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唐雨格的亲生父亲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恩风雨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和自己的孩子,心中的恨意早就淡了,再回想起之前的种种时,也渐渐能冷静地去思考和面对了。

如果不是原恩辉辉和唐雨格在七圣渊接受那样的考验,或许这件事就一直这样隐瞒下去了,他就算背负骂名也认了,而到了这时,为了孩子们,他不得不出来解释。这也是他第一次开口向唐希梦认错。

说出这番话之后,原恩风雨内心积压多年的郁气似乎也随之释放出来,他长出一口气,觉得全身都舒畅了许多。

唐雨格和原恩辉辉听得有些发呆,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唐雨格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妈妈会那么愤怒。

这件事情真的都是原恩风雨的错吗?如果他说的一切都是事实,自己的母亲就没有责任吗?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

唐希梦站在门口,面庞上布满了泪水。

原恩风雨已经很多年没看到过唐希梦了,看到她那依旧美丽的容颜,他不禁愣了愣,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

“你没错,错的是我,你走吧,”唐希梦颤声说道。

“妈妈。”唐雨格赶忙快步上前,扶住母亲。

唐希梦扭头看了女儿一眼,再想想这些年孤苦的日子,泪水不禁滂沱而下,她一把抱住唐雨格,放声痛哭起来。

看看唐希梦、唐雨格母女,再看看自己的父亲,直到此刻,原恩辉辉才突然意识到七圣渊竟是一个这么可怕的地方。这么多年前的事情,竟然都被它引了出来。

原恩风雨招了招手,转身向外走去,他知道唐希梦并不愿意看到自己。

“你等一下。”唐希梦突然哭着说道。

原恩风雨愣了一下,停下脚步回身看向她。

唐希梦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几分。

“当初的事,我不恨你了。还有,当初我毕竟曾经嫁你为妻,却没有尽过一天妻子的责任,对不起。”她一边说着,一边向原恩风雨微微躬身,“从这一刻开始,我们谁都不欠谁的了。”

“希梦,你……”原恩风雨只觉得自己喉中仿佛被什么哽住了。

要说错,大家当年都有错。可现在原恩风雨有妻子、儿子,而唐希梦独身了这么多年。

“都过去了。”唐希梦苦笑一声。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原恩风雨忍不住问道。

唐希梦摇摇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但凡对我还有一丝感情,就应该回来看看我。可是,他从未回来过。我对他的恨远远超过对你的恨。”

原恩风雨长叹一声,道:“你自己好好保重。如果有一天我能再见到他,一定把一切都告诉他,然后再揍他一顿,给你出气。”

说完,原恩风雨拉着原恩辉辉转身而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唐希梦的眼神有些复杂,当年,自己真的爱错了人吗?

就在这时,原恩风雨突然又回来了,他面露思索之色,道:“希梦,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这些年来,我遇到过好几次袭击,虽然对方都是隐藏着身份偷袭我,但我觉得对方的能力和他很像,比以前更加强大了,只不过每次都被我打退了。”

唐希梦一愣:“你是说,他其实一直都在史莱克城?”

原恩风雨苦笑道:“很有可能。”

唐希梦一脸不可思议地道:“那他为什么一直都不来见我?这个混账!”

“因为我是个儒夫。”

一个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身影翻墙而入,落在了院子里。

看到这个人,原恩辉辉第一个惊呼出声:“唐月老师!”

是的,来的正是原恩辉辉他们的熟人,一直镇守在海神湖湖畔的那名生命学派弟子,唐月。

唐月一抬手,在脸上一抹,揭下一张面具,露出了一张俊秀而略显苍白的面庞。

“桐月,真的是你!”原恩风雨失声惊呼。

唐希梦更是整个人都呆住了。

曾经的桐月,现在的唐月看看原恩风雨,再看向唐希梦,一时之间,整个人剧烈地颤抖。

“我是个懦夫,是个混账。这么多年来,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雨格就是我的女儿。我当初走了之后,舍不得你,于是又悄悄地回来了,我请老师收留我,老师就将我留在了学院。

“我化名唐月留了下来,就为了偶尔在远处看你一眼。那时候你已经是他的妻子了,我也只敢在远处看看你。后来你生下雨格,我更是万念俱灰,那时候我就想,自己就在学院孤独终老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