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4章 新的线索

下毒虽然无解,但不是绝对的,不亲眼看到对方死去不能最终下结论,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意外发生,万一被解毒了呢?大家的心思活泛起来,虽然时迁的用毒水平非常高,但难保万一不是?大家看了时迁一眼,目光落在罗铮身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罗铮想了想,觉得去确认一下也好,倒不是对时迁不信任,而是罗铮想到了更多,马上看向铁雕和时迁说道:“铁雕大哥,你见过白星的两名保镖,时迁也去,你俩去确认一下白星是否真的死了,把那两名保镖控制起来。”

稻草人书屋

“明白。”铁雕和时迁沉声应道,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后迅速离开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家眼前一亮,都露出了希望的表情,白星死了还有两名保镖,只要秘密控制起来,说不定能问出点什么,罗铮看了大家一眼,马上通过耳麦沉声追问道:“雪莲嫂子,蓝星,能不能追踪到白星的消息?” daocaorenshuwu.com

“不能,没有任何消息。”雪莲和蓝星纷纷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消息则说明被控制起来了,有点意思了。”罗铮沉声说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咦?不对劲,有一辆救护车冲进白星住的别墅客房方向了,后面跟着一辆警察。”蓝星忽然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罗铮沉思起来,难道白星真的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得通知去查看情况的铁雕大哥他们。”刘青青提醒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白。”蓝星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耐心等待起来,过了几分钟后,耳麦里忽然响起了铁雕的声音:“白星被救护车拉走了,两名保镖跟随而去,还有两名保镖留在别墅内,已经被我们制服,要不要过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审问吧,我们通过耳麦能听到,动作快点。”罗铮沉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白。”铁雕答应一声,紧接着,耳麦里响起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铁雕的盘问声,被审问的人一开始很强硬,但没过多久就招了,说自己陪白星和酒店经理接触过,东西给了酒店经理,其他就不知道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名保镖知道的东西很有限,但亲自陪同白星接触其他人说得过去,毕竟白星需要人保护,罗铮听到这条消息顿时一沉,沉声叮嘱道:“这家酒店是黑暗教会的产业,酒店经理自然是黑暗教会的人,看来,东西落在黑暗教会手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通过耳麦也都听到了消息,但更愿意别听到这个消息,东西落在任何人手上都好办,落在黑暗教会手上怎么拿回来?大家沉默了,纷纷看向罗铮,这时,耳麦里响起了铁雕的声音:“老弟,接下来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和黑暗教会有关,果然是一个针对我们设置的局,干掉他们,烧了别墅客房,引发骚乱,然后迅速撤离,找到酒店经理。”罗铮冷冷的叮嘱道,一股杀气在内心翻涌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白。”铁雕答应一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铮寒着脸看了澹台月一眼,沉声说道:“东西落在酒店经理手上意味着已经落在黑暗教会手上了,这可不是好事,不过,问题还没到无法解决的地步,你可以将这里的情况详细汇报给你的上级,请他们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东西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白,还需要我做什么?”澹台月沉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铁雕大哥找到酒店经理再看吧。”罗铮沉声说道,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如果东西到了黑暗教会手上,他们会放在哪里?在不在赌城?如果已经运走,又会运到哪里去了呢?一切透着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待是痛苦的,焦急的,但又不得不耐心等待下去,大家沉默不语,时不时看一眼罗铮,沉思中的罗铮忽然剑眉一挑,看向大家说道:“事情还是的回到原点来分析,白星为什么盗取咱们国家的研究成果不得而知,被雇佣的可能性较大,这个不重要,咱们也暂时将这事放一放,还记得酒店金库被烧的事情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店金库被人渗透进去,烧了所有现金,酒店方面却获得了大量赔偿,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听到罗铮忽然提起,不由顺着思路分析起来,刘青青忽然秀眉一扬,问道:“头,一定是故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说你的推断。”罗铮沉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动机,烧金库的人没有动机,正常来说,渗透进入金库是为了盗取里面的现金,为什么烧掉?烧掉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除非有人雇佣他们这么干,那么,雇佣的人动机又是什么呢?报复?谁敢轻易得罪黑暗教会?”刘青青分析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不是没可能,同行竞争啊?”桑吉好奇的反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可能,同行竞争不会烧金库,直接烧酒店不就完了?就算酒店仇敌也不会选择金库下手,那只会便宜酒店得到巨额赔偿,无法起到打击报复的作用,所以,最有可能的是酒店本身。”刘青青沉声推断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的意思是酒店雇佣别人烧了自己的金库?”姬武惊讶的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