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吴淼愤怒

罗铮选择的这种大海训练包括了缺氧极限训练、体力训练、耐力训练、武技训练、深水训练、速跑训练以及抗暴晒训练,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恢复体力可不是好受的,堪称变态的训练法,正常人不可能承受的下来,罗铮全凭一股信念和家传呼吸之法硬抗,到了黄昏时分,再有坚持不住,昏倒在沙滩上,伤势刚刚恢复就如此激烈运动,没人可以承受的住。 稻草人书屋

躲在密林里观察的鬼手见罗铮躺了半个小时都没有醒来,和之前的情况不符,觉察到不对劲了,赶紧冲上去查看,这才发现罗铮已经虚脱昏迷,赶紧将剩余的水往罗铮嘴里灌,能喝多少是多少,然后背着罗铮疯也似的往基地跑。 www.daocaorenshuwu.com

进入基地时,周围人好奇的看着脸色焦急的鬼手,友好的上来帮忙,被鬼手拒绝,鬼手风一般冲进医疗室,医护人员马上过来抢救,鬼手只好在外面等待,山雕和雪豹闻讯赶来,了解了情况后苦笑不已,想到蓝雪离开时的叮嘱,都头皮发麻起来,不知道如何向蓝雪交代。 daocaorenshuwu.com

“发生什么事了?”武大队长闻讯赶来,脸色阴沉的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鬼手如实的将情况说了一遍,大队长脸色大变,没有责怪鬼手三人,一脸担忧的看向抢救室,主治医生正好出来,摘下洁白的口罩,露出一张精美的脸庞来,基地三大美女之一的“水美女”吴淼,性子柔和如水,对谁都和和气气,不生气,人缘很好,深得基地所有人敬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是,这次“水美女”吴淼没有了好脸色,一脸冰寒,和冰美人蓝雪有的一拼,杏目含煞的喝问道:“你们怎么回事,哪有这么训练士兵的,这是把人往死里整,我要向上面检举你们的暴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里面人什么情况,要紧不?”武大队长迎了上去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来的正好,我警告你,这么练法可不行,不科学,伤员严重脱水,脱力,气血亏损的厉害,肌肉劳损严重,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了,缓过来也恐怕要废掉了,现在不能见人,需要休息,请你们出去吧。”吴淼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在医疗院,医生就是最高指挥官,武大队长除了苦笑,只能离开。 稻草人书屋

赶走了一干人等,军医吴淼进入病房,再次做了检查,开了药让护士帮忙打点滴,然后在病历本上详细的记录下伤情来,做好这一切后对护士交代道:“你密切关注他的变化,有情况马上通知我,今晚我值夜班。”说着,回去休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天一早,吴淼很奇怪护士为什么一晚上没来找,便来到护士站询问,得知伤员一晚上都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凌晨三点就醒了,说肚子饿,吃了些东西,现在正病床上躺着休息,吴淼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放心的来到病房,只是,病床上哪里还有伤员的影子,不由一惊,旋即看向护士。

稻草人书屋

护士脸色大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没了,不知如何是好,吴淼没有为难护士,而是找来看门的保安,调出监控一看,早上五点左右,伤员离开了,吴淼顿时就火了,这伤还没好怎么就跑了,马上跑到武大队长办公室要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武大队长一听有这事,也吓了一跳,马上叫来鬼手三人询问,都说不知道去了哪里,武大队长吓了一跳,有些惊疑地说道:“好了,带我去海边,我估计那个混蛋肯定又去训练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海边训练,怎么回事?”吴淼焦急的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大队长不得不将掌握的情况简单说明,满脸苦笑起来,队员玩命训练,大队长又不知情,谁都没办法干涉,吴淼可不这么想,听到罗铮这么练法,顿时恼怒地说道:“这么搞法不行,会出人命的,快去阻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急匆匆来到海边,只是,海滩上除了堆放着一些食品和清水外,哪里有罗铮的影子,武大队长看向鬼手三人,三人满脸苦涩,鬼手更是无奈的指了指大海说道:“这会儿肯定在海底,等一会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音刚落,海面上冒充一个人来,正大口喘气,不是罗铮是谁,吴淼顿时愤怒了,小跑上去,一边大喊道:“混蛋,你不想活了,快点上来,不能再练了。”武大队长和鬼手三人交换了个眼神,赶紧跟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正训练的罗铮看到是名军医,不由一愣,很快发现军医后面的武大队长和鬼手三人,赶紧走上海滩,惊讶地喊道:“你们怎么来了,找我有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现在是我的伤员,没有我的批准,你不能继续训练。”吴淼气的脸色发白,愤怒地说道,看向罗铮的眼睛里满是恼怒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罗铮有些惊讶的看了吴淼一眼,旋即看向武大队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基地就没有人不认识吴淼的,罗铮的无视让武大队长和鬼手三人苦笑不已,更是让吴淼差点暴走,恼怒的喝道:“我是你的主治医生,现在,马上,跟我回去接受治疗,没有我的许可,你不准参与任何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