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4章 事出反常

“哒哒哒——”密集的枪声响彻荒野,将整个夜空震动,满眼都是的火光不断闪烁着,发出一道道尖啸声,令人心寒,一股无形的冷冽杀气在虚空中爆发出来,压抑、恐怖而又阴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嗵嗵嗵——”坦克也发威了,一发发炮弹尖啸出膛,凶狠的朝前扑去,放佛冷漠无情的恶魔在咆哮,将远处山岭炸亮,冲天的火光肆虐开去,无数泥土随着爆炸冲击破飞溅开去,漫天都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晚荒野驻军防守自然比白天更加严密,但眼前这支部队的超快反应让山雕震惊不已,这还是那支被反叛军压着打的政府军吗?这反应,这反击,已经和精锐的正规军有的一拼,甚至超过正规军,就算敌人知道会被偷袭也不应该反应如此犀利,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敌人提前发现了偷袭部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山雕陡然意识到出问题了,脸色一沉,迅速通过耳麦吼道:“快,所有人自行撤离,往放弃骆驼的地方撤,一旦失散,和总部联络。”说着自己端起狙击枪迅速起身,朝后面快速撤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场上危机说来就来,容不得半点马虎,山雕不敢赌,果断的下达了撤退命令,往前狂冲了一段距离,站在一个较高的山坡上驻足观望,忽然发现一支敌军大部队冲出防御阵地,呼啸而来,人数过千,不由大吃一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随山雕一起作战的小队也撤了下来,看到这一幕大吃一惊,纷纷看向山雕,小队长更是上前来,沉声说道:“情况不对劲,看上去只追我们这一路,难道敌人知道您在这里,不应该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碰巧而已,我们所处位置有些特殊,一边是干涸的河床,一边是开阔的山岭,追我们更容易一些,而且,一旦追上我们就等于断了其他部队返回的方向,类似于兜底反抄,看来,这支部队打算和我们拼命了。”山雕沉声说道。

daocaorenshuwu.com

“也有道理,那咱们怎么办?”小队长沉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人兵力四五千,就算分出一千人追击也不影响营地的安全,咱们其他部队就算继续偷袭也没用,只要敌人紧守不出,我们就拿他们没办法,反而会被这一千敌军反包抄上来,不能等,必须撤。”山雕沉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人指挥官不简单,如果分路追击咱们不怕,这种集中兵力追击方式倒是头疼,看来,只能用牵牛战术了。”小队长沉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谓牵牛战术就是牵着敌人跑,大家拼的是脚力,谁跑不动谁死,作为训练有素的兵王,小队长对这些战术也很精通,山雕看着追上来的敌军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他们要追,那就陪他们玩玩,把身上的手雷都用上,布置一番,然后撤离现场,动作要快。”

daocaorenshuwu.com

“明白。”小队长沉声答应道,旋即看向自己的小队兄弟们,怒吼道:“布雷。”

daocaorenshuwu.com

“是。”大家沉声应道,纷纷散开,在敌人必经之路布置起绊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大家将身上的手雷全部用完,在周围布置成了一个雷区,山雕见敌人已经近了许多,马上说道:“各部队按照原定计划撤离,不得有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部队收拢固然能够提高战斗力,但集中在一起目标太大,如果敌人直升机过来会被一锅端,山雕不敢冒险,带着部队迅速撤离,跑了一段距离,大家听到身后传来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响,不由回头一看,荒芜的山岭上闪烁着爆炸红光,顿生一个个兴奋的笑了起来,士气高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几颗绊雷是挡不住敌人追击速度的,山雕不敢大意,带着部队继续后撤,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见敌人死咬着不放,冷哼一声,喝道:“兄弟们,冲过河床去,我倒要看看这帮人敢不敢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明白。”大家起身喝道,纷纷冲向河床方向,一个个戴着战术目镜,夜视根本不是问题,荒芜的山岭地形相对平缓,又没什么树木阻挡,行军速度很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干涸的河床满是鹅暖石和巨大石块,大家一口气冲到河床,在巨石上跳跃前进,没多久就冲过了河床,冲上了对岸山岭,大家顺着山坡往上爬了一段距离,在一个山岗上停下来观察,发现大批敌人也冲进了河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打!”山雕冷冷的喝道,迅速举枪瞄准河床开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他兄弟们听到命令后没有任何犹豫,纷纷散开,也举枪瞄准前方敌人,冷静的扣动了扳机,一发发狙击弹呼啸出膛,带着大家无尽的战意扑杀过去,没入密集的敌群中,不断有人被射杀倒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追击上来的敌人并没有退缩,一部分迅速就地散开,找大石头隐蔽起来,架起机枪对着山岗方向猛烈扫射,另一部分追兵则加快速度狂追上来,打的异常坚决,山雕看到这一幕眉头微蹙,遇乱不乱,悍不畏死,这样的部队可不好对付,敌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这还是那支打不过反叛军的政府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