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沙漠难行

罗诤等人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一行五人戴着夜视仪急行军,速度很快,一路上更是不敢停歇,天蒙蒙亮时,大家来到了恐怖组织所在的小镇外围一处沙丘附近,这里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大家不算陌生,看着静谧的小镇,在第一缕阳光下显得格外祥和,仿佛世外桃源一般,很奇怪的感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家将这种奇怪感觉打消,隐蔽好后,大口喘气,放松身体,连夜急行军几乎耗尽了大家的体力,一边抓紧时间吃干粮,几分钟后,大家开始检查武器,罗诤认真的给武器保养一番,确保不会有问题后,将缴获的SVD狙击枪也检查保养一番,战场上,武器就是第二生命,对于生命,没人敢大意。

www.daocaorenshuwu.com

十分钟后,大家体力恢复了些,罗诤冷静的注视着下面小镇,目含杀机,如果不是急着去救人,罗诤不介意秘密渗透进去,将这座小城大闹一番,又过了一会儿,大家恢复不少,罗诤抬头看看天,马上就要天亮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队伍继续行军,速度放慢了些,也不讲究行军队形了,免得被卫星监控怀疑上,越走前面越荒凉,沙漠化越严重,这让罗诤警惕起来,让大家控制好饮水量,尽可能的节省,以备万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午时分,骤热的高温仿佛火炉一般,将大家炙烤的头昏眼花,脚步更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罗诤看着前面翻滚的气浪,仿佛烧开的油锅一般,令人头皮发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么热的天气,估计又五十多度,不能再走了,否则大家都会中暑。”蓝雪摇摇有些发晕的脑袋小声说道,连夜赶路原本就透支了身体,进入沙漠后不断提升的温度更是将大家最后一丝精力榨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诤看了蓝雪一眼,心疼起来,再看其他人,也都晕晕欲睡,一幅脱水严重,中暑的样子,全凭一口气咬牙坚持住,但也坚持不了太久,必须想办法消暑才行,罗诤看向周围漫漫黄沙,头疼起来,方圆几十公里除了滚烫的黄沙还是黄沙,就连空气都在燃烧一般,根本没地方可以避暑,怎么办?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家拖着沉重的腿往前踉踉跄跄的走去,罗诤见大家都要晕倒一般,自己也脚发软,头发胀,好几次差点晕倒,没想到这里的气温这么高,无奈之下,通过耳麦有气无力地说道:“大家停下来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有人停下来,好奇的看着罗诤,嘴唇干裂,说不出话来,哈口气方法都像在喷火,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大家已经到了极限,罗诤体质过人,加上家传呼吸之法调息,倒也没有大家这般严重,但也好不了多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把刀和枪竖起来,插在地上,把黑袍顶起来遮挡太阳,我们躲在下面吧,再晒下去非烤干不可。”鬼手艰难地说道,眼神都有些涣散了。 稻草人书屋

“不行,地上黄沙太热,躺上去非烘干不可。”罗诤否决道,四处观察,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沙丘下面生长着几蓬骆驼刺,因为骆驼喜欢食用,也叫骆驼草,是一种低矮的地表植物,主要枝上多刺,叶长圆形,花粉红色,6月开花,8月最盛,每朵花可开放20余天,结荚果。

daocaorenshuwu.com

罗诤知道这种植物根系一般长达20米,从沙漠和戈壁深处吸取地下水份和营养,是一种自然生长的耐旱植物,根系储水能力很强,一般春季存储足够的水后,一年都不会枯萎,因为又足够的水份,这种植物根系下面的泥土潮湿。 稻草人书屋

“兄弟们,我们又活路了。”罗诤大喜,超前冲了过去,一边拔出了工兵铲,其他人一怔,很快也发现了骆驼刺,顿时反应过来,大喜,嗷嗷叫着冲了过去,奔跑中顺手拔出了工兵铲,仿佛忽然打了鸡血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希望面前,大家爆发出了令人振奋的潜能,手上工兵铲挥舞着,将地表的骆驼刺铲掉,再继续挖下面的沙子,几分钟后,大家挖到了潮湿的沙泥,大喜,更加用力起来,不断将沙泥铲飞。

稻草人书屋

又几分钟后,一个大坑出现了,大家将倭刀插在四周,背包、工兵铲都用上,将身上的黑袍撑开了顶起来,人坐在下面的坑里面,感受着坑下面潮湿的气息,一个个大喜,松了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休息了一会儿,大家轮流继续挖坑,将泥土铲出来堆放在外面,加固好,并慢慢将坑洞的口子封起来,只露出一个不大的通风口,大家躺在足有两米深的坑洞里面,抚摸着潮湿的泥土,全都松了口气,有了这个坑洞,足以保命了。 稻草人书屋

“再挖一点吧,看能不能蓄点水出来,我们的水不多了。”罗诤提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有了太阳高温炙烤,身体恢复不少,嘴唇没有那么干裂了,被烤晕的脑袋也恢复了清晰思维,大家一听有理,继续轮番挖掘,泥土松软,挖掘不是难事,闲着也是闲着,又一个小时后,大家掏了个一米五大小,却深三米左右的深洞来,没有看到水,但泥土潮湿,有水冒出来的痕迹,大家大喜,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