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3章 真实目的

面对全城搜捕避风头的地方很多,虽然敌人老巢有灯下黑的效果,符合“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原则,但武进不相信罗铮只是单纯的来这里避风头,罗铮听了问话嘿嘿一笑,示意武进关掉耳麦后看着周围破败不堪的房屋低声说道:“被你猜中了,这件事背后既然有黑暗教会在捣鬼,我不可能这么轻易放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是,咱们还没和黑暗教会好好过过招,这次托你的福,试试他们的深浅也好。”武进笑呵呵地说道,一副果然如此表情,作为特勤局局长,武进的智力也不简单,早就猜到了罗铮的用意,只是来这里确实更有利于大家藏匿,所以等到了现在才问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黑暗教会?”夜莺好奇的低声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经曾和我们做对的恐怖组织。”罗铮随口说道,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夜莺只是国安的一名特工,还没有资格了解更多信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莺也是明白人,没有再多问,看着周围低矮的民房说道:“这里到处都是穷人居住的民房,密度很大,出去很容易暴露,躲在被炸塌的房间里确实安全,就是食物和清水之类的很麻烦,得想个办法,我可以伪装成当地穷人去砸门,找人换一些食物之类的,这里人多,不可能个个都彼此认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急。”罗铮沉声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事慢慢来,有的是办法,万一有人认出你来就麻烦了。”武进笑道,一边看向罗铮补充道:“你的计划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找几个头目好好聊聊。”罗铮低声说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道理,我们三个去就好了,其他人留在这里待命,找谁?”武进已经猜到了罗铮的用意,满口答应道,忽然想到了夜莺,马上看向夜莺问道:“这里情况你最熟悉,知不知道这伙恶势力的其他头目?老大被我们伏击了,肯定还有其他头目坐镇,能被老大安排坐镇的肯定不简单,或许知道些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道理,我问问是谁坐镇,他们折腾了一天,肯定选出了新的老大。”夜莺说着摸出手机来,开机后拨通了一个号码,用本地话问了几句什么,听了一会儿关机,对罗铮低声说道:“我的线人,本地人,消息灵通,他说坐镇的人已经顺利接管这股势力,成了新的老大,叫尕多,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什么地方?”罗铮追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莺看看四周,好像在确定方位,过了会儿指着一个方位沉声说道:“那边是他的家,土生土长出来的,当过兵,退役后回来,家人了这股恶势力,靠着心狠手辣和能打渐渐上位,成为头目之一,这会儿在不在家不好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没有他的电话?”罗铮追问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刚才问道了。”夜莺满口答应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线人可靠?”武进忽然追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问题,绝对可靠,他的家人就是被这股恶势力杀掉的,要不是他当时在外地,恐怕也被杀了,回来后用的化名,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最大的心愿就是报仇,所以不可能出卖我们,他的情况查的很清楚,不会有错,否则我也不敢用他做线人。”夜莺认真的解释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靠就好,其他交给我吧。”罗铮说着要来了电话号码,将号码报给了蓝星,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稻草人书屋

有了电话号码的蓝星想查一个人很简单,只需要拨打对方的电话,伪装成某个人和对方交谈几句,就能通过卫星定位锁定位置,没多久,蓝星的回复就来了,将目标的位置发到了罗铮手机,罗铮打开看了一会儿,发现距离自己并不是很远,不由大喜,将位置递给了武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武进很快根据位置确定方向,惊喜地说道:“没想到这些混蛋在制毒厂内,看来,白天一战没有打怕他们,居然还躲在里面,他们这是想干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看就知道了。”罗铮沉声笑道,迅速从背囊拿出了龙牙盾,开机和连接手机,快速按下几个触屏按钮,龙牙盾启动后开始有针对性扫描,罗铮屏蔽了前方几栋房屋,只留下制毒厂三维透视图。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什么装备?”夜莺好奇的看过来,低声问道。

稻草人书屋

罗铮看了夜莺一眼,没有回答,夜莺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纪律部队有铁一般的纪律,不敢问的不问,夜莺讪讪的后退了些,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看着手机屏幕上面的现实,暗自寻思开来,特工要是有这样的装备在手就好了,战斗力起码提高三成一声,看来,得找上面汇报一下,看能不能装备一台。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多久,罗铮将制毒厂的情况摸的一清二楚,一楼有些人在巡逻,二楼、三楼没人,四到六楼满是喝酒的人,楼顶也没人,看到这一幕罗铮惊疑的沉思起来,旁边武进有些迷惑的低声说道:“兄弟,都这个时候了这些王八蛋居然有心情喝酒,难道他们在为新老大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