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3章 目的古怪

“黑寡妇”是在战争中被北极熊军队杀戮的独立武装组织成员遗孀或者姐妹,由于平常总是蒙着黑色头巾、身着黑色长袍,心怀黑色的仇恨,动辄带来黑色的死亡,所以被称为“黑寡妇”,这些人年龄最大的52岁,最小的仅十几岁,卡车装炸药和“自杀腰带”是“黑寡妇”的“杀手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寡妇被称作Shakhidki,是阿拉伯语“自我献身的神圣斗士”的阴性北极熊文变体,她们随时准备毁灭自己,为在战争中死去的父亲、丈夫、兄弟或儿子复仇,以伊斯兰原教旨为奋斗目标,以实现民族独立,驱逐外族侵略为己任,不惜牺牲自己和亲人的生命,手段极其残忍,给北极熊政府制造了很大的麻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诡案局的最高负责人,罗铮对这些自然了解,一旦确认对方身份后不由疑惑起来,黑寡妇和北极熊是死敌,克格勃是北极熊的情报机构,黑寡妇没理由和克格勃合作,除非这里面有别的原因?是被利用还是?事情透着诡异,罗铮想不通黑寡妇的行动目的了,难道不是冲雪莲来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正疑惑间,自称黑寡妇的人冷冷的扫了眼众人,走回电脑跟前了,罗铮意识到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悄悄摸出手机组装好,开机一看,完全没信号,知道被屏蔽了,无奈的再次关机,丢给刘玄依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悄悄观察起周围来,准备关键时刻撤离。 www.daocaorenshuwu.com

靠窗的地方有人把守,窗户紧闭,想要进来不易,出去更难,扶梯有人把守,楼上也有枪手游弋着,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毫不犹豫的开火,罗铮毫不怀疑黑寡妇的狠辣手段和行动勇气,脸色凝重起来,目光再次锁定那名负责人,正在和负责电脑的人低声交代着什么,不由思索起应对之策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寡妇的招牌是卡车装炸药和“自杀腰带”,俗称汽车炸弹和人肉炸弹,这里没有汽车,这些人身上肯定捆绑了自杀腰带,一个个穿着宽松的黑袍,看不出里面到底有没有,但罗铮不敢忽略这个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十名黑寡妇如果同时引爆炸弹,这里的人质绝对死掉一大半,自己都难以幸免,要道全部被枪手把持着,冲出出去,自己该怎么办?罗铮悄悄打量着周围地形,不断思索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一会儿,黑寡妇负责人忽然变得暴躁起来,用古怪的语言大喊了几句,几个人冲上去,将已经被打死的抬起来,有人打开大门,架起了武器严防死守,抬着人的过来,将尸体丢了出去,大门再次被关上,看得人质慌乱不已。 daocaorenshuwu.com

“她们要干什么?”刘玄依压低声音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谈判,丢尸体出去是为了威逼当地政府。”罗铮压低声音回答道,见刘玄依一副好奇宝宝表情,还想追问,赶紧竖起了食指做了个噤声动作,一边警惕的观察着负责人暗自寻思起来,这些人居然谈判?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印象中黑寡妇政治立场分明,以复仇为主,不可能谈判,难道她们来这里有其他目的?不是来复仇的?罗铮惊疑的思考起来,完全摸不透这些黑寡妇的目的的,看到负责人聚集几人在墙角低声交谈着什么,知道有进一步动作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多久,一批枪手冲到大门口严正以待,大门缓缓打开,没多久,一名穿着黑袍的牧师走了进来,双手高举,步伐缓慢,好像生怕刺激了谁一般,这人很快走进商厦,大门再次关闭,枪手们瞄准了牧师,一人上前搜身。 daocaorenshuwu.com

牧师很大方的伸开手任凭对方搜查,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搜身完毕,黑寡妇负责人缓缓走了上来,用国际通用语沉声喝道:“你可以和人质交流了,注意用词,刺激了人质后果很严重。” 稻草人书屋

“明白,我主会感谢你的。”牧师诚恳地说道,在身上画了个十字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不信你的主子,动作快点。”黑寡妇负责人恼怒地骂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牧师不以为然的浅笑一声,来到人质跟前,沉声说道:“我是牧师,相信在场很多人都认识我,我代表我主上帝来看望大家,希望大家冷静,不要害怕,上帝会永远与你同在的,阿门。”说着在眉心、胸口,左右肩膀画了个十字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多人质看到牧师没来由的安定下来,跟着牧师念了一句“阿门”,画着十字架,脸色变得虔诚起来,刚才还慌乱的表情渐渐缓和。 稻草人书屋

罗铮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宗教的力量果然强大,人还是需要信仰啊,起码能够让精神找到解脱,找到释放,场面渐渐平稳、安定下来,牧师看了一眼众人,沉声继续说道:“大家不要怕,当局正在想办法救大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要你们别乱来,我是不会滥杀无辜的,如果不老实,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我们的要求很低,只要你们政府释放我们的朋友,一切都好说,牧师,情况你也看到了,请回吧,把我们的意愿带给当局,我的时间有限,十分钟内如果没有接到被释放的消息,后果你应该能猜到。”黑寡妇负责人冷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