你就不想解释一下?”

唐震华沉默了,过了一会儿,道:“阁主,是我的错。所有的一切确实都是我的责任,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汪天羽没好气地道:“你的答案还是跟当初的一样?”

“嗯。我说的是真心话,所有的责任都是我的。我不仅害了落红,也害了菲菲,我是罪人。所以,我也不敢奢求落红原谅我,我也知道她不会原谅我。您就让我走吧,服下离魂果或许是对我的解脱,对落红也是。落红还年轻,她还有机会再找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不能再耽误她了。我知道,无论她是忘不了我,还是对我有恨或者是因为我而对感情产生了恐惧,只要有我在,她就无法对那件事释怀。”

“屁话,不可救药!”

汪天羽突然发怒了,一掌拍出。

强大的魂力直接将唐震华吹飞,一道道雷电轰隆作响,炸得唐震华一头乱发根根竖立。

等唐震华从抽搐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汪天羽早已不见了。

唐震华一脸的无奈与落寞,但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温暖。这位平时总是对自己横眉竖眼的阁主,其实还是关心自己和落红的事情的。

樱落红还在办公室工作,夜色已深,她却依旧没有要回去休息的意思。

她本没有这么忙,可她就是尽可能地让自己变得更加忙碌。人只有在忙碌的时候才不会胡思乱想。

“何苦呢?”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房间里。

“老师。”樱落红恭敬地喊道。

“你这是何苦呢?你心中若是没有他,你就不是现在这样了,而是早早就听我的话前往内院,由其他人接替你现在的工作。这些年他所做的一切我也都看在眼中,你就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吗?”汪天羽叹息着道。在自己的学生面前,他的脾气就温和多了。

樱落红轻咬下唇,手轻微颤抖。

汪天羽继续道:“这是你们的私事,我这个做老师的本不应该管,但我不能看着你们这样痛苦下去。他要申请领取离魂果,我问你,我是给还是不给?”

樱落红猛地抬起头,看向老师,眼底有着倔强:“他想忘记,那就让他忘记好了。”

“痴儿,你就是太倔强了啊!当初的一切,的确是他不对,但是,我一直都觉得那件事情事出有因。如果他真的那么容易起外心的话,后来又怎么可能几十年如一日地守护在你身边?他早就有更多的选择。给他一个机会,也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老师真的不想看到你们俩再这么痛苦下来。”汪天羽开导道。

“他什么都没有说,从来没有为当初的事情解释过只言片语,只是说都是自己的错。我等了几十年,他也一直在我身边,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未跟我解释过。老师,你让我怎么原谅他?”樱落红的声音有些哽咽。

“那让他去七圣渊吧,就算是为了找出事情的真相,让他去吧。这件事在他心中也一定是一个巨大的心结,否则他不会不肯说。在七圣渊之中,没有什么是不能被引出来的。他从未去过,所以他并不清楚。以他的年龄和经历,在七圣渊之中,所有的一切都不会是秘密。”汪天羽说道。

樱落红一愣,道:“可是,七圣渊实在是太可怕了,尤其是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我怕他会有危险。”

汪天羽笑了:“你明知道他在七圣渊有可能会把当初的一切都说出来,还不愿意他去,就是怕他有危险吧?你啊,就是嘴硬心软。让他去吧,我会请七位长老对他温和一些的,我也会亲自守护他,一旦情况不对,我会把他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