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头痛越发剧烈了,唐乐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屏幕前。

娜娜呆呆地坐在那里,连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到,有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那歌声传递着无尽的思念,一次又一次有力地冲击着她的心,冲击着她的灵魂。

她的记忆仿佛同样在复苏,头痛随之袭来,眼前那道唱歌的身影在她心中渐渐浮现。

她看到的是一抹金色。

她下意识地攥紧了双拳,她的身体同样在颤抖。

“带我走吧,带我走吧,带我走吧……”

那歌声如泣如诉,百转千回。

蓝轩宇和白秀秀同样听得很投入,泪水从白秀秀的眼中涌出,她突然觉得屏幕中的男子是那么熟悉,曾经忘却的种种似乎越来越清晰。

一首《念》早已结束。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全场数万名观众,没有人催促,每个人的灵魂都还在震颤,每个人内心对亲人最深切的思念都在这一刻被唐乐的歌声引出。

十分钟,整整十分钟,这十分钟后来被称为斗罗联邦有史以来哭泣人数最多的十分钟。

唐乐渐渐停止颤抖,他的身体轻微晃动了一下,当他再次睁开双眸的时候,那双蓝色的眼眸之中依旧噙着泪水。

“对不起,我失态了。”他微微躬身。

直到这一刻,全场观众才从那深切的思念之中回过神来。

刹那间,全场所有观众自发地站了起来,一个声音响彻全场,响彻联邦。

“带我走吧,带我走吧,带我走吧……”山呼海啸的声音,带着哽咽,充满了对已故亲人的思念。

毫无疑问,这场演唱会火了,火到联邦的每一个角落,唐乐的名气也必将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只凭这一首歌,他那“灵魂歌神”的称号就再也无人能够撼动,也无人能超越他。

声音持续了整整五分钟,直到唐乐的眼中不再饱含泪水,他才抬起手,轻轻地做出向下的动作。

全场观众因此安静了下来,却没有一个人再坐下,他们全都站着,仰望着他们心中的歌神。

“思念我们的亲人,但更要守护我们最爱的人。”唐乐轻声说道。

“守护时光守护你!守护时光守护你!守护时光守护你!”

山呼海啸的欢呼声再次响起,因为,他们都知道唐乐接下来要唱的是哪首歌。

接着,就在音乐声响起的瞬间,所有的欢呼声戛然而止,每个人都用殷切的目光看着台上的唐乐。

唐乐轻柔的声音响起:

凝望时光,凝望到的却是自己的心灵。

时光弹指一挥,说不尽的思绪离愁。

时光中的希望,往往来自不经意之中。

或许那瞬间的一瞥,就让人心旌摇曳。

那是时光中的熟悉,是莫名的呼唤。

它引导着我,去寻觅希望。

希望来临,却略有恐惧,想要触摸,却怕泯灭。

希望来临,带来的是欣喜与未来。

时光的瞬息,会将希望充能。

我的希望来了,或许我再不需要迷惘。

可我不敢去触碰,唯恐希望破灭。

时光中的希望啊!请你陪伴着我,不要离我而去,宁可永不去真正将它开启。

时光中的希望啊!请你告诉我,你究竟为何?为什么那份熟悉仿佛源于远古?

他的眼神十分坚定,以前在唱这首歌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是谁,现在这一刻,他似乎已经完全清楚了。他唱得很慢,至少给歌迷的感觉是如此。

歌迷内心因为先前的思念而产生的悲伤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和唐乐同样的坚定。

守护时光,守护的是时光荏苒,一直待在身边的人,守护亲人,守护爱人,守护一切自己应该守护的人和事物。

这首歌唱的是时光,歌声中充满了希望,充满了一种对于时光的渴望。

为何要守护时光?因为要守护时光中的那个人。

悲伤渐去,剩余的唯有心中的暖意。

听歌的恋人不自觉地拥抱着彼此,母亲拥抱着孩子,每个人都拥抱着对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

如果说《念》充满了思念的悲伤,那么,这首《守护时光守护你》就充满了对于时光的热爱。

寸光阴一寸金,珍惜时光,珍惜当下,珍惜身边的每个人。

蓝轩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将白秀秀拉入了怀中,而他们之间的那个枕头,此时正在白秀秀怀里。

或许,只有在娜娜耳中,这首歌是不同的。因为,在那歌声里充满了战栗和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