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意外收获的车夫

菲尔德身上黑气缠绕,恐惧带来的力量让他有着一种压迫的气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卡兰奇有些心慌,毕竟他最大的后台马尔奇现在正瘫坐在地上,憋红着脸像是便秘一样连开口都做不到。

稻草人书屋

菲尔德也没有想到借用那个灵带来的漏洞会这么好用,他有一种赚到了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杀死这两个人,便能够引起质变。”菲尔德知道在学院之都知道他名字的现在并不少,但是恐惧这个名字的人,大概就只有知道的百分之五左右。 稻草人书屋

那些人对于法师之家等组织可是信任的人,在那些人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小丑,上窜下跳看似很厉害,但是一旦上位者认真,他也不过是可以被随手收拾的家伙,这样的人自然不值得恐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一旦他杀死了法师之家的人,意义就不同了,他的危险程度急剧上升,那些知道的人,或多或少都会产生忧虑,有了忧虑,那么恐惧也不远了。 稻草人书屋

从那里获得的资料,让菲尔德也有着野心,他知道如果他能成为整个城市甚至整个世界恐惧的代名词,他也能成为一个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做不到他到头来也只会是一个小丑罢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杀了这两个人,就可以瓦解洛格最后的抵抗,也能获得更多的恐惧,何乐而不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卡兰奇伸出手锋利的指甲直接划破自己的手指,一些血液飞溅出来,随后化作一道道红色的锥子飞刺向菲尔德。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尔奇这一脉所精通的就算血魔法,将魔力融入自身血液之中,依靠血液未载体施展各种魔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还太嫩了。”菲尔德身上的黑气扰动,手直接捏住血锥,黑气缠绕血锥化作粉末飘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宽大的手直接握住了卡兰奇的脖子,卡兰奇的皮肤下涌起一片血色,魔法血之肤,带有魔力的血液在皮肤下凝固,化作最为坚固的铠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玻璃破碎的声音在脖子响起,菲尔德抬起手,身上的黑气涌动,向着这只手汇聚,同时嘴角微翘的说道:“你感受到死亡的气息了么?他在召唤你,你的死兆星在闪耀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指望会吓到我。”卡兰奇感觉皮肤层的保护又破碎了一点,血之肤的时效是有限的,到了时间就算血之肤没有破碎,那也是要出人命的,人毕竟只是人,利用魔力可以做到许多事情,但是毕竟还是有一些事是他们无法做到的。 稻草人书屋

这种血液凝固的法术,干扰了生命的正常运转,如果在有效时限内不解除,只会损害自己的生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是你的心却不是这样的,他在告诉我,你在恐惧死亡,你在恐惧我。”菲尔德手上的黑气越来越多随后一拳落下,卡兰奇的皮肤一寸寸皲裂如同蜘蛛网一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尔奇脸色越发的涨红,他的全部精力全部放在了调理法阵运转上了,如果在平时最多也就是一些轻微的反噬,而现在如果调理不好,那就是魔力漩涡,他们所有人都会被搅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现在一个选择题摆在了马尔奇的面前,要么看着儿子死在自己面前,随后自己再被那个混蛋杀死,要么放弃调整法阵,引发魔力漩涡大家同归于尽。 daocaorenshuwu.com

抛去所有感情从理智上来说,第二个选择才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加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一个是正确,就变得模糊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菲尔德眉头一挑看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他身上有着一道道疤痕,神色冷峻,对于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多大的惊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卡德快来帮忙。”卡兰奇认出了这个人,自己的师兄,淤泥组织的首领,同样也是被马尔奇放弃的那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师你教过我的,垃圾人的本质是低劣的,这种低劣渗入了血脉之中。”卡德并没有动手,反而一边说一边来到另一边的书架上,打开了一道暗门。 稻草人书屋

“尊敬的菲尔德先生,我想你不介意我拿走一些东西吧。”卡德先是对菲尔德说完,就直接走进了密室之中:“老师啊,我这种低劣垃圾人,自然要和你这种上等人撇开关系的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请便。”菲尔德不蠢,对付一个卡兰奇他还很轻松,要是再来一个卡德,就有可能出事,法师的那些宝藏自己大半也用不上,所以菲尔德并不打算再无端招惹敌人,就算要让卡德感到恐惧,那也要等这边搞定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卡德,你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才赢不了我的!”卡兰奇心中一转,立马刺激卡德,卡德之所以会选择见死不救不正是因为他输给了自己,导致继承权被剥夺了么,以这点刺激,说不定能让卡德做出改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不不,对于老师来说我这种性格才是他需要的,我输给你的唯一原因,是我们的血脉不同。”卡德将一个个法师的宝藏收起,一边说道:“我从小就跟着老师,我知道老师年轻时的模样,对于老师也无比了解,起码超过他的那个所谓的挚友也就是你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