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6章 安全脱身

没多久,大批人质被赶上了大巴,分两辆车装,黑寡妇也一分为二上了两辆车,司机被赶下来由黑寡妇的人亲自开,黑寡妇领头人更是要求警察在前面开道,罗铮等人冲出了商厦,大家哭喊着四散开去,很多人劫后余生,喜极而泣,为了避免怀疑,罗铮也跟着人群迅速撤离,一边开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车队很快启动,徐徐朝前面离开,罗铮不确定黑寡妇和当局是怎么谈的,达成了那些协定,但很清楚这里面有古怪,以老牌帝国的风格不可能和恐怖分子妥协,哪怕对方手上有人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批警察上来,带着毛毯和水,交给人质嘘寒问暖,询问口供,罗铮不想和警察发生解除,带着刘玄依悄悄隐退下去,顺着公路快速离开,场面太多,人太多,没人留意已经撤离的罗铮二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外围拉了警戒线,不准其他人靠近,有警察把守,罗铮和刘玄依来到警戒线附近,马上有警察上来阻拦,示意罗铮和刘玄依先不要走,接受询问了再说,出了这么大事,警察自然有一整套完备的措施,比如询问口供,避免嫌疑人化装成人质脱身,安抚情绪等等。 daocaorenshuwu.com

罗铮马上掏出了工作证,对方一看是驻外工作人员,并没有马上放行,而是通过肩膀上的对讲机和总部取得联系,核实身份后这才放行,罗铮和刘玄依不敢久留,赶紧离开,刚走了没几步,罗铮就感觉到了手机在手心震动,拿起一看是蓝星打来的,赶紧接通说道:“是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没事吧?那边发生了恐怖袭击,你的电话又无法接通,大家都急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蓝雪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带着浓浓的关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铮心中一暖,赶紧解释道:“我们在现场,成了人质,信号被屏蔽,是黑寡妇恐怖组织干的,要求当局释放她们想要的人,具体身份不详,看起来当局已经妥协,只是没有公开罢了,但这件事有古怪,当局老牌帝国,脸面大于天,不可能妥协,让蓝星马上追查这件事背后的真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白了,你没事吧?还有谁?”蓝雪赶紧答应着问道。

稻草人书屋

“我和刘玄依在一起,酒店位置暴露,怀疑内部有叛徒,这件事你和大家好好合计一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罗铮赶紧叮嘱道,别人不可信,对于自己的团队罗铮深信不疑,这个时候也只有自己的团队才能发挥作用,帮上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白,你自己小心点,要不要援军?”蓝雪关起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暂时不用,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当局的阴谋,黑寡妇的目的。”罗铮沉声说道,眼下是多事之秋,局势动荡,这个时候不适宜做任何事情,静观其变,搞清楚背后的真相才能有的放矢,派人来正好撞枪口上,不合适。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通话中,罗铮听到了短信的提示声响,马上切断电话打开一看,三条信息,一条是时迁发来的,说打不通电话,东西准备的差不多了,问接下来怎么办,还有两条是来电显示,其中一条是时迁的来电号码,还有一条是本地号码,罗铮马上想到了美女眼线,正好看到旁边有一家咖啡馆,马上冲了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要了两杯咖啡,罗铮等服务员离开后沉声起来,看着手机发呆,过了片刻,罗铮给美女眼线发了一条信息,两个字:你好,这是一个非常中性的问候方式,就算暴露,也没人能从两个字里看出什么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发出信息后,罗铮马上和时迁拨通了号码,话筒里响起时迁关切的询问声:“你没事吧,看新闻直播,商厦那边遭到恐怖分子袭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没事,在现场目睹了一场好戏,不过事情比较怪异,你在原地等着,我晚点去找你。”罗铮沉声叮嘱道,挂了电话后看向刘玄依,想了想,说道:“晚上你跟我走,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啊。”刘玄依无所谓的答应道,对于罗铮的人品很放心,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凑拢了些,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说来听听,指点指点我这个菜鸟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都不可测,先看看情况再说吧。”罗铮沉声说道,一边思考着整件事来,作为一个旁观者,罗铮看出了事情的问题,但不知道答案,古怪的黑寡妇行动目的,古怪的当局妥协,更古怪的是,背后的克格勃居然没有任何动静,很不合常理,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玄依见罗铮蹙眉沉思,只好打消了继续追问下去的念头,也思考起来,过了一会儿,刘玄依压低声音说道:“要不要通知师父,如果真有人背叛了我们,师父应该知道具体真相。”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出来他会信么?”罗铮反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会。”刘玄依很干脆地说道:“我到现在都不相信会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