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8章 前后夹击

使馆一楼大厅,刀疤带着人急匆匆跑了进来,看到有人在用RPG攻击楼顶,炸出一个个大洞,马上有人从洞口往上面射击,嘴角浮现出一抹狞笑,怒吼道:“对,就这么干,把这里给我全部炸毁,看他们往哪里躲,无关人等后退一些,RPG,给我狠狠的炸,快点炸。” www.daocaorenshuwu.com

刀疤一声令下,更多RPG加入战斗,许多人则潮水般后退了些,但并没有离开使馆,外面楼顶可是有手雷往下扔,出去就是送死,刀疤看到楼顶被炸出一个个大口子,但没有一人掉下来,反倒是不少家具哗啦啦落了一地,老羞成怒地吼道:“快,给我狠狠的炸,用手雷扔上去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进攻使馆打头阵的是盗版的部队,好不容易攻克进来,但手底下的部队损失近百,个个都是嫡系,这让刀疤的心在滴血,眼睛赤红,满是愤怒,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炸毁整栋使馆,干掉所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命令的武装分子纷纷掏出手雷来,从炸出的口子往上面扔去,爆炸声此起彼伏响起,将地板震松了许多,RPG也跟着猛烈开火,一声巨响,大片楼板坍塌下来,落在一楼大厅,尘土飞扬,马上有人对着炸开的口子猛烈开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一会儿功夫,二楼楼板大面积坍塌,千疮百孔,到处都是洞口,很多地方更是摇摇欲坠,再来上一枚手雷就会坍塌,要不是罗铮一早下令撤退,绝对难以幸免,刀疤见二楼已经被炸的不成型,但看不到一个人,马上猜到对手上了三楼,损失了这么多弹药结果毫无建树,这让刀疤怒火中烧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名头目急匆匆上前来,压低声音说道:“首领,我们的火箭弹所剩不多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就用手雷炸,就算一层层往上炸,将楼板全部炸掉,也要将他们揪出来干掉。”刀疤怒火攻心,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劝?想到战死的近百名心腹刀疤就更加眼睛里都要喷火,那可是嫡系啊,没有了这些部队将来还怎么压制其他人?没有了这些部队自己还怎么坐稳首领位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快,给我冲上去,继续炸三楼。”刀疤几乎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没有了往日的精明和狡诈,赤红着眼,脑海中满是愤怒和仇恨,但最后一丝清明让刀疤意识到这个时候不能让自己人再做牺牲了,当即指着一名头目说道:“你上!”

www.daocaorenshuwu.com

对方一听大喜,没有炮灰的觉悟,在这个人看来,楼上的人已经成了强弩之末,拿下并不在话下,只要拿下使馆,自己就是副首领,想到这不由沉声怒吼道:“兄弟,跟我冲上去,杀光他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嗷哦——”许多人怪叫一声,朝楼梯快速冲了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多头目看到这一幕满是羡慕,头功啊,就要被对方夺走,但楼梯就这么大,容不下太多人,对方又是刀疤亲自点的名,没办法抢攻,只能干瞪眼,心里面更是祈祷对方不要成功,最好被乱枪打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就像验证这些人的祈祷一般,一些黑色袋子从楼梯口上方掉了下来,落在人群中,马上有人接住一看,黑色布袋子里面东西还不少,有点沉,对方不明白是什么东西,正准备打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轰——”的一声巨响,一枚手雷爆炸开来,巨大的爆炸冲击波瞬间将对方撕成碎肉,更诡异的是袋子里居然装着许多子弹,子弹被炸掉冲击波震的到处乱飞,形成流弹,楼梯上顿时像放了眼花一般,密集的人群惨叫着跳了下来,乱成一片,好些人更是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咻咻咻——”更多布袋从楼顶被炸开的口子丢下来,大家识得厉害,纷纷后退,没地方退的赶紧找地方躲起来,或者干脆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大喊大叫,乱成一团,紧接着,一道道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此起彼伏,无数子弹漫天飞舞,就像烟花绽放,凡事被击中的无比倒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丢下来的袋子不少,每个袋子里面装着两三枚手雷,手雷几乎同时爆炸,将袋子里面的子弹炸的漫天飞舞,毫无规则可言,无论趴在地上,躲在物体背后还是躲远了些的武装人员,都遭了殃,惨叫连连,倒下去一大片。

稻草人书屋

刀疤躲在一具尸体旁边,将另一具尸体挡在前面,这才幸存下来,气的脸色铁青,但又毫无办法,看着身边一个个人倒下,刀疤的心在滴血,怒火直冲脑顶,沉声喝道:“快,后撤下去,快点,该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些人听到刀疤的命令赶紧后退,从被炸出来的围墙口子冲出去,然后,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子弹扫射、漫天的手雷飞舞,还有火箭弹夹在中间,刚退出来的好几十人瞬间全部倒在血泊中,哀嚎连连。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进不能进,退不能退,使馆就像一个恐怖的陷阱,慢慢放着这些武装人员的血,几名头目意识到有麻烦了,看着身边不断哀嚎的部下,纷纷找到刀疤,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藏好,一人情绪激动地说道:“首领,怎么办,再这么打下去我们就全交代在这里了。”