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8章 大获全胜

钻地导弹分别从土城南北两侧钻入地下,发出了强大的爆炸冲击波,这股冲击破足以将整个地下基地震塌,堵死地道,里面的人不可能出来,等罗铮等人来到土城外围一千米处时,看到的只是两个巨大的坑,钻地导弹爆炸后,强大的冲击破将周围一切都震飞,在爆炸点形成一个深三十多米,直径近百米的大坑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坑内只有黄沙,看不到任何敌人尸体和杂物,或许被掩埋,整个土城都被掀翻的黄沙掩盖,厚厚一层,大片废墟成了平地,满眼看不到一人,就好像这里原本什么都没有一般,看着导弹爆炸后形成的恐怖威力,罗铮等人脸色凝重无比。

稻草人书屋

在导弹面前,生命脆弱的就像狂风中的纸片,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寒风呼啸而去,打着哨子,凄厉,刺耳,卷起大坑周围的细沙漫天飞舞,在空中仿佛无数死灵在哭泣,在呼叫,诡异之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铮深吸一口气,将杂念抛开去,死的都是恐怖分子,自己为正义而战,无怨无悔,无需背负压力,迅速通过耳麦沉声喝道:“各单位报告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正常,未发现撤离敌人。”鬼手沉声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紧接着,其他各单位也纷纷发来通报,都没有发现敌情,声音低沉而压抑,罗铮能够感受到大家沉重的心情,虽然炸死的都是敌人,但也都是人,这么干有点大屠杀的意思,这个负面情绪一旦蔓延开去,会导致部队厌战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厌战情绪是军人的大敌,必须在苗头期间掐断,罗铮迅速喝道:“兄弟们,听我说。”说着,用力指着前方土城方向,就好像兄弟们都在周围听着一般。

稻草人书屋

事实上各单位兄弟们也确实死死盯着土城方向,竖起了耳朵听着,罗铮继续喝道:“土城已经被我们拿下,恐怖分子已经伏诛,他们罪有应得,因为他们是破坏和平的恐怖分子,是我们的生死大敌,在这场敌死我亡的战斗中,我们取得了胜利,正义永远战胜邪恶,为正义欢呼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杀——”鬼手兴奋的怒吼一声,仿佛将心口的浊气吐了出来。 daocaorenshuwu.com

“杀——”所有人沉声怒吼,杀气再次飙升上来,心底那点负面情绪一扫而空,随着怒吼全部吐出来,被寒风吹走,军人可以有情绪,可以悲天悯人,但绝对不是对敌人,那意味着对自己人残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声怒吼,万千杀气,震荡虚空,所有人随着这一声怒吼变得振奋起来,没有了负面情绪,大家又变成了不可战胜的铁血战士,为国不惜奉献一切的热血男儿,为了国家利益,做个万人斩又如何?为了民族复兴,留下万世骂名又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生前为国家而战,死后管他洪水滔天,只要无愧于国家,无愧于民族,其他都不足惜,大家恢复理智和冷静,狠狠的咆哮几声,看向土城方向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大屠杀又如何?战场上哪来的那么多悲天悯人?不是敌死就是我亡,来不得半天含糊。

稻草人书屋

“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罗铮见大家情绪被调动起来,顿时松了口气,兄弟们没有迷失本性就好办,沉声怒吼道:“以小队为作战单位,车辆在前,人在后,梯次推进,相互策应,搜查土城方向,直升机空中掩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所有人沉声应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分钟后,部队很快行动起来,各国特战小队在队长带领下朝前推进,鬼手、山雕和雪豹等人在后面通过耳麦指挥部队,部队无形中组成一个个三角形往前推进,彼此呼应,直升机更是在空中盘旋,将地面照的亮如白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杰克森也带着部队往前推进,加入了搜索大军之中,罗铮带着徐刚和铁雕等人也开车往前推进,悍马咆哮着,冲过一个个沙丘,无穷动力发出的声响震动沙原,仿佛无可匹敌的战神,给周围人无尽力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队伍没有遭到任何反击,顺利推进到了土城废墟中,南北两侧大部分废墟被黄沙掩埋,中间部位满是残垣断壁,也没有遭遇任何敌人反抗,部队继续搜查着,直升机不断盘旋,螺旋桨轰鸣声震荡四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没有敌人伏击,也没有敌人偷袭,甚至连一具尸体都没有找到,十几分钟后,部队一无所获,这个结果让罗铮惊疑起来,部队扩大搜查范围,加大搜查力度,半个小时后,还是一无所获,周围除了黄沙就是废墟,看不到任何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铮看着土城方向沉思起来,难道所有敌人都被炸死在地下基地?徐刚示意兄弟们警戒四周后来到罗铮跟前,低声说道:“铁雕闲不住,也去搜查了,一个人影都没有,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全部都在地下不成?按说应该有人守住土城外面废墟,提防我们连夜偷袭才对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废墟是重要位置,应该派人驻守才对,上次我们渗透上来还发现不少敌人驻守,没想到这会儿一个人都没有了,难道都躲到地下休息正好碰上轰炸?还是说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