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6章 黯然失败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整栋五层高的楼瞬间倒塌,巨大的爆炸冲击破爆发出来,将外面的人震的倒飞出去,谁都没想到爆炸威力这么大,杰克森寒着脸看着坍塌的房屋,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爆炸威力,低估了对手的杀伐果断,这么大爆炸下,国师也好,默汗德也罢,绝对什么都不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代国师,一个精神领袖,皇家象征,万人敬仰,临死前被人羞辱至此,最后什么都没剩下,这样的死法,杰克森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但隐隐有一股不安的情绪涌了上来,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敬畏之心涌了上来,对敌人的敬畏,既敬佩又畏惧,这种感觉令杰克森抓狂。

www.daocaorenshuwu.com

“头,我们怎么办?”副队长走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国师已经死了,印国接下来的态度将决定很多事情,是走是留?杰克森也说不定了,看了一眼副队长,身心疲惫地说道:“让兄弟们回指挥部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www.daocaorenshuwu.com

国师的死让杰克森触动很大,一直以来,杰克森认为自己输给罗铮都很冤,并不是自己的能力不够,而是合作方不给力,和默汗德的合作很好,但国师还是死了,死的惨烈,什么都不剩,杰克森深深的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一名善于学习和思考的人,杰克森并没有气馁,而是将自己关在小车里面梳理着整件事,总结着自己的不足,寻找着罗铮的破绽,渐渐的,杰克森有些明悟,意识到自己做事还是拘泥太多,缺乏天马行空的想象和破釜沉舟的气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杰克森开车离开,直奔皇宫,在议事厅找到了总统,总统没想到杰克森会来求见,神情冷峻的看着杰克森,控制着自己的怒火缓缓说道:“杰克森先生,你急着见我有什么事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根据可靠消息,凶手就在富人区,我请求总统批准,排查富人区。”杰克森脸色一肃,认真的建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知道排查富人区要付出什么代价吗?”总统有些不愠的提醒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杰克森有些疑惑的看向总统,政府排查还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协调好就够了啊,想不明白,但看出了总统的不满,不甘心的继续说道:“默汗德先生临死前拜托我一件事,让我杀了凶手,我一定会履行自己誓言的,请总统三思。”

稻草人书屋

“是该三思了,杰克森先生,请你回去后给你的父亲带句话,我大印国和贵国合作至今,到底得到了哪些利益?没有利益我无法说服我的国家继续和贵国合作下去了,特别是国师殉国后。”总统不愠的认真地说道,如果杰克森不是代表山姆国,不是背后站着个实权派父亲,总统根本不会待见杰克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利益?”杰克森沉吟片刻后赶紧说道:“找到凶手,我想,我的国家很乐意趁机给华夏国施加压力,到时候还怕没有利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找不到呢?如果他再将富人区也炸掉呢?这个风险你承担的起?还是我承担的起?”总统不满地说道,语气有些生冷了,看向杰克森,见杰克森还想继续辩解,不客气的打断道:“杰克森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件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事?”杰克森惊诧的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国师殉国,死前遭受了莫大的羞辱,如果只是死了,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别说排查富人区,就是马上和华夏国宣战都没问题,大家的仇恨,怒火都会一致对外,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国师死前遭到了羞辱,为什么会这样?”总统冷冷地说道,看向杰克森的眼神多了几分冷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杰克森以为总统在说自己保护不力,羞愧的低下头去,这时,总统继续冷冷地说道:“杰克森先生,我不是在怪你,而是说一个事实,国师死前遭到羞辱,人民开始质疑政府的能力了,一个连国师都保护不好的政府,哪里还有能力对外宣战?和平派和中立派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给我施加压力,你懂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杰克森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政治,不由为难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总统看着杰克森,放低的声音继续说道:“说句不合适的话,国师可以死,但不能被羞辱致死,你们不应该将他带出皇宫,死在皇宫里面,我就有足够的借口将事件定性为华夏国挑起战争,但死在外面,还被人羞辱,为什么一代高僧临死前会受到羞辱?你想过没有,十分钟前,各大网站都在猜测这个问题,你到我这里前三分钟,有人纰漏国师饲养毒蛇,刺杀各国政要,国师形象轰然倒塌,羞辱至死成了咎由自取,你还让我排查富人区?”

www.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杰克森没想到事态演变成这样了,不由大惊,豁然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手,寒着脸,自言自语地说道:“好狠辣的手段,好缜密的安排,平生遇到这样的敌人是我的福分,也是我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