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你给我回来

但其他人就不好说了。相对来说,在七圣渊里面,心灵越纯净,就越容易通过考验。经历越多,想法越复杂,就越难通过考验。

就在这时,唐震华来到汪天羽身边,向汪天羽躬身行礼,道:“阁主,我也去了。”

唐震华的语气很平淡,仿佛他只是要去做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唐老师,您干什么?”肖启并不知道情况,不禁急切地问道。

唐震华都多大年龄了?起码也有七八十岁了吧,他竟然要进七圣渊!这有多危险他自己不是很清楚吗?

唐震华回身向肖启一笑,道:“肖老师,这几年和你一起工作,我很开心,主要是咱们这批孩子太好了。等他们出来,如果我出不来或者发生了什么,别告诉他们,就说我去唐门搞研究了。”

“唐老师,您……”肖启不知道唐震华为什么要这样做,汪天羽在,他也不好问太多。

汪天羽神情凝重地看着唐震华,道:“震华,你想好了吗?”

唐震华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汪天羽这么称呼他了。樱落红是汪天羽的弟子,当初那个误会产生后,唐震华差点被这位脾气暴躁的副阁主打死。

“我已经想好了。我在七圣渊的经历可以完全开放给您和樱院长看。我去了。”说完这句话,唐震华脚尖在船头轻轻一点,毫不犹豫地跃入七圣渊之中。

在这一瞬间,唐震华觉得有些恍惚,几十年了,这一跃或许就能解除误会吧。

他心中突然有种明悟,这些年来所有的痛苦似乎都消失了。因为他知道自己问心无愧,自己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到了。无论结果如何,哪怕是不能活着离开七圣渊,自已也不后悔。

“你给我回来!”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

紧接着,唐震华只觉得腰间一紧,然后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被往回拉扯。

当脚下踉跄着重新落在船头的时候,他身上突然一紧,被一个人死死地抱住了。

唐震华不禁有些呆滞了。

“呜呜呜……唐震华,你这个混账!”

将他拉回来,用力抱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史莱克学院外院院长,他曾经的妻子樱落红。

樱落红紧紧地抱着唐震华放声大哭,仿佛积蓄了几十年的泪水要在这刻全部宣泄出来似的。

唐震华先是有些发呆,然后抱住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一时之间,他的内心一片混乱。

汪天羽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们一眼,身体一晃,到了七圣渊上方,光影闪烁,他消失了。

肖启在外院老师之中算是很年轻的,所以他并不知道樱落红和唐震华之间的关系。

此时此刻,他看看汪天羽离开的方向,再看看面前这紧紧拥抱着的两者人,一时之间,嘴张得大大的,眼睛得大大的。

这……这是什么情况?樱院长和唐老师……

唐震华渐渐回过神来,而樱落红还在放声大哭。

唐震华此时已经感受到了来自肖启的目光,他扭头看向肖启,努了努嘴。

肖启赶忙点点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用口型向唐震华说:明白、明白。

然后,这位肖老师就转过身,“扑通”一声跳入海神湖中,飞快地朝着岸边游去。

唐震华看到肖启跳入海神湖中,愣住了。什么情况?自己只是让他转过身去啊,他怎么就跳湖了?而且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踏波而行,回到岸边啊!

肖启当然可以踏波而行,但现在的他只想冷静冷静。实在是刚刚看到的画面太令人震惊,他有点受不住啊!

船上就剩下两个人了,唐震华低头看着在自己怀中哭泣的樱落红。

他不知道期盼了多少年的人突然在这一刻回来了,心中五味杂陈,他轻叹一声,抬手抚摸着樱落红的长发。

“你不让我去吗?”他柔声问道。

“不让。”樱落红虽然在哭,但依旧回答了他。

“为什么?我知道你的性格,你从来都是眼里揉不得沙子。当初的误会一直没有解除,你心中的伤口始终无法愈合。唯有让我去七圣渊走一趟,把我最本我的东西都展现在你面前,你看了之后,心里的伤口或许才能愈合。这样不好吗?”

“不好。”樱落红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唐震华苦笑道:“我怕回去以后,你又后悔了。如果我们之间的裂痕无法弥补,又如何能够破镜重圆?我……”

“闭嘴!”樱落红突然尖叫一声,把唐震华没说完的话全都堵了回去,然后她哭得越发大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